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音乐家周玉:用乐曲为你描绘落下闳的浩瀚穹宇
http://www.newssc.org】 【2019-06-27 10:19】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浩瀚穹宇,日躔月离。河汉间映照着生生大地,祥瑞兴,万物启。天人之际,上下求真理。”看到这样的歌词,你会产生怎样的联想?

广袤的宇宙,神秘的星空,无穷的历史与未来,无尽的研究与探索……一字一句间都能够引起人们的无限遐想。

那么这样的歌词,你会为它配上什么样的音乐呢?

成都市川剧研究院国家一级指挥、作曲周玉想要在新编川剧《落下闳》里告诉你他的答案。

周玉身形瘦削,两鬓有些斑白,戴着一副透明框架眼镜,十分文质彬彬。他在生活中总是面带温和的笑容,但在工作中却陡然变得满是活力,拿着指挥棒时的神采永远是那么飞扬,每一次挥舞都刚劲有力,用一个个充满激情的动作带领和感染着整个乐队。

作为一种舞台艺术形式,川剧呈献给观众的常常都是演员们在舞台上的各种精彩表演,虽然观众能听到的声音很多,除了演员的演唱、念白,还有丰富的音乐和帮腔等,但通常情况下都看不见川剧乐队的身影。川剧乐队是一台川剧演出的“幕后英雄”,而周玉则可以称得上是“幕后英雄”中的核心人物。

2018年底,由著名剧作家张勇编剧,王玉梅、王超两位“梅花奖”名家联袂主演的我院新编红色谍战传奇川剧《天衣无缝》在锦城艺术宫首演,一经亮相就在戏剧界引起了不小的波动,得到了观众的大力好评,这其中除了对剧本、导演、演员等的肯定之外,对该剧音乐的赞誉也很多。许多川剧戏迷表示,川剧《天衣无缝》多达68人的大乐队演奏完美地烘托了剧情、渲染了气氛,声声扣人心弦,与演员的精彩演绎相得益彰,实为一次音乐佳作。而在该剧中担任作曲和指挥的正是周玉。

周玉说,他在川剧《天衣无缝》中大胆进行了很多的创新和改编,让一些传统的川剧唱腔取得了新的突破。“川剧《天衣无缝》是一部谍战题材的川剧作品,这个题材决定了这部作品的音乐必须有所突破。谍战剧的音乐需要非常引人入胜,营造紧张的气氛。在贵婉和资历群护送于先生一家的那一段,以及贵婉得知资历群真实身份后用刀叉和他暗中较劲的那一段,观众应该都能听出音乐、唱腔很多的新意。”

是什么让周玉敢于如此“大胆”呢?答案是——丰富的经验。
 

周玉(右)在指挥《落下闳》乐队排练

在川剧《天衣无缝》之前,周玉已经为川剧《传说陈麻婆》《黎明十二桥》《爱情天梯》等川剧戏迷耳熟能详的川剧作品担纲作曲一职,剧中的音乐和唱腔都不乏创新,而又尊重川剧传统,得到了观众的广泛好评。除了新编川剧,周玉对传统川剧剧目音乐也不“手软”,例如在2017年上演的由国家一级演员马丽主演的传统川剧《庆云宫》中,周玉也进行了很多新的尝试。“川剧《庆云宫》中原本只有帮、打、唱,我在这一版本中加入了一些昆腔的东西,把女主角郗氏的孤独、压抑、思夫的情绪刻画得更加生动。”

因此,在此次川剧《落下闳》中,周玉是当之无愧的最合适的作曲人选。1977年,周玉在绵阳地区川剧团开始了他的川剧音乐生涯。他从最传统的川剧打击乐做起,主要负责川大锣,6年之后,表现优异的他做上了上手琴师,笛子、唢呐、盖板、京胡一样不落,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磨练和提升自己。1987年,人才引进政策让周玉来到了成都市川剧院一二联合团(成都市川剧研究院前身,以下简称市川剧院),继续担任上手琴师,并跟随自己的父亲、市川剧院资深作曲、鼓师周治林刻苦学习作曲。

不过周玉透露,他学习作曲并不是从进入市川剧院开始,而且始于一年前的一次机缘巧合。“1986年,父亲给我的哥哥、市川剧院上手琴师周宇创作了一个长达90分钟的川剧曲牌联奏《伴妆台》,将由成都唱片公司发行盒带,但是没有人配器,所以父亲就让我开始摸索。我找来了很多配器方面的书籍现学,就相当于拿着菜谱做菜。”一两个月的刻苦钻研之后,周玉圆满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配器工作,并对研究川剧音乐产生了更强烈的兴趣。1987年调入市川剧院之后,周玉遇上的第一台大戏是著名剧作家徐棻老师创作的《田姐与庄周》,市川剧院资深作曲阳能老师在剧中做了很多新编配器,让他深受启发,并对阳能老师十分敬仰。通过剧院领导的多次引荐,1990年,周玉终于正式成了阳能老师的学生,学习戏曲配器,一边钻研川剧音乐,一边也在继续跟父亲学习作曲。功夫不负有心人,1993年,周玉的第一部作曲作品——川剧《刘氏四娘》一炮而红,该剧不仅在文华大奖评选中一举摘得13项大奖,其中包括音乐大奖,之后还助力著名川剧表演艺术家刘芸摘得“二度梅”。

这样可喜的成绩为尚不满30岁的周玉注入了更多的信心。川剧《刘氏四娘》之后,周玉继续在市川剧院主要担任上手琴师和配器工作,同时也在不断地深化对川剧音乐、作曲等方面的学习和探索。2004年,周玉为“梅花奖”名家孙普协领衔主演的川剧《山杠爷》独立配器,他的指挥生涯也在此时埋下了伏笔。“有一天在排练《山杠爷》的时候,因为一件非常偶然的事情,该剧的指挥贾松柏提携了我,让我第一次拿上了指挥棒,”周玉回忆道,“后来在2005年的川剧《欲海狂潮》演出中,我第一次真正的担任了指挥工作,心情非常激动也非常忐忑,但还好我在川剧的乐队中有近30年的舞台经验,让我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顺利地站稳了指挥台。”周玉介绍说,川剧指挥和一般的音乐指挥不同,不仅要精通音乐指挥知识,还必须精通川剧的帮、打、唱等方方面面,对川剧和川剧的音乐本身极为了解,所以比一般的指挥更有难度。但天资和勤奋让周玉驾驭好了这项工作,他担任指挥的我院重点川剧剧目获奖无数,陈巧茹摘得“二度梅”以及王玉梅、王超、虞佳等荣获“梅花奖”的比赛剧目也都是由周玉指挥甚至作曲、配器,足以见其功力。
 

周玉(右一)与父母和兄长周宇(左一)

这次担任川剧《落下闳》的作曲和指挥,周玉又对自己有了新的要求。“从川剧《黎明十二桥》开始,我就要求自己必须‘一戏一风格’,这也算是给自己的一种挑战。”周玉说,每个剧目的故事、人物都不一样,音乐自然不能千篇一律,看过这些剧目的观众一定能感受到,川剧《黎明十二桥》《传说陈麻婆》《琵琶声声》《爱情天梯》《乌蒙山脊梁》《天衣无缝》等等周玉独立原创作曲的剧目中,各自都有着很鲜明的音乐风格。

“川剧《落下闳》的音乐设计很有难度,因为这部剧非常特殊,写了一位川剧历史上从没写过的科学家,还是一位西汉的科学家,所以音乐也需要符合人物的身份,要有优雅、含蓄的感觉。从开头的主题曲(本文开篇所写)中,我就努力营造这种感觉,用川剧昆腔使人产生浩瀚星空的联想,乐感优雅而古朴。全剧的音乐都不太高昂,比较内敛,这首主题曲是贯穿全剧的核心音乐。”周玉说,主题曲的音乐他足足想了10天,剧中很多唱段的作曲也让经验丰富的他感到难度不小。“落下闳的人生跌宕起伏,在剧中‘问天’一段,落下闳心情低落、自责,这段唱腔设计得最有难度。在讲述落下闳‘梦中的儿子’部分,父与子的情节也很有看点,我为他的儿子创作了一段类似于儿歌的唱段。落下闳在天牢中的唱段也是重点唱段,相信经过蔡少波的演唱能给观众留下难忘的印象。”

周玉说,作为一部国家艺术基金资助作品,全院上下都对川剧《落下闳》极为重视。身为作曲和指挥,周玉希望通过他在音乐方面的努力与剧组其他方面配合得更加完美,对这部剧起到推动和提升作用,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喜爱这部作品,喜爱川剧音乐,喜爱川剧艺术。“如今的川剧音乐也是与时俱进的,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必须要做到‘好听’,所以我相信不了解川剧的朋友们在看过这部剧之后,一定能刷新对川剧的认识!”

来源:成都市川剧院

[编辑:唐瑜]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