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王超:我从事川剧小生表演艺术的思考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3-05-09 15:06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戏曲艺术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川剧是流行于四川一带一亿多人口地区的戏曲剧种。川剧历史悠久,传承绵长,艺术博大精深。它的剧目广泛地反映了人生,表现了人的理想、愿望、趣味和是非观念,透露出人们对真善美的追求与向往。川剧表演艺术具有独特的风格,尤其是小生行当所塑造的人物形象,有的风流儒雅,才华横溢,有的温柔敦厚,酸迂痴傻,都是那么鲜活,那么有血有肉,深受观众的喜爱和赞誉。川剧小生艺术在唱腔、念白、表演、舞蹈以及化妆造型等各个方面,都既是程式化的,又是不为程式所拘而有着鲜明的生活依据的,所以对演员的基本功、表演技巧和表现方法都有很高的要求。作为一名川剧小生演员,能在舞台上塑造出众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使观众充分得到美的艺术享受,是我所追求的目标。树立这样的目标并不断为之奋斗,我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因为我从奋斗中得到了乐趣。

  我国春秋时期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曾经说过:“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论语》•雍也篇),这就是说,对于学问,懂得它的人不如爱好它的人,爱好它的人不如以从事它为快乐的人。回顾我从事川剧小生表演艺术的历程,正是经过了知、好、乐这三个阶段,自己才逐渐成长的。在最初学习阶段和继而思索进取阶段,直到自觉创造阶段的过程中,我都获得了快乐,虽然各个阶段的快乐在层次和程度上有所不同,但它都充实了我的人生并一直伴随着我逐渐成长。

  “知之”:初学阶段,潜心继承

  我从小就受着川剧的启蒙教育。13岁时就从收音机里知道了川剧生、旦、净、末、丑和昆、高、胡、弹、灯,“耳听神往”,与川剧结下了不解之缘。1987年我17岁读完高中二年级时,“半路出家”考入四川省川剧学校表演班,从此开始了我的川剧艺术生涯。

  超龄学艺,练功的痛苦和爱好的快乐并存着。众所周知,戏曲演员最看重“幼儿学,童子功”,唱、念、做、打须有坚实的幼功基础作支撑依托,已超过最佳培训期年龄的我,面临的痛苦和困难可想而知。笨鸟先飞,勤学苦练是我唯一通途。除了和其他十岁左右的孩子们一样摸爬滚打“一锅煮”以外,我得采取“游击战”学习,不断穿梭于求知的新课堂,跟着老师一招一式、一字一句地学习。

  这个阶段,我知道了什么是川剧,知道了小生戏。我的演出就是很好地把老师教的东西临摹效仿,依葫芦画瓢的学习过程。我学会并演出了《祝庄访友》、《托国入吴》、《装盒盘宫》、《盘真认母》、《放裴》等小生折子戏。功夫不负我,汗水未白流,1991年四川省首届川剧“桃李杯”大赛,我以《托国入吴》一剧一举获得了表演和唱腔两项一等奖的殊荣。大家都说我的表演很像我的指导老师,为此我感到快乐、兴奋。4年寒窗学完了7年的课程,圆满结束了我的校园生活,我毕业分配到了成都市川剧院。

  在这个初学阶段,我懂得了学习、从事川剧艺术首先应是继承,老老实实地继承,认认真真地跟着老师学,把老师的艺术拿过来。《托国入吴》是川剧小生的唱功戏,有几十句、上百句的大段唱腔,使用的是川剧高腔中运用最为广泛的曲牌“红衲袄”。演唱这个曲牌看似简单,其实有一定难度。我努力去摹仿指导老师演唱的韵味,并且结合我自己的条件去完成人物的塑造。潜心继承给我带来了乐趣,不只是获奖的乐趣,更多的是“知之”的快乐:我懂得了继承是从事艺术创造的坚实基础。

  “好之”:热爱艺术,思索进取

  在剧院里排戏和演出,不能像在学校里由老师手把手地教导,除了导演的启发以外,更多的要靠自己的悟性去思索、理解,如何把在学校所学的东西准确、灵活地运用到各个戏里去塑造人物,这就给我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创造天地。1992年我在剧院排演的新编目连传奇故事剧《刘氏四娘》里担任男主角傅罗卜,这是我进剧院后、也是我整个艺术生涯中排演的第一个大幕戏。此剧演绎的是被人们尊为“地藏王菩萨”的目连僧傅罗卜地狱中救母的故事。角色要求演员既要有川剧文小生的基础,又要有武生的功底。“戏无技不惊人,戏无情不感人”,我除了虚心向导演、老师请教,就更加勤奋地练功,同时仔细琢磨如何运用学校所学,结合自己和剧中角色年龄相仿的优势去塑造人物。最终让这出展现母子情深的戏达到了催人泪下的演出效果。1993年进京演出获得了多项“文华奖”,我在剧中的表现受到专家学者的好评,著名戏剧家郭汉城老前辈看后给了我热情的鼓励:“扮演目连的演员王超小同志,唱腔美,音色美,表演催人泪下,是位很有前途的青年小生演员。”此后,《刘氏四娘》一剧应邀赴香港、台湾地区演出,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我塑造的人物在更为广阔的范围受到好评,并在当地录音、录像播出。

  科学家爱因斯坦有句名言:“热爱是最好的老师”。不断的舞台实践和艺术积累,使我更加热爱我所从事的川剧艺术,也更加勤奋地钻研和磨练。继目连戏之后,我相继在川剧大幕戏《白蛇传》中担任许仙,《望娘滩》中担任聂郎,《聂小倩》中担任宁采臣。这三出大幕戏都是神话剧,有着浓郁的川剧特色,戏中角色的唱做念舞和武功技巧繁重,人物的心路历程和情感变化复杂,这对我运用以往所学的技能来塑造人物,对我的艺术积累是极大的考验。强烈的创造欲望,对川剧艺术的深爱,促使我在勤奋练功的同时深深地思索。这些剧目里人物的性格、命运、遭际和结局,使我在表现它们时品尝到了人生的各种况味:许仙的爱情挫折,宁采臣的执着追求,聂郎、傅罗卜对母亲的孝心和挚爱,他们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这些复杂的人生况味让我慢慢咀嚼,细细领悟,它们使我亢奋,使我激动,使我思考。我领悟到了人生的各种价值,同时得到了乐趣,因为人物的生命流程和生命形态,都是通过我的表演来完成的。

  这个阶段,我领悟到了孔子所说的“好之”即热爱它——热爱我所从事的川剧艺术,在热爱中思索进取并品尝它所带来的乐趣。

 [1]  [2下一页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