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传统表演艺术复兴的典范
——评2018年川剧节演出的《情探》、《打神》和《六月雪》
http://www.newssc.org】 【2018-10-29 11:05】 【来源:中国川剧网】

“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红时。”金秋时刻,名都锦城迎来了让人眼花缭乱的第四届川剧节。笔者怀着浓厚的兴趣,观看了第四场的节目:三朵耀眼的梅花奖得主——崔光丽、何伶、刘谊分别表演她们的拿手好戏:《情探》、《打神》、《六月雪》。戏迷观众大多是冲着他们心仪已久的三位旦角明星抢购戏票的。笔者往日到锦江剧场看戏,都是票贩子在向观众兜售戏票,当天倒是票贩子问观众:有无戏票?是啊,笔者不记得,这三朵梅花何时在一场戏里各演一个拿手的折子戏?果然,三朵梅花不负众望,倒像是川戏花魁大赛,各展其场,难分伯仲。

一、崔光丽的《情探》,出神入化的精彩表演

高腔戏《情探》是川剧经典生旦戏,源出清代流行的老本《红鸾配 活捉王魁》。宋代书生王魁因忘恩负义、抛弃糟糠而招致活捉。晚清翰林赵熙(四川荣县人)痛感剧本无甚趣味,遂将其主旨改为情爱悲剧:描述弱女子焦桂英被负义郎王魁抛弃后自缢,幽灵仍以痴心女子的形象试探王魁是否怀念前情。然王魁“昧良心出于无奈”,矢口否认前情,终被活捉。这出改良戏问世后,风靡全川。赵熙先生曾在成都章华大舞台看过《情探》演出盛况,并吟诗一首:

绝代深恩化作愁,哀弦和泪写伊州。章华台上三更雨,不是情人亦白头。

一拍红牙万转哀,香魂何苦问从来。人生会作鸳鸯死,如此瑶华怨夜台。

崔光丽是一位朝鲜族川剧演员,15岁就登台表演《情探》,至今不知为这出戏浇注了多少心血。当晚在表演中,她铆足了功夫。随着清冷的锣鼓出场亮相,那飘飘荡荡的幽魂形象,让观众慑服,随她沉浸在凄美的前情未了、命债要还的矛盾心态之中。她原本就擅长舞蹈,一招一式,尽显欲罢不能、悲催绝望的弱女子焦桂英的形象。她的唱腔悦耳动听:「园林好」“梨花落,杏花开,梦绕长安十二街。夜深和露立苍苔,到晚来辗转书斋外。纸儿、笔儿、墨儿、砚儿,件件都是郎君在,泪洒空斋,只落得望穿秋水不见一书来。”唱腔抑扬顿挫,高低不挡,阵阵掌声为她欢呼。著名小生何洪庆与她配合得恰到好处,达到了最佳的效果。 
      

 二、何伶的《打神》,果真是“幼而学”,功夫不减当年

高腔戏《打神》是《情探》的上本,也是古本《焚香记》的一折。描述王魁京城高中头名状元后,贪图富贵,招赘韩丞相府千金小姐。休掉的糟糠之妻焦桂英求告无门,投诉见证过王魁海誓山盟的海神,精神恍惚,自缢身亡。

这出戏是青衣、泼辣旦唱做兼备的应功戏,名旦周慕莲、阳友鹤擅演此戏。上世纪90年代,何伶在省川剧院当红的时候,笔者常看她的戏,感觉她川剧表演艺术已经达到炉火纯青地步。她与任廷芳表演的《活捉三郎》,我十分喜欢,真是唱做俱佳,身手不凡,还为她写过剧评,她曾为我手写一张名片。
很久不见何伶登台演出,现在才知道她移居海外,听到这次家乡举办川剧节,才触动她的思乡情傃,专程赶回成都,助阵自己心爱的川剧艺术盛会。观看何伶这次参演的《打神》,功夫不减当年,你看她的表演,丝丝入扣,传情达意,将观众带入焦桂英悲痛欲绝、呼天呛地的绝望情绪之中;那台步、舞蹈、跳跃、翻转、水袖,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她的唱腔依然中气实足,音域宽广,悦耳动听。笔者仿佛回到那个令人沉醉的年代,我为何伶的艺术生命长青欣慰。观众再次见到何伶和她的精彩表演,深感欢快。

三、刘谊的《六月雪》,后起之秀,唱做俱佳,身手不凡

高腔戏《六月雪》是从元代著名杂剧作家关汉卿创作的《感天动地窦娥冤》中《法场》一折改编的折子戏。剧本大多继承了关汉卿原作,从剧情到唱腔都源自关汉卿,是剧本的优势。儒生窦天章上京赴试,将女儿窦娥送至蔡婆婆家做童养媳。因赛驴医赖账企图将蔡婆婆害死,被张驴儿父子所救。张家父子以此逼迫婆媳与他父子成婚,遭窦娥怒斥。张驴儿本想毒死蔡婆婆,反而毒死其父,遂借机嫁祸于蔡婆婆。窦娥为救婆婆性命,屈招被判死刑。临刑之际发下三桩誓愿:头落血溅白练,六月雪掩尸体,楚州大旱三年。死后,桩桩应验。
1958年,市川剧院为纪念关汉卿杂剧创作700周年,导演李笑非编剧,杨淑英、张光茹先后主演。刘谊是省川剧院后起之秀,13岁学艺,主攻青衣旦,兼习花旦、刀马旦,还活跃于影视界,先后得威尼斯电影节欧洲艺术大奖和法国多维尔亚洲电影节金荷花奖,获2008年第23届中国戏剧梅花奖。作为省川剧院当家旦角演员,刘谊在当天《六月雪》中饰演窦娥表现出色。她那翻、滚、踢、转的功夫让观众得到视觉享受,掌声雷动。她的唱腔悲壮凄凉,极富感情,全场观众为之动容,陪同抽泣者有之。有人问:窦娥冤可曾昭雪?我答:她的父亲后来做了廉访使,巡察楚州,才将冤情昭雪。但是,没有法治社会,冤案无法根绝。

(张学君撰文、张雪梅提供图片)

[编辑:唐瑜]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