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川剧中对妇女的称呼
http://www.newssc.org】 【2016-09-05 14:31】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川剧传统戏里的妇女,除了在宫廷的之外,还有一些常见的称呼。如夫人、安人、太太、小姐、大姐、姑娘、丫头、小姑娘、小大姐等等。

  “夫人”常是称呼士大夫等达官贵人的配偶用的。夫人之“夫”,字从“二人”,意为一夫(外子)一妻(内子)组成的二人家庭,“夫”用来指“外子”。“夫人”意为“夫之人”,即外子的人,也就是内子。汉代以后王公大臣(即官在“执政”以上人)之妻称夫人,唐、宋、明、清各朝还对高官的母亲或妻子加封,称诰命夫人,从高官的品级。一品诰命夫人是她的丈夫是一品高官,她是皇封的一品诰命夫人。后来用来尊称一般人的妻子和下人对主人的妻妾的称呼。现在多于正式场合用来尊称已婚或年长的女性。川剧传统戏随时可见,无须举例。

  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改制,规定掌理国家政事的大臣以上的妻子才能封为夫人。大臣以下官员的妻子,分别封为淑人、硕人、令人、恭人、宜人、安人、孺人。明清时代,一二品官的正妻封为夫人,兰品官的正妻封淑人,四品官妻封恭人,五品官妻封宜人,六品官妻封安人,七品官妻封孺人。丈夫没有职务的呢,按调礼·曲礼下》记载,士的母和妻叫妇人,庶民百姓的老婆叫妻子。川剧舞台不是历史课,官员们的妻子一般都称夫人。同时,夫人也是一种敬称,老院哥也称官员的妻子叫夫人,但和官员自称其妻为夫人在感情色彩上截然不同的。

  淑人、恭人、宜人在川剧舞台上很少出现,但安人的出现率比较高,一般多出现在有钱有势的豪绅家,老院哥在场上一施礼:有请员外、安人。这里的安人,并不指六品官的妻子了。自六朝以来,就开始设置员外郎。员外,就是指正员外之外的编外人员,有头衔而无实职,是可以拿钱捐买的。川剧舞台上戴员外巾、穿桩的角色,就被称为员外。如《拉郎配》中的王夏王员外,《阿绣》中的刘奎仪刘员外,其实是结交官府、有钱有势的绅粮。《柳荫记》第一场祝英台的父亲祝公远说:“可叹小女英台,一心女扮男装,到杭州尼山攻书,是我再再苦劝,谁知蠢才性犟,不尊父命。适才已叫安人前去劝阻,不知奴才还能回心转意否?”这里的安人,就是他的配偶,祝英台的母亲。

  还有称呼叫“太太”的。川剧称太太的,笔者只见过李文韵演《堂会三拉》中的赵宠对李桂枝说“太太,一回娘屋,你连声气都变了呵!”很富有生活气息。

  为什么中国人称妻子为“太太”?“太太”这个称呼从哪儿来的?太太这个称呼,是来自周朝开国的三位妇女,因为她们的名字,都有一个“太”字。周文王的母亲叫太妊,文王的祖母叫太姜,武王自己的夫人叫太姒。这三个妇女都是圣贤人,你看看她们教出来的孩子,周公、文王、武王都是圣人。圣人的母亲都叫太太,后世尊称别人的妻子叫“太太”,便是从周室有三位“太”字辈贤妻良母,母仪可风的典故而来,并非是随随便便的口头语。   

  汉哀帝时,“太太”原为尊称老一辈的王室夫人。到后来,在贵族妇女中逐渐推广起来。明代时称太太要具备这样的条件:“凡士大夫妻,年来三十即呼太太”,即司眷属,中丞(巡抚的别称)以上的官职才配称太太。清朝的人,则喜欢叫家庭主妇为太太,不过都以婢仆称呼女主人的居多。北洋政府和民国时期,太太的称呼开始泛滥,从大帅到芝麻绿豆官,其眷属都可相称太太,官太太、经理太太、校长教授太太,到处都是,不过无形中多少还有些限制,至少是在有知识阶层之上。二十多年对外开放以来,随着港澳台和外籍华裔、侨胞的归乡入里,“太太”的称谓又时髦起来,成为人们对朋友间已婚女子的敬称,而且从广泛性来说似乎已更少含有什么官职的味道,变得更平民化了久而久之,常人的母亲也可以叫了。

  官员的妻子叫“夫人”、“安人”、“太太”。非官员之妻就只有叫娘子了。《彩楼记》中的吕蒙正,困居寒窑时,只能称呼刘翠屏为“娘子”。对女流之辈则称为“娘行hang,音航)”,如《幽闺记·踏伞》中蒋世隆在逃难途中称呼也在逃难的丞相的小姐王瑞兰为“娘行”。

  对未婚的青年女子,一般通称为“小姐”。如《花田写扇》中春莺叫刘玉容、《摘红梅》中卢朝霞叫陆昭容,都叫小姐。但是“小姐”这个称呼原本非美称。据清代文史家赵翼《陔余丛考》称“宋时闺阁女称小娘子,而小姐乃贱者之称”,为大家闺秀所忌。宋代钱惟演在《玉堂逢辰录》中,记有“掌茶酒宫人韩小姐”。由此可见,“小姐”最初是指宫女而言;在南宋洪迈撰的《夷坚志》又记载:“傅九者,好使游,常与散乐林小姐绸缪。”“林小姐”是个艺人。苏武也有《成伯席上赠妓人杨小姐》诗,此诗是赠给妓女的。可见宋代妓女也称为“小姐”。宋、元时姬妾也常被称为“小姐”。改革开放之初,人们习惯把未婚女性、青年女性称为小姐,但到今天仿佛又回到它的本义上来。

  丫头。因古代女孩子在及笄(成年)之前,头上都要梳着两个“髻”,左右分开,对称而立,像个“丫”字,所以称为“丫头”。唐代刘禹锡《寄赠小樊》诗云:“花面丫头十三四,春来绰约向人时。”另外,古代婢女经常梳丫髻,所以“丫头”又成为婢女的称呼,宋代王洋在《大阳道中题丫头岩》诗中写道:“不谓此州无美艳,只嫌名字太粗疏。”并自注说:“吴楚之人谓婢女为丫头。”可能由于“丫头”称呼流行于吴地,北方人不明白,所以王洋写诗为注。从此以后,“丫头”称呼广泛流行,直至现在有的地区仍在沿用此说。

  至于还有称青年男子称年轻女子为“小大姐”的,那是尊敬。也有对一般年轻女子、及自己妻子称为“姐姐”的。如《绣襦记》中郑元和称李亚仙为“姐姐”,那就算是昵称了。(曾祥明)

[编辑:唐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