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没有白活的人 值得研究的鬼
——漫谈“巴蜀鬼才”魏明伦自拟的墓志铭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3-04-26 09:36 】 【来源:中国川剧网 】

  廖时权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魏明伦有巴蜀“鬼才”、“戏妖”、“怪才”之誉。“我比拿破仑个子矮,只与鲁迅、曹禺身材相当。反复衡量,没力气玩枪,有条件摸笔,于是操了文学。”

  魏氏之才,以“鬼”行世。搅得艺坛风云四起,著出人世非凡文章。他不仅对“升官图上无踪影,录笔簿里占头名”的元代大戏剧家关汉卿推崇备至,甚至希望将来在自己的墓碑上也刻下这样两行文字:“没有白活的人,值得研究的鬼”。

  “鬼才”说自己的成功秘诀是:“喜新厌旧,得寸进尺,见利(利于适应时代,争取观众)忘义(僵化的教义、定义),无法无天。”

  梨园悟道 炼就女娲“五彩石”

  1941年秋,魏明伦出生于“大千故里”四川内江。他7岁学戏,9岁粉墨登场,艺名 “九龄童”。

  “我的第一个舞台就是桌子!”回忆起当年演出时的盛况,魏明伦扬起手臂,比划着说:“只要我一登台,就有人放鞭炮,送绸缎给我。在舞台门口,也是把我的名字写成头牌。风光无限。”

  不过,14岁的魏明伦便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大打击,“倒嗓”。“戏子无声”的他在戏班里的地位一落千丈。“对于一个7岁就成名的孩子,那种打击太大了。我那时就懂得了世态炎凉。”这段经历对魏明伦以后的成长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敝姓魏。这个字不能简化,姓氏注定委身于鬼,写起戏来便有些鬼聪明、鬼点子、鬼狐禅,总爱离经叛道,闯关探险。于是招来褒贬不明的绰号一一戏鬼!”魏明伦是一个自学成才并长于独立思考的人。唱戏之余总想看书,看书之间总爱联想。

  他少时在传统川戏《潘金莲》中扮郓哥,台前卖梨儿,台下读郭沫若的《少年时代》。读到少年郭沫若单恋嫂嫂时,不禁与台上潘金莲单恋小叔子挂起钩来,异想天开,便去问他那搞编剧、司鼓的父亲:潘金莲如果遇上郭沫若,叔嫂关系又怎样?这问题涉及政要,吓得谨小慎微的父亲一顿臭骂。

  鬼才的每部戏中都有鲜活的女性形象──许秀云、潘金莲、孟娘子、魅娘、霓裳、存妮、荒妹、花想容、杜兰朵等。他说关注女性与天性有关,从小生长在一个戏剧气氛很浓的家庭,9岁便与一帮艺人同台演戏。由于过早地与女人“耳鬓厮磨”,所以不但早慧而且早熟。

  中国人习惯称“炎黄子孙”,但鬼才却称是“女娲子孙”。“西方有夏娃,东方有女娲。女娲是和平、正义、友谊、建设、创造和爱情的象征。西方的夏娃一直延续到现在,为什么我们却忘记了自己的妈妈是谁呢?没有女性,你什么也不是。”

  梨园春秋,炼就女娲“五彩石”,让魏明伦成为当今中国戏剧界人气最旺的剧作家。他创作的剧本曾连续三次荣获全国优秀剧本大奖。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成名作《易胆大》、《四姑娘》、《巴山秀才》三获全国优秀剧本奖。八十年代中期探索作品 “荒诞川剧”《潘金莲》粉墨登场,该剧突破了戏剧的边界而锲入了社会历史领域。褒褒贬贬、毁毁誉誉,举国闻名、尽人皆知。《潘金莲》硬是在一片激赏与贬伐声中,南征北战——观众爆满,飘洋过海一一欲罢不能。九十年代代表作《夕照祁山》、《中国公主杜兰朵》、《变脸》在海内外演出与出书,反响较大,分别获得文华优秀编剧奖、曹禺戏剧文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中国戏剧节优秀编剧奖、巴蜀文艺特殊贡献奖、振兴川剧优秀编剧奖。

  电影《变脸》获金鸡奖、华表奖及国际电影节五十多项奖励。川剧《变脸》剧本还被收录进《语文》九年级下册中,节选的是《变脸》剧本中“水上漂收留狗娃”一节,共有近6000余字,与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勒曼的《音乐之声》三部作品的节选一道收录在第四单元中。

  魏明伦曾被新华社《半月谈》公布为中国当代九大剧作家之一、《艺术家》评选为1989年中国艺术界十大神秘人物之一、新时期中国戏曲界四大怪杰之一。

 [1]  [2]  [3下一页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