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好女人·坏女人》今日启动网络售票
http://www.newssc.org】 【2018-03-21 09:32】 【来源:成都日报】

阔别舞台16年,川剧《好女人·坏女人》将于4月4日、5日在锦城艺术宫上演。记者从成都市川剧研究院了解到,集结了魏明伦、任庭芳、陈巧茹、王超、蔡少波等川剧名家的《好女人·坏女人》已完成大部分排练工作。今日起,川剧《好女人·坏女人》将启动售票,各位戏迷朋友可以在大麦网上购票。16年后,《好女人·坏女人》如何惊艳戏迷?昨日,记者来到川剧《好女人·坏女人》排练现场打探其中秘密。

舞台表现现代化 首尾情节紧凑

临近演出,排练场内一片繁忙。经过几个月的排练虽熟悉,但演员和乐队还是精益求精,不断磨合细节之处。“等正式演出时,外星人的造型就会采用三星堆青铜立人的大眼睛。还会有打扮成扑克牌中的人物出场的演员。”导演任庭芳一边监督着台上演员的表演,一边向记者介绍。“谢平安导演此前执导的原有构思被保留,本次复排就是在戏曲传承的基础上更注重现代化。该剧结尾时的台词‘人的灵魂中,藏着一个天使一个恶魔。有时天使出来,有时魔鬼出来,愿天使经常出现,魔鬼少来打扰。’点明了对人性的思考和期盼。复排中,我们通过服化道、舞美、声腔等方面的改变让该剧的荒诞感和象征意义表现得更突出。”

2002年在上海首演时,川剧《好女人·坏女人》舞台上出现乘飞碟、跳太空舞的外星人,让人大开眼界。然而开头浓墨重彩,结尾采用意识流的表现手法,却使整部剧头重脚轻。这也是编剧魏明伦心中的一个遗憾。“一头一尾经过改编后,外星人的部分削弱,剧情更加紧凑。”陈巧茹介绍,舞台上,服装舞美会更现代化,而造型道具则会更夸张。“刚刚排练的一场,演员们拿着‘特大号’算盘、银币、金元宝等展现金钱世界的热闹非凡。神仙的动作,也借鉴了木偶戏而更接地气。剧中沈黛与杨荪相爱的过程,沈黛穿上绣着喜鹊的衣服,两人相会的索桥也变成鹊桥,在全剧更添浪漫的氛围。”

音乐重新编排

体量超过《尘埃落定》

排练中,负责该剧作曲与配器的国家一级作曲家王文训不断穿梭在舞台与乐队之间,一本厚厚的乐谱不离手。“这次的音乐是重新编排的。”排练间隙,王文训翻到音乐总谱的最后,指着页码对记者说,“这本总谱有320页,而《尘埃落定》则是260页。”在王文训看来,川剧《好女人·坏女人》对表现人性复杂性的探索,内在情绪如何外化表达,音乐往往是最佳的选择。

王文训告诉记者,川剧《好女人·坏女人》以四川民歌《黄杨扁担》与川剧高腔曲牌“棉搭絮”结合,定为整部戏的主题曲调。“这部戏演的正是四川的故事,《黄杨扁担》作为基调,既凸显了四川特色,又让观众十分有亲近感。而高腔是川剧中最有特色的声腔,到底用哪种曲牌,也让我苦恼了很久。最终选择的这两个曲子同属商小调,在表现情绪悲喜甚至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等方面可塑性很强。”在乐队的选择上,川剧《好女人·坏女人》与《尘埃落定》同样是民乐乐队搭配圆号的方式。“圆号声音柔和、丰满,让音乐更加丰富。同时,音乐中还有合成器的加入,在外星人、神仙出场时,音乐效果会变得空灵,整场演出既好看又好听。”

锻炼年轻人

为全剧增色

排练中记者发现,舞台上的年轻人们也十分给力,即使是群角,也有大量生动的表演,为全剧增色不少。“与传统戏中仅仅是站在舞台上的彩女、侍卫等相比,这部剧在传统的基础上,借鉴了话剧的一些表演方式,对舞台上的演员要求都提高了。”陈巧茹表示,大量的群戏也是该剧亮点之一。陈巧茹不禁回忆起自己从1987年演出川剧《四川好人》,到2002年的《好女人·坏女人》,再到如今的复排,“对表演人物的揣摩、探索,其实这种表演对演员来说难度更大。因为这个戏,我的表演也更上层楼。所以,我们这个戏不仅要可听可看,还锻炼了一大批年轻演员。”既是导演又是主演,台前幕后都要操心,但看着年轻一辈成长起来,陈巧茹非常欣慰。

对陈巧茹来说,能复排这部戏也是弥补当年的一个遗憾。“谢平安导演还在世的时候,就同我谈到过《好女人·坏女人》复排的事,甚至还提出了对复排的一些建议。在本剧结束的时候,我们加入翻腾的武功,以此来表现大楼倾倒的效果,就比此前的演出效果更震撼。事实上,这就是谢导提出来的。所以复排本剧,也是为年轻演员的成长提供一个范本。我希望不仅能把戏传下来,还能将川剧精神传下来。”

成都日报记者 李雪艳 摄影 谢明刚

[编辑:唐瑜]
分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