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马前泼水》竞演第29届“梅花奖”
http://www.newssc.org】 【2019-04-25 10:00】 【来源:中国艺术报】

陕西省戏曲研究院创排的秦腔《马前泼水》作为第29届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现场竞演剧目日前在广西南宁上演。京剧、川剧等多个剧种曾把这个“朱买臣休妻”的古老故事搬上舞台,不同剧种对朱买臣与其妻崔氏的表现及对故事结局的书写各不相同。此次由“梅花奖”竞演演员李小青、“梅花奖”演员张蓓分别扮演朱买臣与其妻崔巧凤的秦腔《马前泼水》引发了观众关于现代婚姻家庭问题的热烈讨论。

故事讲述书生朱买臣潜心苦读,屡考不中,家中一贫如洗,其妻崔巧凤不堪忍受,逼其写下休书。休妻后不久,朱买臣高中探花,衣锦还乡,崔巧凤寻夫,祈望复合,朱买臣马前泼水,以明“覆水难收”之意。“这个戏是从晋剧、川剧移植而来的,是故事新编,老戏里崔巧凤是一个嫌贫爱富的女子,我们的戏里对朱买臣和崔巧凤作了更人性化的处理。 ”李小青介绍,故事中,崔巧凤与朱买臣一见钟情,并私奔成亲,婚后,她一人操持家务,砍柴、种地、饲鸡鸭,只求丈夫专心读书,有朝一日为她挣回一套凤冠霞帔,三年一科,等了三年又三年,丈夫却依旧榜上无名。

剧目表现夫妻二人盼喜报不得,从各自心酸、彼此劝慰,到后来因屡次失望而相对无言,乃至相互存怨,令观众在细节中体悟到时间的流逝和艰难生活对家庭关系的磨蚀。在第四场“离家”中,崔巧凤借酒吐苦水,三度逼迫朱买臣休妻,朱买臣三度下决心又转念好言相劝,终恼羞成怒写下休书、离家出走,将交织的人物情感、至亲至疏的夫妻关系真实剖显于舞台。朱买臣马前泼水后回到旧居,面对空屋忆及昔日与其妻苦涩中不乏温暖的生活点滴,将自己离家后的悲辛、对自身的反思及对妻子的理解以大段唱腔表达出来,极具感染力。

“戏的前半部分需要演出穷酸气和书生意气,在行当上属于小生,休妻之后,朱买臣的愤怒、悲苦,需要他在唱腔、表演上都发生变化,属于须生。 ”李小青说,内心和形象的转变是把握这个人物的难点,“我过去演的硬汉比较多,像薛平贵、宋江、周仁,都是忠义之人,朱买臣手无缚鸡之力,有一种穷酸劲儿,但又有一种骨气,形体表现不能太有力,幅度不能太大,要让人看着舒服。我塑造这个人物离不开导演这面‘镜子’的启发,排练中大家也时常提醒我,比如‘酸劲儿不够’ ,是这样一点一点磨练出来的。 ”

张蓓扮演崔巧凤,通过其未嫁时的天真,私奔时的勇敢,贫寒中的隐忍、不甘,丈夫离家后的怅然若失以及“泼水”后的万念俱灰,一步一步逼近人物性格的各个侧面,尤其是她逼迫丈夫写休书时,言语行动的泼辣和内心悲苦的矛盾展现,勾勒出人物复杂的心理活动,塑造了具有女性自主意识又在生活的蹉跎中无力自救的鲜明形象。

剧目呈现以白描的流水与日头意象绘就舞台背景,依据剧中时序更替、情节起伏变换背景光,衬托一桌二椅,实现了简约、写意的舞台风格。

演出结束后,观众一边陆续散场,一边纷纷“站队” 。有观众认为,崔巧凤含辛茹苦照顾丈夫衣食起居,得到休书后依然等着丈夫回家,朱买臣马前泼水太过无情;也有观众认为,崔巧凤把自己的丈夫和别的男子作比较,挖苦他百无一用是书生,太过伤人自尊,破镜不能重圆虽然令人惋惜,但朱买臣值得体谅。主创团队表示,故事的结尾也许并不像人们期望的那样,这是为了让观众在戏中停驻更久,让戏在现代家庭生活中激起回响。(记者 怡梦)

(摘自 《中国艺术报》)

 

[编辑:唐瑜]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