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志生演“酷”了正德皇帝
——我看民中川剧团重排的《绛霄楼》
http://www.newssc.org】 【2016-05-04 11:14】 【来源:中国川剧网】

  2016年5月1日下午,民中川剧团向观众送上节日大礼,将重排的大型传统川剧《绛霄楼》在成都市锦江剧场隆重上演。开演前,剧场已座无虚席,半是冲着多才多艺又幽默风趣的主角但志生来的。这个戏是流传久远的传统戏,清代傅崇矩的《成都通览》就把它列入“成都剧目”,观众爱看,也是生角的功夫戏,有一定的难度。

  难度在哪里,难度在正德王朱厚照的多重怪异性格,天资聪慧但不爱读书,尤其厌恶《四书五经》;兴趣广泛,从骑射、狩猎到戏剧、音乐,还谱写过“杀边乐”的散曲。14岁登基,不爱坐金銮殿,也不安于三宫六院、嫔妃成群的宫廷生活,干脆另辟“豹房”,在市井、乡村、边关收罗各类他感兴趣的女子,不管对方是何身份,已婚、未婚、寡妇,尤其喜欢异族女子,锦衣卫中一色目(西域)军官还专门为他猎艳,前后有20多位色目女子供他歌舞玩乐。喜欢耍弄猛兽,还差点被猛虎吃掉;他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却不安其位,常带起他的亲信,偷偷溜出北京城,在大同、宣化下诏,要内阁颁发朱寿(他的化名)为威武大将军的印信,出去带兵与蒙古骑兵对阵,差一点当了俘虏;不听大臣苦谏,还为此“廷杖”(金殿处罚大臣,当众打屁股)百余位大臣。游幸江南,恰遇南昌的宁王朱宸濠谋反,借口平叛带着亲信在江宁逗留了一年另两个月。他确实是古来皇帝中的“另类”,为所欲为,玩得人仰马翻、昏天黑地,尤其喜欢与天子礼仪对着干。

  前人写《绛霄楼》,已经是煞费苦心,因正德皇帝太复杂,糗事太多,不好把握,最终把它聚焦在名为江南访贤、实则猎艳的小故事:正德王在江宁(今南京)与妓女季翠英缠绵,季翠英思念从军丈夫伍承业,在转运的军装内暗缝血书,拿获血书的太尉徐敬与皇后、贵妃联手驱季,故意成全已在近卫军服役的季夫伍承业。正德王丑事当众败露,左右为难,不能强占人妻,最终只好听凭季翠英与亲夫回乡。

  但志生钻研传统川剧《绛霄楼》多年,1985年在本市红光剧场首演火爆,川剧名家晓艇、萧开蓉、郭承君等上台赠送花篮,几个剧团要求签约,请他演出。这次演出本他又做了多处改动,增添了剧情的幽默感和趣味性。这次演出取得完美效果已是观众的共识。都知道但志生的胡琴戏悦耳动听,哪知高腔戏《绛霄楼》也是如此优雅动听,无论一字还是二流,都有可圈可点的迷人味道。再加上夫人陈丽霞字正腔圆的唱腔配合,比翼双飞,真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但志生导演和主演的《绛霄楼》,在表演上也倾注了大量心血,他的大派须生扮相原本有皇家气慨,一招一式都不同凡响;能把握正德王好色、倔强、天马行空、不管不顾的性格特征,用眼神、用折扇、用手指各得其妙,恰到好处。讲口、补白幽默风趣,令人忍俊不禁。演职人员也能配合默契,配角、龙套和乐队都一丝不苟,台风谨严。值得肯定的是民中川剧团的乐队,一直在勤学苦练、孜孜不倦,女鼓师郑娟进步快,指挥兼帮腔,效果出色。目前一些省市国营剧团都难以达到这种水平。只因锦江剧场电动二幕故障,给演出带来一点影响。

(张学君)

[编辑:杜佳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