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新中国川剧教育的摇篮——磐溪
http://www.newssc.org】 【2013-10-29 15:47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说到建国后的川剧艺术教育,不能不提起规模最大、历史最久的四川省川剧学校;而说到川剧学校,又不能不想起它的诞生之地重庆磐溪。

  那是整整六十年前的1953年春、夏,新成立不久的西南川剧院出于建设一所集演出、研究、培训于一体的大剧院的需要,决定办一个“以团带班”式的学员训练班,初名为西南川剧院附属实验学校。校址就选在重庆嘉陵江北岸的磐溪,紧挨着江北区石门,前望,与沙坪坝重庆大学隔水相对;后看,浅丘起伏,溪涧蜿蜒,农田叠锦,村社疏落。抗日战争期间,那里曾是徐悲鸿等一大批爱国主义进步文化人士聚集活动的一方热土。天回地转,此时成了川剧艺术教育事业的摇篮。当年9月,从成都、重庆招收的中、小学生和重庆原“又新”科班的部分小科生共一百余人在磐溪会集。(不久,又有从成都四川省川剧团演员训练班来的20多名小学员合并入校)与现今的条件比,校舍可以说相当简陋,除一幢仅有几百平方的两层旧楼用作办公室和图书室外,教室、练功房、小舞台乃至教师和女生宿舍,都是刚搭建的茅草房,另一处旧宿舍楼又远离校园千米之外,只有让男生去住。当然,虽是因陋就简,教学与生活的基本条件所需,却也一应俱有。

  1953年国庆过后,学校正式开始行课,办学的方式和宗旨,是将旧科班传艺的某些优长与现代学校的要求相结合,培养既有业务技能又有政治觉悟和文化素养的新型川剧艺术人才。所以,教学内容除了业务方面的文武基本功、身段指法、唱腔吊嗓、教戏排练之外,一并设置了政治、语文、历史、数学等文化课程。学校的教务管理和师资力量配备很强,正、副校长由川剧须生泰斗张德成和经验丰富的戏剧教育家匡文宇二位老先生担任,周裕祥与阳友鹤两名著名表演艺术家分别承担教务主任一职,又从西南人民艺术学院调来赵培镛同志任教导科长(以后长期担任校长)。驻校的业务老师都是从西南川剧院抽调来的表演、音乐方面的名家,有白玉琼、杨云凤、邓蕖如(紫莲)、潘云程、梅春林、张崇德、韩成之、王贵昌、薛义安、刘烈光、秦介仁、龚明光、陈惠琴、刘汉章、鞠子才、帅友三、何炳权等。西南川剧院原“又新”科班的赵又愚、陆建培、李家敏、徐述()、涂卿芳、曾又珠、秦智君、辜钦素等男女青年演员,也作为辅导员协同助教。而西南川剧院众多各行当演员、乐员,更是学校雄厚的后备师资“仓库”,根据教学的需要,由院部安排,此来彼往,轮换执教。各科文化老师则从中学教师和大学毕业生中调来充任。不用说,这是以往和当时任何科班都不能与之相比的教学阵容。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国家安定,百废正兴,社会和谐,人心向上。学校里上下同心,师生戮力,晨攻晚课,教学相长。老师不遗余力,学生勤学苦练。校长、主任深入课堂,身先示范,学生上的第一堂唱腔课,就是由张德成校长与阳友鹤主任联声教唱的《梁红玉》中的【大红闹袄】和周裕祥主任教唱的《红梅阁》中的昆曲【梁州序】。其他的如杨云凤、王贵昌老师的高腔,白玉琼、刘烈光老师的胡琴和弹戏,邓蕖如、韩成之老师的表演身段,梅春林老师的“登打”,无一不是演、唱艺术方面的大家风范,在川剧界内外广受推崇。他们传薪播火,口念心授,对学生毫无保留,许许多多感人情景至今仍积留在学生们的胸臆之中。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那真是有教无类,老师待学生如子女;尊师重道,学生敬老师若父母。半年基本功训练之后,便开始教排一些传统折子戏,使学生对舞台表演进行初步体验。至1954年5月初,在西南川剧院成立周年庆典暨学校正式开学典礼上,首届学生第一次在重庆市内对观众公演,看到台上这一群奶声奶气、稚态可掬的小角儿,虽然远不够成熟,而举手投足却也中规中矩,功夫稳当,做戏认真,灵动可爱,引来山城观众人情的鼓励和称道。以后又陆陆续续经常去一些工厂、部队、学校实习演出,在重庆城乡产生了良好的影响。特别是1956年到成都参加四川省青少年会演,获得了多个奖项,使川剧界大为惊动,尤以基工扎实,台风整肃博得广泛的称赞。

  建校初期的那几年,学生的衣、食、住、行、学方面的费用实行包干制,也就是学生分文不交,由政府通过剧院拨款供给。学生离家入学时,身无行装,只把这个自己这个人带来。一到磐溪,学校就立即发给帐被碗盆等日常用品,赓即又请来裁缝一一量体裁衣。那时,三餐饭食,四季衣服,远不是仅止于“温饱”二字,与当时社会的一般生活状况相比,足可以称之为“享福”了。难怪成、渝两地招生时,有上千人投考,如此优厚的生活待遇,自然是一种强磁力。也足见党和政府对川剧教育事业的重视和巨大投入。首届招收的一百多名学生,年纪大的不过十四、五岁,幼小者仅为七龄顽童,有的夜里还要尿床。为照料他们,学校专门请了两个大妈帮洗衣被。每逢进城看戏或演出,同学们穿着整齐一色的校服,排队走在大街小巷,总要招来不少路人的纷纷议论:“这些娃娃一定是孤儿院的”。那时一般中、小学不像今天均有校服,只有孤儿院的才统一着装。咋一听有点不是滋味,转而一想,有学校养育,有老师照管,就算是孤儿,也是孤儿不孤。

  1955年西南行政大区撤销,西南川剧院与四川省川剧团合并组成四川省川剧院,学校由于办得卓有成效,发展势头良好,正式改制为中等专业艺术学校。此时磐溪的茅草房几经风雨,已成了危房,加之继续扩招新生,原有校舍已难以容驻,于是1957年先迁至重庆城内马蹄街省川剧院部旧地,1958年在迁入成都新南门新校址。迄今60年整,学校由小到大,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数以千计包括演、音、美各类川剧专业人才,成为全川各地剧团的业务骨干和振兴川剧的中坚力量。学校也跻身于全国艺术教育重点学校的行列,虽然几年前已并入四川艺术职业学院,但它在全国戏剧界和戏剧教育界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它从重庆磐溪起步走过的艰苦办学之路及其显赫的业绩,也建国以来川剧发展史上的一页斑斓篇章。

  笔者曾忝居川剧学校首届学子之列,回首六十年前在重庆磐溪的学艺生活,不禁感慨系之,因诌数韵以寄怀:

  甲子一周时境迁,江流万里总连源。

  清泓濯足磐溪浅,细浪浣缨锦水宽。

  艺海无边撑画舫,青霄有梦荡摇篮。

  茂林芳草秀川省,赖有园丁养护眼。

  (作者:邬丰太)

[编辑:张四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