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怀——川剧《还我河山》观后
http://www.newssc.org】 【2015-11-27 10:43】 【来源:四川日报】

  廖艺力

  欣赏戏剧,我大致分了三个层次。第一层是合理,就是说戏剧的故事情节必须符合逻辑(生活逻辑或者规定逻辑),能够在既定的条件下跟观众达成“契约”关系,让戏剧具备真实性。第二层是传奇,要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要么叙事手段新颖别致,让戏剧具备艺术性。第三层是胸怀,做到言外有深意,弦外有余音,为戏剧赋予思想性。

  第一层只能叫编故事;到了第二层基本算是编剧;至于第三层方可叫做剧作家。这三个层次有如梯级,逐层递增,无法直达。也就是说,没有“合理”,“传奇”就是奇怪;没有“合理”的“传奇”,“胸怀”就成了落地凤凰,泯然于众。

  第一层勤奋即可到达;第二层才华方可到达;第三层非气度不可到达。然气度人人有,无非恢弘狭隘之别。于是剧作家之中,恢弘者俯仰天地极目四野超凡脱俗尊为大师,狭隘者囿于情仇精于雕虫娱悦皮相终为匠人。

  尺子在手,长短了然。

  川剧《还我河山》以充满象征意义的“河山井”作为自贡盐商命运的载体,以颜三慎 “(想要好井)租井——(七年不穿)退井——(穿出盐卤)买井——(日军轰炸)失井”的命运跌宕为主线,将王余秀、丹桂等人物的生命遭际纠结其间,形成若干个逐渐添加的“砝码”,让一个自贡盐商人生观、价值观的“天平”真实可信地实现了从“利”到“义”的倾斜,完成了颜三慎从逐利商贾到民族义士的转变。

  显然《还我河山》已经满足了文首所述的第一层、第二层的全部要求。从剧本的技术层面来看,是近几年新创川剧中少有的上乘之作。作品延续了自贡川戏的稳妥、敦实。剧场里热烈的掌声和喝彩是剧目应得的荣誉,是对“自贡状态”的认可和褒奖。

  川剧的传承和发展离不开 “自贡状态”,也亟须更多的、更为盛大的“自贡状态”。正因为如此,我对自贡制造的《还我河山》有了更多的期望。在大多数剧目都还在为达到第一层而狂喜,为奔向第二层而搜肠刮肚的时候,我便开始用尺子的“第三段”来测量“自贡状态”,《还我河山》依然尺有所短。

  整场戏止于“仇恨”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仇恨”的故事结构成了创作的最终目的,降低作品的成色,难成经典。就目前情况来看,《还我河山》依然落于众多仇恨叙事之窠臼,利用舞台比较集中地塑造或者还原了一段历史而已,缺乏向更高品格精神深度的掘进。我认为,复刻仇恨,煽情于仇恨的都不是艺术,真正的艺术作品是安详的、宁静的,没有恐惧和敌意,但她绝不消极,她可以穿过敌人和亲人,刺刀和玫瑰,时间和空间。所以,作为艺术家,我们的胸怀应该超越战争,洞见爱和被爱。文艺作品如果真要以罪恶、仇恨为靶向的话,我希望能刺得更深一点,触及到我们每一个人人性的弱点。

  自贡川剧,既然在技术上已经具备相当的水准,那么能否在给观众视听享受的同时带来一场胸怀之旅呢?

[编辑:杜佳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