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戏剧类非遗项目的传承困境与保护方向
http://www.newssc.org】 【2016-09-02 10:34】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摘要:中国戏曲的保护是在传承与发展的艺术规律中,被历代艺人始终恪守并不断予以进的。一部戏曲史就是一部活态保护史。在这部鲜活的戏曲艺术史中,那些丰富多样的宗教祭祀戏剧、木偶戏、皮影戏,以及以昆曲、莆仙戏为代表的古典戏曲形态,以藏戏为代表的少数民族戏曲形态,以京剧、粤剧为代表的近代戏曲形态,乃至以越剧为代表…

  中国戏曲的保护是在传承与发展的艺术规律中,被历代艺人始终恪守并不断予以推进的。一部戏曲史就是一部活态保护史。在这部鲜活的戏曲艺术史中,那些丰富多样的宗教祭祀戏剧、木偶戏、皮影戏,以及以昆曲、莆仙戏为代表的古典戏曲形态,以藏戏为代表的少数民族戏曲形态,以京剧、粤剧为代表的近代戏曲形态,乃至以越剧为代表的现代戏曲形态等等,都以自具特点的传承轨则,不断地完成经典的积累、艺术的创造和遗产的传续。自从2001年“昆曲艺术”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以来,中国戏曲诸形态借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国际理念,进入到了新的保护阶段。至今已经有总计162个项目306个戏剧形态进入国家级非遗名录,其中包括225个戏曲剧种形态、28个木偶戏艺术、33个皮影戏艺术、5个目连戏样式、15个傩戏样式以及3个剧种(豫剧、越剧、高甲戏)的戏曲流派位列其中,剧种形态的数量几乎是全国戏曲剧种和艺术样式的全部。此外,在1986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传承人中,传统戏剧类的传承人611位,占据近1/3,显示了中国传统戏剧类项目在非遗保护工作中的比重。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中国戏曲在实际保护中,必须面对体现其自身艺术规律的多元关系:团体性与个体性、技艺性与普及性、艺术性与模式性(程式性)、累代相积与时尚创造、核心价值与俗世情怀等。这些关系是呈现于戏曲艺术发展过程中的辩证规律,保证着戏曲在传承过程中,拥有创造发展的再生机制;在创新求变的过程中,拥有继承学习的持续能力,当然也决定着戏曲艺术能否在传承与发展中实现真正的良性保护。以文化部、中国剧协等戏曲主管部门所推进的诸多重要举措而言,“演员”和“作品”始终是戏曲工作的重点,“出人”、“出作品”始终是评价剧种是否保持活力的重点,例如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32年间评比27届,总计509位获得梅花奖(其中45位获得二度梅,6位获得梅花大奖),这些梅花奖演员实际成为戏曲传承的中坚力量,当然也是各剧种发展的引领者,他们呈现的经典传统戏、新编历史剧以及现代戏力作,突出地展示着中国戏曲在历史与当代的传续进程中进行的拓展。当然,从近年的非遗保护工作而言,“人”与“戏”同样是其工作重心。应该说,“戏以人传”的实际操作理念基本上被贯彻在戏曲的传承、发展工作中,有力地推动着戏曲的长效保护和有序发展。

 [1]  [2下一页
[编辑:唐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