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谈川剧帮腔的“推动性”表现力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3-06-13 10:50 】 【来源:中国川剧网 】

   李秋华

  (成都市川剧研究院,成都,610021)

  摘要:作为帮腔演员,应当力求驾轻就熟并身临其境地根据剧情和台上不同角色的表演,用不同的音调、音色、音量和声腔去烘托舞台气氛,参与角色创造。同时,更应该用具有“推动性”表现力的声腔去承上启下,通过情景带入、激化内心、助长高潮等手法的运用,使剧情发展。

  关键词:川剧帮腔;推动性;表现力

  笔者自幼热爱川剧,上世纪70年代末考入原绵竹县川剧团训练班,半年后就到剧团跟师学艺并很快随团演出。上世纪80年代初调入成都市川剧院一团,并正式成为帮腔演员,现为成都市川剧院国家级二级演奏员(领腔)。

  在30余年的艺术实践中,我格外注重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和艺术水平,注重向老师、前辈和同行们虚心学习,在帮腔上尤其注重音色、特色、角色和个性等方面的训练。为此,让我很快掌握了作为一名帮腔演员所应有的技艺和素养,并成为同行中的佼佼者。30多年来,我先后为我院“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刘芸、陈巧茹、刘萍、孙勇波、孙普协、王玉梅及国家一级演员蔡少波、王超、马丽举办的个人专场担任主要领腔,为他们赢得了荣誉。期间,为刘芸、陈巧茹荣获中国戏剧二度梅花奖,也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时,还分别在他们演出的剧目中以及上百出经典大幕戏的演出,如《红楼惊梦》、《九美狐仙》、《绣襦记》、《白蛇传》、《御河桥》、《拉郎配》、《铡美案》、《庆云宫》、《刘氏四娘》、《山杠爷》、《文成公主》、《江姐》、《激流之家》、《欲海狂潮》、《野鹤滩》、《红梅记》、《燕燕》、《马前泼水》、《乔太守乱点鸳鸯谱》和“孙普协专场”、“蔡少波专场”、“王玉梅专场”、“王超专场”、“马丽专场”、“文东专场”、“张勇专场”、“杨橼专场”与最近新编的《黎明十二桥》等剧中担任领腔。此外,我担任领腔的川剧折子戏《金山寺》参加北京“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日”珍稀剧种展演,或北京专家的高度评价和文艺界的惊叹。值得一提的是,我参加《欲海狂潮》赴武汉黄石参加中国第八届艺术节,还荣获了中宣部“五个一工程”提名奖和四川省委“五个一工程”奖,

  作为帮腔演员,应当力求驾轻就熟并身临其境地根据剧情和台上不同角色的表演,用不同的音调、音色、音量和声腔去烘托舞台气氛,参与角色创造。在舞台实践中,我首先摒弃了传统声腔中“莫词歌”的单一乏味,而是根据剧中人物不同的身份、情绪,辅以不同的手法去润饰声音色彩,用美化高腔传统的行腔方法领腔,用热情奔放的真音或泛音来处理壮烈或欢快的场面等。正因为这样,每场演出我都能基本能“有声”“有色”地与鼓师、乐师、演员配合默契,做到“声情并茂”。为此,得到了专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喜爱我的戏迷朋友们还自发地授予我“金牌领腔”的牌匾,这是对我领腔艺术极大的肯定和鼓励。

  30多年的艺术实践,使我对川剧的帮腔艺术有了更深入地认识和了解。川剧高腔是一种“清唱”即所谓“一唱众和”的徒歌行式,没有乐器伴奏,以“帮、打、唱”为一体,帮腔便是其中非常有特色的部分。演出中,帮腔演员很像是一个局外人、一个旁观者,可以为演员起腔定调、代替剧中人讲话,可以反映角色不便说而又不能不说的内心独白和内在感情,可以用第三者的身份对事件、人物做出评价,甚至可以为作者、观众或剧中人代言,并能在剧情发展的关键时刻以“画外音”或“旁白”的方式,对剧情起着催化、点化的作用。

  这就是帮腔的作用和功能。问题是,作为一名帮腔演员,应该如何让自己的帮腔去达到这些功能。起到这些作用呢?笔者认为:一名好的帮腔演员,帮腔不仅仅是帮助舞台上的演员塑造人物。渲染场景,更应该成为达到这些作用和功能的幕后的“推手”,用自己具有“推动性”表现力的声腔去起到更为重要的承上启下的作用,同时通过情景带入。激化内心、助长高潮等多种手段的运用去概览全剧,“推动性”地使剧情一步步发展。对此,笔者根据多年的实践经验,将川剧帮腔中的这种“推动性” 表现力分为三类,并逐一浅谈如下:

  情景带入的推动性

  在戏曲表演中,情景带入非常重要,因为一出戏演什么事、在什么时间地方发生、当时情况怎样等等,观众如果一无所知,就不清楚演员到底在台上干什么。因此,此时的帮腔就可以通过音乐、唱腔的手段将观众带入剧中情境,并逐渐让观众去感受剧中人物的内心情感。同时,还能让剧场观众很快置身于剧情中,并使台上演员通过情境去表达应有的心情。

  下面举例说明,先看川剧《死水微澜》开场中女主人公邓幺姑与帮腔的一段唱:

  (帮腔):“川西平原一方土/土生土长邓幺姑/朝夕漫游田间路/满怀春情望成都。”(合唱)“苦哇……”

  邓幺姑(唱):“农妇苦,农妇苦。”(合唱)“苦哇……”

  (唱)“三岁割草,五岁喂猪。”(合唱)“算不得苦,算不得苦。”……

  (唱)“十六、七岁嫁了一个憨丈夫。”(合唱)“那才苦。”……

  (唱)“黄花女眨眼成老妇。”(合唱)“苦呀,苦……”

  (唱)“一辈子这样过死不瞑目。”(合唱)“要瞑目……/自从盘古来天辟地/农家女世世代代哪个不?”

  (唱)“我就不……”(合唱)“除非你不做农家妇。”

  (唱)“就不做,就不做……”(帮)“只怕你命薄莫得那个福!”

  这一段《农家苦》的一唱一答,描绘般地把观众带入到女主人公邓幺姑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和内心世界的涌动。唱段中,又通过帮腔不断“推动性”地把剧情做强、做到极致,推动人物性格发展,并上升到历史高度——这是千百年来农村女性悲凉的一生,他们面对残酷无情的生活做好了心理准备为之抗争。

  类似的例子很多,例如川剧折子戏《思凡》开场的一句帮腔:“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不仅一下把观众带入到剧情中,也道出了女主人公的凄凉。又如现代川剧《山杠爷》,一开场通过幕前合唱的四句帮腔:“尖尖山,堆堆平/弯弯路,密密林/坡坡坎坎坑坑/一步一步往前行……”,运用启、承、转、合的手法,“推动性”的将观众带入到一个看似平静而不平静的小山村,显露出一个个看似表面平静却内心燥裂的心灵。再如川剧折子戏《刁窗》,剧中一句帮腔:“满天星斗似琉璃/星月交辉河汉稀”,通过对无垠天空的景色描绘,将观众一下带入到女主角钱玉莲此时此地的心路历程,并“推动性”地将钱玉莲在思索中逐步坚定了“刁窗”并做出“投江”的壮举,以死相随去追逐与丈夫王十朋逝水的梦萦。这一类情景带入的推动性,在川剧剧目中比比皆是。一个好的帮腔演员,应当具备各种情境带入的“推动性”表现力。

 [1]  [2下一页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