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艺术院团怎样赢得观众倾心
http://www.newssc.org】 【2018-06-22 10:40】 【来源:四川日报】

“外籍大咖”指挥洪毅全打造云端音乐季,东方写意舞剧《长风啸》展现人类命运,24场音乐会+城市新地标,大型音乐剧《我是川军》全球直播吸引820万人次观看……2017年是四川交响乐团和四川省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大动作频频的一年,也是国有艺术院团用创新赢得观众倾心的一年。

四川日报记者 李婷

探寻四川艺术作品中的“世界基因”讲述人:杨泽平(四川省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过去一年,我们剧院仅演出总收入达800万元,加上场地租用等其他收入,预计总收入约1200万元。这个数字比去年增加了17%,比前年翻了一番。国有艺术院团用心在创新。

从事艺术表演的人常常台前风光,但背后会遇上各种瓶颈。比如2017年12月,我们剧院的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大型舞剧《长风啸》问世,这部作品采用东方写意的表达方式,也是我们剧院突破传统现实主义题材的一次首创。

早在构思选材时,我们就发现目前“四川造”的艺术作品,基于熊猫、川剧、巴山蜀水、川人精神等“四川元素”的创作已做得很好。这种选材就像是一座高塔,塔尖上能容纳的人越来越少,若大家都想要去攀登,创作难度就会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是创作范围的缩小,这是一种瓶颈。但跳出这座塔,换种角度想,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生产一部有“世界基因”的作品呢?或许就能峰回路转,看到塔外更为辽阔的风景。我认为这也是四川作品应有的一种勇气和胸怀。

秉着这种理念,我们团队制作出展现人类命运和大爱的东方写意舞剧《长风啸》。令人欣慰的是,尽管国家艺术基金的评委从多方面给了我们很多珍贵的建议,但从头到尾一直都非常肯定这种立足四川但不拘泥于四川的创作初衷,这部作品本身代表着一种新的创作方向。

除创作外,今年我们也增加了宣传的投入,这种投入不仅是经费上的支持,也有更多方法上的考量,取得了不错的收益。如大型音乐剧《我是川军》采用“博物馆+”的形式,在建川博物馆进行表演并全球直播,观看人次超820万。音乐剧的活态表演为博物馆的静态文物增加了生命力,而建川博物馆内关于川军的历史本身又是对音乐剧的深层解读,给参观博物馆的老百姓带来双重礼包。

我认为这份文化获得感是流动的,也是双向的。于观众来讲,是花实惠的钱看到更棒更多元的作品,让“文化消费”内化为生活习惯。于我们文化创作者本身,是通过“惠民不免票”的方式获得创作肯定,再通过不断更新的高品质、主旋律佳作,去引领一个良性的文化消费市场,才能让这双份的“获得感”驱动文化市场的长久运行。
引入人才是起点,国际视野须“变现”

讲述人:吴灵峰(四川交响乐团常务副团长)

形容2017年是四川交响乐团“改革之年”并不夸张。2017年3月,乐团首次启用“全球招聘”,最终引入了包括美国、日本、韩国等6个国家在内的16位“海归成员”和3位国内顶尖青年乐师,占乐团总人数约三成。成员中不乏来自耶鲁大学、德国柏林音乐学院、维也纳音乐学院等世界顶尖音乐院校的青年乐师,大家平时排练都用英语交流,就像一个小小的“地球村”。他们与新晋的艺术总监洪毅全一起努力,把四川交响乐团打造成西部一流、全国领先的交响乐团。

交响乐是西方音乐的产物,国际视野格外重要,但如何把国际视野“变现”?“人才高地”仅仅是一个起点。首先,国际一流的交响乐团还应拥有自成系统的“音乐季”。2017年9月,我们乐团首次一次性发布了包含24场交响音乐会的“云端之乐音乐季”。“云端之乐音乐季”的定位与传统惠民新春音乐会有所不同,主要是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音乐演奏者与乐团合作,为真正爱好交响乐的朋友提供具有世界水准的交响音乐会。从目前的演出效果来看,在观众和业内都积累了不错的口碑,也让更多人知道了天府音乐新地标“云端音乐厅”。

其次,在人才管理上,为确保音乐创作的纯粹性和开放性,我们采用“艺术总监责任制”,成员间启用“末位淘汰制”,通过定期演奏考核的形式更换上台表演的成员,让更优秀的成员与观众见面,也希望用这种方式去督促成员把自己的技艺练习得更为精湛。

未来,我们还将加重交响乐科普方面的比重,让“大咖”演奏者与市民面对面。让这份慢慢积累起来的文化获得感,沁润在音乐的旋律中、表演者的创作中和老百姓的舒心与满足中。

[编辑:唐瑜]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