现代川剧《蓝天怒色》情“动”遂宁
http://www.newssc.org】 【2017-01-10 09:53】 【来源:遂宁日报】

 

现代川剧《蓝天怒色》情“动”遂宁

    记者 徐金华
    2017年元旦,遂宁人民可谓是过了一个饱享川剧魅力的幸福元旦。从2016年12月31日至2017年1月2日每天下午3点,在市城区镇江寺影剧院每天都上演一台庆元旦、迎新年文化惠民演出。
此次惠民演出的剧目是新排的大型现代川剧《蓝天怒色》。该剧在遂宁市第三届涪江文化艺术节首演,并获剧目奖和优秀表演奖。三天的惠民演出深受戏迷们喜爱,戏迷们称看得过瘾,乐不思蜀,过了一个有意义的元旦。
    内容——
    大型现代川剧呼吁重视环保
    “这是一部警示剧,也是一部悲剧,将环保题材的警示剧搬到川剧舞台上,在川剧史上还是第一次。”国家二级演员、四川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大型现代川剧《蓝天怒色》的导演蒋世民介绍说。
    该剧由国家一级编剧、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南充市剧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李和明创作,讲述的是三河化工厂与三河村村民的故事。农民企业家龙秋鸿创办三河化工厂,带领乡亲们致富奔小康,成了明星级红人。可他重发展,轻环保。面对三河村出现的怪现象——母猪生怪胎、养鱼出问题、婴儿成畸形......他宁愿用钱去安抚,却不愿投资治污工程。青年农民丁福生软硬不吃,认定三河化工厂是灾难的祸根。他的母亲、龙秋鸿曾经的恋人柳春肝病恶化,临死前说出了埋在心中的秘密:丁福生是龙秋鸿的亲生儿子。一场突降的暴雨,使三河化工人的污染问题暴露无余,龙秋鸿与支持他的副县长梁光发出令人深思的感叹: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该剧围绕三河化工厂排污引起的灾难问题展开矛盾冲突,揭示龙秋鸿、丁冬贤、柳春等人物的悲剧命运,鞭挞重发展,轻环保的错误思想。呼吁人类在发展经济的同时,重视环保,否则人类将受到大自然的惩罚,付出惨重代价。
    惊奇——
    22天造就现代川剧
    2016年8月,四川省第三届青年川剧演员比赛在遂落下帷幕之后,遂宁市川剧团便接到下一个任务,为10月举行的第三届涪江艺术节准备剧目——编排大型现代川剧《蓝天怒色》。
    “8月份就听说要为涪江艺术节排个新戏,选剧本的讨论会都开了四次,李老师的这个剧本很有现实警示意义,所以我们便采用了。我拿到剧本的时候已是9月16日,加上作曲、制景等,真正开始排戏是10月6号,第一次公演是10月28号,20多天时间特别紧,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剧目如期排出来了。”蒋世民介绍说。
    不到一个月时间要排一台大型川剧,时间的紧迫给编排增加了不小的难度,为了能拿下这场“战斗”,遂宁川剧人充分调动自己的潜能、发挥自己的专长,克服其中的困难。
  每天凌晨三四点,该剧作曲、音乐制作何勇和何宾还在讨论曲调的高低,两兄弟常常为此讨论得面红耳赤,都争取用自己的方案说服对方,实在达不到一致的地方两人把它标注下来,第二天再找专家点评。
    冉茂丽是遂宁市川剧团的青年演员,在《蓝天怒色》中饰演紫英一角,在排戏的时候,不幸患病,但她一天假也没请,每天坚持排戏……
    像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在整个排戏期间,没有一个演职人员因为私事请假,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22天,遂宁市川剧团交出了一份让戏迷满意的答卷——遂宁市第三届涪江文化艺术节首演,并获剧目奖和优秀表演奖。
    2017年元旦,《蓝天怒色》作为惠民演出进行三天的公演,从2016年12月31日开始至2017年1月2日,连续三天在市城区镇江寺影剧院上演,因为没有替换的演员,演员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让戏迷们乐享一个川剧元旦。
    2016年12月28日,作为主演的唐克军(龙秋鸿的扮演者)才从北京演出归来,而此时,他的父亲已经故去,正在殡仪馆等待安葬。2016年12月31日是他父亲下葬的日子,当天下午3点,他登上了演出舞台,演出结束之后才去奔父亲的丧;女一号柳春的扮演者龚明患上了重病,原定每天下午要到医院输液,为了不影响演出,她专门把输液的时间调到上午,上午未输完的,她下午演出结束之后再去接着输......“整部剧的成功是参与演出的人排除万难,共同努力的结果。”蒋世民称。
    热烈——
    三天演出场场爆满
    2016年12月31日至2017年1月2日每天下午,镇江寺影剧院坐无虚席,观众们称这部戏“编得好、演得好,很有现实意义。”
    65岁的胡青生从十多岁便开始跟着家人看戏。家住街市花园的他是镇江寺影剧院的常客。“川剧团经常在这里演戏,我常常去看。《蓝天怒色》确实写得不错,演员们演得也很好,与我们以前看的传统历史剧不同,这部剧很有现实意义,与当前的社会很贴近,是一部能引人深思的剧。”
    2016年12月31日下午,看了《蓝天怒色》回家的胡青生赶紧给自己的老朋友——在成都的刘小平打了个电话,邀请刘小平前来看戏。“老刘也是一个戏迷,我经常受他之邀到成都看戏,他也常到遂宁来看。这次我们遂宁川剧团的新戏,他哪能错过,第二天,他就叫儿子专门开车送他过来看。回去的时候,他高兴得很。”

[编辑:杜佳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