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骨,在冲突中崛起
——大型川剧《苍生在上》结构解读
http://www.newssc.org】 【2018-11-06 10:45】 【来源:中国川剧网】

 四川民生报道网讯 (遂宁 周光宁)大型川剧《苍生在上》的剧本细细读过,又欣赏了今天的首演,我的感觉与在座各位领导、专家意见一致,认定这是一部振聋发聩的成功之作。作品虽取材历史,实则关照当下,其现实意义不言而喻。这方面,与会的各位老师先前已有高论,无需赘言。因为我对戏剧的偏好,更愿意去深究《苍》剧的艺术表达技巧,也是它成功的秘诀——这便是剧作家设置在《苍》剧结构中一系列纵横交错的戏剧冲突。

戏剧作品的成功与否完全仰仗冲突设置的成功与否,正所谓“没有冲突就没有戏剧”。纵观《苍》剧全本,矛盾迭出,冲突不断,故事皆因黄患而起,又因治黄而终。一个黄河问题凝聚全剧,所有矛盾冲突紧扣一个黄河,剧本结构可谓之“形散而神聚”; 接踵而至的戏剧冲突,将剧情推向高潮,扣人心弦,直至动人心魄。在运用戏剧冲突制造震撼效果方面,剧作家算是颇具匠心。将人际冲突、环境冲突、内心冲突等戏剧冲突的三大类型悉数并用,绝无遗漏,这是需要一点艺术胆略的。我们不妨来看看,剧作家和导演们是怎样运用“冲突”的炼炉,在戏剧舞台锻冶出一代廉吏张鹏翮的“风骨”形象的。

一、在人际冲突中正气凛然

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是戏剧矛盾冲突之首选。而这种人际冲突的运用,在《苍》剧中比比皆是。主人公张鹏翮,从第一场赴任山东开始,即陷入与各色人等的矛盾纠葛,下至官府家丁的为虎作伥,中至地方大员的中伤诽谤,上至天子皇帝的龙颜震怒,可谓步步惊心,如履薄冰。主人公既要胆略,又要智慧;即须担当,又须周旋。通过“冲突”这座炼炉的锻冶,一代廉吏张鹏翮“情怀系苍生,横眉对权贵”的凛然风骨,便跃然舞台之上了。

二、在环境冲突中临危应变

人物与环境之间的冲突,包括了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在《苍》剧中,大幕一拉开,便是“一路灾民塞官道”的饥馑惨象扑面而来。剧作家一出招,便将剧中主人公置身于“哀鸿遍野心如焚”的环境冲突。这个冲突,也是整个剧情架构所立足的大背景。这股冲突势如黄河溃堤之浪,一路呼啸,直奔常平粮仓,惊天血案一触即发。主人公面对看似难以化解之冲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陈以利害,巧以智谋,最终说服常平粮仓守备唐成伍,开仓放粮三十万石以赈灾民,将流血危机平息于萌芽之中,将可能因此震怒龙颜的天大责任一肩扛起。从这里,剧作家巧妙的将新冲突的萌发,蕴藏于旧冲突的化解之中,预示了此后剧情的波澜起伏,使观众一直处于紧张和期待之中。在山东灾荒大环境与粮库危机小环境的矛盾冲突化解中,凸显出了张鹏翮的情怀风骨与胆略智慧。

三、在内心冲突中情怀升华

戏剧中,人物自身的心理矛盾和冲突,是塑造人物丰满形象的点睛之笔。它往往使人物陷于痛苦的炼狱之中而难以摆脱。但唯其如此,才深刻显示出人物内在的复杂性和行动的艰巨性。在《苍》剧第三场,张鹏翮与阿山对唱道:

守规矩遵王法为官底线,

持好心办坏事亦非圣贤。

在第四场中唱道:

启国库放皇粮我这是明知故犯?

朝中臣知法犯法重罪齐天,

枉自我胸怀壮志忠心赤胆,

只落得手足无措进退无距举步维艰。

由此,我们窥见到剧中主人公进退维谷的内心矛盾挣扎。第七场,剧作家为张鹏翮设置了一个全剧的中心唱段,这是主人公在忠与孝、民与家的两难选择中的催人泪下的内心独白。这种内心的激烈冲突,将张鹏翮以民为本、苍生至上的家国情怀放大并且升华,令我们在仰望张鹏翮凛然风骨的同时,不得不冷静沉思,审视现实。

四、在冲突连环中剧情跌宕

无论一部戏剧是以怎样的方式呈现,戏剧冲突的设置均在上述三种类型之列。而《苍》剧的与众不同,恰是将戏剧冲突的三种类型集于一剧,而且还不罢休,大胆到一口气设置三个重大事件连环相扣,互为因果。《苍》剧虽然前后构置了治黄、放粮、肃贪三个事件,但我们仍可从剧中重重叠叠的矛盾冲突中捋清这样一组序列的因果关系,所有剧情皆因黄患而发生,所有冲突皆因治黄而形成——因为黄患,百姓受灾;而赈灾放粮,又必然犯上;治理黄患,可根除灾荒,但必然伤及官僚利益;犯上已罪不可赦,加之被伤及利益的官僚群起而攻,剧情顺理成章地将张鹏翮推向绝境,戏剧冲突的效果被制造得惊心动魄而又天衣无缝。一波接一波的戏剧矛盾冲突,将剧情推波助澜到汹涌澎湃,让观众的审美视野穿行于波峰浪谷之间,制造出审美震撼。

笔者认为,大量戏剧矛盾冲突的合理设置,是《苍》剧俘获观众的致胜利器。

再一次祝贺《苍生在上》创作、演出成功!

[编辑:唐瑜]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