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含苞之梅,十里芳香——记川剧小生王超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3-05-09 15:12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认识王超,只是偶然。

  在与川剧院工作人员的座谈会上,我正好坐在长桌的拐角,一角之隔处,是一位看起来三十出头的小伙子,小平头,面孔清秀,双目有神,正在埋头书写。我好奇地凑近,发现他正在一一作答我们采访提纲上所列的问题。不时地,他还会接着剧院党委书记或常务副院长的回答做一两句补充。

  当他停下笔,忙着为我们递西瓜的时候,我拿过纸来看,每个问题的答案都简单凝练,角度新颖,全然不同于剧院党委书记和副院长的回答。

  我浏览了一遍,拿起笔在最后写道:你一定会表演变脸吧。

  看完后,他轻轻写下:我曾在1997年参加春节联欢晚会的现场直播。

  半路出家

  1970年,王超出生于四川射洪,这正是初唐大诗人陈子昂的故乡,离他的出生地不远,还有他表演生涯第一个大幕戏《刘氏四娘》中四娘的故居。或许正是地灵人杰的熏陶,从小就在他心里埋下了川剧的种子。

  王超是家中最小的孩子,颇受家人疼爱。13岁时,姐姐送给他一台小收录机,这让王超开始走入川剧生旦净末丑、昆高胡弹灯的世界,并徜徉其中,如痴如醉,与川剧结下了不解之缘。

  17岁时,王超正读高二,他俊美的形象和清亮的嗓音先后赢得了四川音乐学院和四川省川剧学校的青睐,两所学校都录取了他,但他最终选择了后者。他说:“因为我生在农村,从小就在家乡看过一些小剧团演出的川剧,耳闻目睹,慢慢喜欢上了川剧。另外也有一个现实的考虑,川剧班毕业能够定向分配到成都市川剧院工作,既能拥有入城户口又解决了工作问题。”

  他也坦言,如果当初选择了四川音乐学院,或许现在不会这样清贫,最起码做一位音乐教师也不止一月才一千多一点的工资。但是他并没有后悔,他写了这样一句歌词: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就这样,早已过了学戏剧最佳年龄的他,放弃学业,来到成都开始了自己的川剧艺术人生,被称为是“半路出家 ”。

  一鸣惊人

  1990年,当四川省首届“桃李杯”揭晓时,王超凭借《托国入吴》一举荣获了表演一等奖和唱腔一等奖两项殊荣,众人始料未及,也开始对他刮目相看。他用四年的时间学完了七年的课程,顺利毕业,结束了校园生活,被分配到人称川剧“戏窝子”的成都市川剧院。

  说到成功前的努力,他说:“真的很艰难!我的一点小成功应该说主要在于自己私下的努力和老师开的小灶。我进校后面临的问题不光是年龄大、练功难,我是一个插班生,别人已经学了三年了,很多基础科目的学习都已经进入成熟阶段,而我只是因为有一幅较好的嗓音才被破例特招……”

  为了尽快弥补自身的不足,在正常的课外,他会私下找老师开小灶,除了89年那个夏季的一些特殊干扰,他在大热天仍然坚持练功,学范功戏《放裴》。有一次晚上11点,他还在独自练习唱腔,但总觉得哪里不对,他立即跑到声腔老师陈星阁家里,陈老师和家人已经入睡,就在老师的床头,他硬是请老师用录音机录下了那段唱腔……

  “现在想起来会觉得很可笑。”他回忆道,“我也曾经因为自己的基础课落后,而沮丧、失落,觉得没有朋友,非常孤独。但可慰的是有很多清贫而敬业的好老师帮助我,如李家敏、魏益新、邱允琛、杜奉铸等,我会一直感激他们。”

  几番曲折

  川剧有过鼎盛和辉煌,也经历过最困难的时期。

  据老艺术家讲,六、七十年代是川剧最鼎盛的时期,许多老一辈的革命家、国家领导人如朱德、邓小平等都非常喜欢川剧,十分关注川剧的演出和发展。90年代初是川剧最困难的时期,那时整个社会都在搞经济,人们似乎都很恐慌,唯恐被经济浪潮所淹没,于是大家拼命挣钱,很少有人去关心戏曲川剧。

  成都市川剧院的很多演员,有的人去开出租车,有的去做生意,有的甚至跳槽到其他行业。王超也曾开了两年出租车,曾为别人做过专职司机,搭过草台班子演出,甚至因演出节目质量低下而挨过汽水瓶……他说:“回想起来那段经历真的很难受。现在随着经济的发展,大家都富裕了,唱歌唱腻了,跳舞跳累了,心也慢慢静下来了,反而觉得欣赏民族传统文化也是一种享受。”有一个很好的例子:锦江剧场悦来茶馆演出场的观众渐渐多了起来。

  最终,王超还是因为喜爱川剧,放弃了许多到国内一些公司发展的机会,也放弃了许多和国外长期签约的机会。

  “有人觉得人生最快乐的事是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且又能挣钱,我虽然在这里挣不了多少钱,却能体现我的价值,实现我的追求和梦想,即使清贫一生也无怨无悔。无论走多远,我还是会回到我挚爱的川剧舞台。”

 [1]  [2下一页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