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大腕徐棻:她把雅俗共赏做到极致
http://www.newssc.org】 【2016-09-26 10:22】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摘要:徐棻老人一生川剧。青年徐棻和同学出演川剧《翠香记》。60多年来,能够坚守一份自己喜爱的事业,并为之倾注心血,足以让人。从六七岁跟着老师演话剧开始,徐棻一辈子没有离开过戏,她创作了48个大戏、13个小戏、

  徐棻老人一生川剧。

  青年徐棻和同学出演川剧《翠香记》。

  60多年来,能够坚守一份自己喜爱的事业,并为之倾注心血,足以让人。从六七岁跟着老师演话剧开始,徐棻一辈子没有离开过戏,她创作了48个大戏、13个小戏、10部电视剧、2部长篇小说。作品不仅数量大,质量高,拿无数,更助产了40多位声噪戏剧界的名角儿,如刘芸、陈巧茹、田蔓莎、梅等,均因她的戏获得梅花。她的作品,不但在戏剧的继承与发展上成绩斐然,其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也与时俱进。徐棻说,自己从第一个戏开始,虽然还不是很明确,但已开始了戏曲革新的实践。就有意识的构架戏曲新形态。“我的川剧,不是老川剧;不是老川剧,但一定是川剧。”

  关于采访,徐棻的第一反应是婉拒:“你们三年前做过一个整版,去采访别人吧,不然读者都要看烦了。”沟通之后,徐老师应允:“好吧,那你先看一下之前的报道,有重复的地方我就不说了,咱们聊点新话题。”干脆利落,跃然眼前。

  9月21日,初秋,下午,徐棻家中。那是一个老式小区,几栋楼房被葱绿的植被隐藏在氤氲的阳光中,偶尔几声猫叫,尽显安逸。“以前我记得家里的门牌号,记了十几年,后来小区换过一次门牌后我就记不清了,常把前后两种号码弄错。你到了问问门口收发室,他知道我住在哪里。”在大门口,一提徐棻老师,大爷就眯着眼伸出食指向一个方向指了指,“从这里进去,二楼右手边。”

  扶梯而上,只见徐棻老师已经打开房门,笑盈盈地倚在门口等待记者到来。脸上挂着的笑容和三年前毫无二致,看不出已年过八旬。“没想到你们来了三个人,我都没有打扮一下,不好意思。”其实,徐棻穿着相当精致,黑色小开衫搭配墨绿色长裤,一条细花领巾系在脖子上,手里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杯,宛如内敛风华的蕙兰,大家气质浑然天成。性格直率:铸就“事业之成”

  “徐棻,‘棻’音同‘芬’,意为芳香之木。”听过徐棻的人一定知道,她背后的PPT第一页,常常这样介绍她自己。其实徐棻并不是她本来的名字,早年在重庆化龙桥,按其家谱,她是世字辈,取名“世棻”。可是,读小学她就不满意这个名字了。“那时候已喜欢文学了,读小说了,就觉得这名字俗气,进中学我就把‘世’字去掉了。虽然棻字生僻,但我喜欢它下面有个‘木’字。以后查字典才明白,‘棻’字的意思是有香味儿的木头。”

  敢想敢做、直率不转弯的性子,跟随徐棻一生。徐棻认为自己个性不太好,总结起来就是清高、追求平等和完美主义。徐棻参军时,只有16岁,但当年因为父亲去世,家里的变故,让徐棻体会到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再加上学生时代读过很多托尔斯泰、莫泊桑、巴金、鲁迅等人的作品,“所以我肚子里装了很多愤世嫉俗、我行我素。”

  中学时的徐棻,还曾出演高尔基《夜店》、郭沫若《孔雀胆》的女主角,“演戏演的多,内心就复杂一点。后来我在学校当学生会文化部部长,接触戏剧比较多,又在电影院接触电影,背了很多李清照、辛弃疾等人的诗词……”徐棻说自己生活中的坎坷,多是因为自己的性格造成的。

  尽管因为性格原因造成了生活上的“败”,却也因为性格铸就了事业上的“成”。在对待剧本创作上,徐棻将自己追求完美的个性发挥到极致。1961年她初为编剧时,她就给自己定下目标:“思考、构思、独辟蹊径、独树一帜”的创作,对一些古老的典故也“故事新编”。

  “我既然要搞戏就要创新,不能老是在一条上走。”徐棻在孩童和学生时代阅读的那些文学作品以及后来在北大的学习经历,都为徐棻后来的成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比如她创作的川剧《王熙凤》,就改编于曾经的小说《红楼梦》,她用刀削斧砍的匠心、移花接木的巧功、形影相似的重叠,塑造了一个立体的、多面的王熙凤。

  到1995年徐棻编剧已臻成熟时,她在剧本创作上又加上了“三追求”和“一句话”,即“追求继承传统与发展传统的巧妙结合,追求古典美与现代美的有机结合,追求思想内容与艺术形式的完美结合。”和“我们做的是川剧,但不是老川剧;不是老川剧,但一定是川剧。”她不但把这种艺术创作实践于自己的艺术作品中,还把它们大胆地写到说明书诉观众。“后来很多评论家都说:徐棻你做到了!”

  徐棻性格虽然“刚烈”,且有着60余年的创作经验,但她并非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人,她很善于听取别人对自己作品的意见。每当一个新剧本创作出来并听到意见后,只要她认为合理便都会接受且立刻修改。就拿这两年一直大热的川剧《尘埃落定》来说,剧本里“傻子”独自看家那段戏,徐棻说:“最初我借鉴了话剧手法,设计的是莎士比亚式的一段独白。演员王超用唱。我觉得这个很好。王超的嗓子好,唱是他的强项,于是立马改写成现在的唱段。”

  别人的让徐棻尝到了许多甜头:“我这个个性强的人其实很能接受意见。因为,虽然我相信自己的艺术追求是对的,但不相信自己的艺术表达都是对的。从善如流可能我还做不到,但是人家出于关心给我提出意见,我为什么不接受呢?”不过,徐棻也指出,接受意见需要判断力。不然,一大堆意见来了,很多意见又互相矛盾,如果缺乏判断力,就会无所适从。也许还会因为接受了太多的意见,把一个有基础的作品越改越坏,我就有过这方面的教训。”

[编辑:唐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