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川剧名家蓝光临访谈录
——《川剧老艺术家口述史(成都卷)》之蓝光临篇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3-06-08 09:31 】 【来源:中国川剧网 】

  万平 马丽

  摘要:此系对四川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川剧代表性传承人蓝光临的采访,内容涉及蓝光临先生的从艺经历,赴苏州、上海、法国教学、交流等。

  关键词:川剧;老艺术家;蓝光临;口述史

  蓝光临,男。1935年9月7日出生,四川广安井溪乡人。10岁考入广安“三三川剧改进社”,学须生,坐科7年,业师王贵昌,登台戏为《长生殿》,饰演唐明皇一角。1953年10月,加入四川省川剧团,时年18岁,经彭其年、周裕祥建议,改习文武小生。1958年,随团下放成都市川剧院,工作至退休。

  蓝光临自改小生之后,向著名艺术家彭海清、曾荣华学习《肖方杀船》、《酒楼晒衣》等传统戏,加上新排剧目和自己琢磨的小戏,得到专家首肯,观众赞赏。1959年至1963年之间,先后赴北京、上海、西安、天津、河南、山东、山西、杭州、广东、武汉、重庆等大城市展演。其《夫妻桥》、《李甲归舟》、《越王回国》、《点将责夫》、《肖方杀船》等剧受到朱德、邓小平、陈毅、贺龙、聂荣臻、罗瑞卿、张爱萍、杨尚昆等老一辈革命艺术家赏识,同时得到叶浅予、马连良、张庚、刘厚生等专家学者的好评。其《怀玉惊梦》参加首届戏剧节,戏剧专家郭汉城撰文称赞:“获得了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又有《新民晚报》、《泉州晚报》、《蜀报》先后载文,均美誉“蓝光临为川剧当代第一小生”。其《惊梦》、《佛堂托孤》、《斩经堂》、《肖方杀船》、《摘红梅》、《周仁耍路》等剧目被中央电视台和四川电视台录制成专辑影像、磁带、唱片等,赢得广大观众称赞。

  1983年夏,应苏州市文化局、苏昆讲习所联合邀请,赴苏州讲课、教学3个月,传授川剧之《情探》、《逼侄赴科》、《摘红梅》等剧目。有昆曲、越剧、沪剧、扬剧等剧种的演员参与学戏。又应邀去上海市昆剧团讲戏。向葵正仁、华文漪、梁谷音、岳美缇、刘异龙等昆曲名家传授川剧程式套子和川剧折戏,深受昆剧演员喜爱。至今还有昆剧演员念及此事。

  1989年9月,蓝光临随中国川剧团赴匈牙利、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等国家,进行访问交流演出,其《怀玉惊梦》、《问病逼宫》引起轰动。捷克戏剧专家丹娜女士称其为是“功夫全面的中国川剧小生”。又于1990年10月初,应法国传统演员研究联盟和哈黑达东方艺术培训中心联合邀请,到巴黎讲学,学员有来自法国话剧、歌剧、芭蕾舞、现代舞等表演类青年演员。以川剧文武小生专科,辅以程式套子、脸谱范型,以乘马、虚拟划船、摘花、飞鸟之表象求真等“立体讲学方式”,使外国学生易解、易学、易化、易用。法国文化部官员莫纳说:“蓝教授这次来巴黎讲课传艺、意义深远,时间虽只一月,不可能造就一个有光采的演员,但通过他的阐释、示范、舞台片段演出等多种教学方法,将在法国戏剧土壤中撒播优良的种子,总有一天会开花、发芽,结出丰厚的果实!”这次法国之行,被同行誉为开川剧出国讲学之先河,为扩大川剧影响,赢得了声誉。

  2010年11月26、27日,“川剧表演艺术家蓝光临从艺65周年专场演出”在成都锦江剧场上演。75岁的蓝光临携陈智林、肖德美、王超等弟子,为观众献上了一场难得的川剧盛宴。两天时间里,《装盒盘宫》、《放裴》、《八大锤》和《杨广问病》等十多出蓝光临先生的代表剧目,让锦江剧场重现几十年前打拥堂看川剧的情景。

  采写时间:2011年3月8日下午

  采写地点:成都市川剧院

  采写:万平、马丽

  摄录:肖文军、张浩

  万平(以下简称万):今天有幸对你老进行采访,作为川剧界的老前辈,你从艺66年了,在川剧界如雷贯耳。2010年11月你老还举办了个人专场演出,你的学生们也悉数到场,新老两代川剧艺术家做了精彩的演出,请把当时演出的盛况给我们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蓝光临(以下简称蓝):我补充一点,不是两代是三代人,还有我学生的学生。演出的成功得感谢成都市文化局、成都市川剧院以及我的学生和川剧爱好者,在各方的推动下搞了这次演出活动。我10岁学戏,天南海北都跑遍了,也看到人家搞了很多此类活动,没想到也落到自己身上了、第二,我75岁了,他们说一定要上台表演一下,一是清唱,一是彩唱,我权衡了一下,还是彩唱好,而且要搞一个代表作。有人说,我有很多名戏,我想来十来个戏还是拿得出手的,就找一个受观众欢迎的代表剧目《怀玉惊梦》。

  选这个戏对我来说有很多难处,因为那是一个有唱、有做的技巧戏。我这个年龄已十年不唱戏,怎么办呢?有三点我一直在准备,第一个,飞(梭)台坎,都把他们吓到了,说不准做这个动作。第二个飞跪,我这个动作在家里是怎么练的呢?因为很久没有练了,就把草席拿来,放上两床铺盖,铺盖上放着枕头,飞起来跪到枕头上。几天后,丢了枕头,再练几天就不用铺盖了,再练几天就跪在席子上,不过还是出了点小问题。我们练功是有练功毯的,有一定的缓冲,草席就没有那个厚度,弄不好大腿就“咔”。第三个动作就是倒硬人,我想了个办法——练墙壁功,一天练三次,一次300下。倒的时候只有一次,那天上台一演时就倒了,听到观众在叫好,但那时我听不到,因为我要集中心思。我们有句行话叫“找力”(即着力点),哪个地方做哪个动作,哪个地方该做好多度,有很多层次。

 [1]  [2下一页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