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问宜宾川剧
http://www.newssc.org】 【2017-02-04 15:50】 【来源:宜宾日报】

川剧《射雕》

演员化妆

作为中国戏曲艺术的一支,川剧是巴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悠久的川剧艺术有着“唐三千,宋八百”的丰富剧目,有着令人啧啧称奇的优美声腔,有着让人匪夷所思的神奇特技,充满了巴蜀人的智慧与幽默……
    但曾经红极一时的宜宾川剧,为何渐走下坡?如何重树信心,再创辉煌?近日,记者来到宜宾市酒都艺术研究院川剧一大队,五问宜宾川剧,试着探寻川剧的发展路径。
    内行怎么看门道?
    在川剧这门综合艺术的大千世界里,绚丽多彩的川剧脸谱成为观众视觉感官的第一印象。“川剧其实没有专门的化妆师,每个脸谱都靠演员自己画。什么样的人物配什么样的脸谱,怎样画,全靠师傅口传心授。”坐在后台的化妆间里,酒都艺术研究院川剧一大队的谢红用手摸了摸脸,笑着告诉记者,川剧,想要上台,除了练好基本功,第一步就是学画脸谱。
    谢红还记得刚学川剧时,老师第一次为她画上全脸,第二次就只画半边脸,剩下一半自己临摹;第三次就要她自己上阵画全脸……记者环顾后台四周,果然每个演员都熟练地拿着毛笔对镜化妆。
    “川剧脸谱的色彩很艳丽,不仅仅是好看,每种颜色都有它的内涵。”谢红向记者指点道,川剧脸谱使用的色彩通常有红、黑、白、蓝、绿、黄等几种。这些颜色大有讲究:红色表示忠义坚毅,黑色表示刚直坦诚,白色表示奸诈阴险,黄色表示体弱气衰,蓝色则多用于绿林好汉或水旱盗贼,而金色一般只限于神话人物使用。比如,长有“金睛火眼”的孙悟空脸谱的眼睑就点有一点金色。表演时,他那双眼睛一眨,忽闪忽闪的,看上去真叫人信服这猴头确有那么机灵。
    除了脸谱,川剧的服装和头饰同样如此。酒都艺术研究院党总支副书记李旭指着墙上一幅《贵妃醉酒》的宣传海报说,杨贵妃的这套装扮是很有讲究的,哪只头钗插在哪个位置都有严格的要求,并不是自己觉得哪里好看就插在哪里。
    从繁盛到萧条有多远?
    日前,为了参加“四川省第二届青年戏剧比赛”,市酒都艺术研究院川剧一大队的演员们每天早早地就来到位于抗建路的金江剧场排练。
走进剧场,一个面积不大的舞台映入眼帘,桌椅上积了厚厚的灰尘,不仅演员的服装道具显得陈旧,就连灯光也有些灰暗,排练的演员们时不时还要注意高处掉落下来的渣滓。
    “这里条件很差,陈设老旧,电路老化,无法进行演出,只能勉强用于日常排练。”负责现场排练的酒都艺术研究院院长助理陈位政说,别看金江剧场现在如此寒碜,退回去几十年,那可是宜宾最热闹的地方。
    掰着指头细数,上世纪六十年代成立的宜宾市青年川剧院,到现在已经走过了五十多个年头。“最开始是泸州戏训班,1961年从泸州迁来宜宾后改名为宜宾市青年川剧院,再后来文化改制,把我市的川剧团、杂技团和歌舞团合并为酒都艺术研究院,当年的川剧团现在叫做宜宾市酒都艺术研究院川剧一大队。”陈位政说。
    “那个时候抗建路的路口上还有专门的票房,像《孟丽君》、《三请樊梨花》等经典的传统川剧每天都要演三场,而且场场爆满,有的老戏迷甚至提前一天就要去排队买票。”陈位政回忆说,当时川剧是老百姓最喜爱的文化活动,老百姓喜欢,票房大卖,演员演出的积极性就高,他们经常去外地学习,一边看一边记录,回来之后加紧排练,一般十天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排好一部完整的川剧。“排好之后就马上开演,一演就是两三个月不停歇,场面非常火爆。”陈位政说。
    改革开放之后,随着老百姓业余文化生活的丰富,川剧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从最开始的每天三场戏慢慢减少到一个星期两场戏,而且每场都没有多少人,再后来川剧团的收入根本就不能维持人员开销了。”陈位政说,金江剧场也一度荒废成了摆设。
    没有老百姓看戏,川剧团的收入也大大减少,加上没有编制,根本无法招收学生培养接班人,像川剧表演必不可少的帮腔、二胡、琵琶等,都只有一个人,每逢表演的时候,就得到处去请人帮忙。

 [1]  [2]  [3下一页
[编辑:唐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