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漫谈戏曲中的水袖技法与表演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3-04-25 09:09 】 【来源:中国川剧网 】

  作者:田芳

  戏曲服装来源于生活,但不是对生活的简单模仿和照搬,而是经过了艺术加工和处理,它比生活更夸张,更鲜明,更能表现出剧中人物的社会地位。

  水袖,是传统服装的一个组成部分,它起源于古代真实的生活。演员为了借助水袖来表演,先在袖口上加块白布作为水袖,后来发展成为白绸子更增添了美感,在演出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其特点,以虚拟的动作传神,以夸张方法取胜,以节奏鲜明见长。从角色、行当的划分到身段的表演,历代戏曲演员设计了许多优美的水袖动作与技巧,给人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一、借水袖动作表现人物情

  水袖功是非常重要的。许多繁复的身段都要水袖配合来表演。但真实生活中,人绝没有随时舞动袖子的道理。舞水袖是一种艺术手段。艺术又是生活的加工、夸张与美化。在戏曲舞台上,当表现人物情感的时候,有重点地舞动水袖,往往不仅给人以美的享受,而且加强了表现力,使人印象深刻。由于表演者明确了此剧,此时此地用此水袖动作的目地性,绝不是为炫耀自己的水袖功,而是服从于剧中人物的需要,用来表达思想感情而打动观众的。一些艺术家们借助水袖动作来表现人物情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也为我们今后的人物刻画起到了很好的借鉴作用。京剧大师梅兰芳在《贵妃醉酒》中,就运用了投袖、拂袖、抖袖等多种水袖动作表现杨玉环的幽怨、凄婉之情。

  穿带水袖的服装,一举一动都与全身动作,舞台部位以及音乐节奏等有着密切关系。用得好,有助于人物刻画,为表演生色,否则,成为累赘,起不到好的作用。程砚秋的水袖表演功夫精深,曾经总结出一套水袖表演动作要领,被后辈演员奉为圭枭。他在电影《荒山泪》中饰演张慧珠,就有近百种水袖动作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尚小云演《乾坤福寿镜》在“失子惊疯”一折里,胡氏寻子不着,精神失常,他就使用了转袖、抓袖、抛袖等多种水袖技巧,精妙绝伦,美不胜收,把人物的规定情感表达得入木三分。

  二、活用水袖技巧于表演之中

  关于水袖的具体技法有多种多样,程砚秋先生曾总结十个字,为“勾、挑、撑、冲、拨、扬、掸、甩、打、抖”。后人又发展了十个字为“翻、搭、绕、云、旋、抓、摆、拉、垂、刀”。这里我就不一一细说,只把我个人的体会简述如下。翻袖用法,中指,食指用劲,用“扬”、“抖”,往往先翻袖,有单、双、上、下、左、右的不同,这一动作用得较多;绕袖用法,中指捏住水袖中缝,转腕子,水袖绕手上,如《三击掌》中唱“不能不能万不能”时,双手绕袖,举至右肩甩下去。绕袖可正,可反,此袖如拧麻花;云袖用法,云手袖,连续云手,圆而不乱,可正可反,尚派多用此袖法;旋袖用法,手掌平伸,以肘带动腕子旋转水袖,两掌中如同各托一圆盘转动非常绝妙;刀袖用法,两袖抡动如大刀花,有正,有反。再如秦腔《打神告庙》就是水袖运用较多的一折戏,当敫桂英怀着一腔悲愤跌跌撞撞地跑到海神庙,大喊“海神爷”,这时演员运用了“双直抛袖”快速“双抓袖”的技巧,表示见到海神爷时压抑不住悲愤的情感,冲到海神爷面前时借鉴了基本功中的“双后抛袖”随着刺滑动作上身平躺于地面,水袖在滑动中随身落下,此时把人物的心理活动和水袖的表演技巧结合在一起,表现得淋漓尽致,非常符合人物此时此地的心境,这一技巧的运用正好与观众的审美情感趋于一致,达到主客体的统一,增强了人物的感染力,把人物的一腔愤怒乃至神魂颠倒,使水袖技巧与舞蹈身段相糅合,创造出一个有血有肉,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当希望彻底破灭,她决定以死了结时,走上神案的敫桂英撕下水袖向空中抛去,一条白绫缓缓而下。她手抚白绫,然后转身,表现了人物敫桂英的复仇意志,又一次展现了柔弱女子的刚烈性格。 一个好的演员能够根据自身的条件和对人物的理解、感受,借用戏曲程式舞蹈的表现手段塑造人物,不只局限于外部形态,而且要深入到对人物精神,灵魂的刻画之中。所以,《打神告庙》这折戏,演员的水袖功不管是收是放,是动是静,也不管动作幅度是大是小,都会给人们留下一种情之所至的感觉。一双水袖化入了人物情感之中,又与身段、表演、音乐融为一体,达到了形与神相结合,动与静相结合,只有这样才正是水袖艺术魅力的所在。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