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半个月亮》升起来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3-04-18 09:48 】 【来源:中国文化报 】

 心灵博弈

  赵 忱

  《半个月亮》自安庆来,必须要看看。看了,有点心惊胆战,比较心满意足。心惊胆战,是因为《半个月亮》很难;心满意足,是因为《半个月亮》不俗。

  这是一出黄梅戏。来自安庆的戏,当然是黄梅戏。安庆是黄梅戏的故乡。这出戏的女主演不是大名鼎鼎的韩再芬,是好像默默无闻的王琴。原来也是一级演员,果然精湛,扮相及唱功都好得很,让人体察到了久违的黄梅戏“五朵金花”时代的幸福。男主角之一是黄梅戏剧坛上的不老松黄新德。20多年间,五朵金花或凋零,或暗香,或独放,总之,早已散落到四面八方。而这棵不老松一直坚守在黄梅戏土地上,像一颗全心全意的螺丝钉,哪里需要就牢牢地钉在哪里。自然,哪里都需要黄新德。为此,他早已成为最美的绿叶。这一次,黄新德做的是一片“有毒的绿叶”,一个反派,一个末日之徒,一个多情、分裂、歹毒的叫做渡边的日本军官。

  我没有料到《半个月亮》是这样的。我甚至不忍心听到皖南至今美如仙境的古村落曾经发生过那样的故事,哪怕只是类似也不行。无论是宏村、西递,还是其他若干无名古村落,确乎是人类了不起的遗产,一种在当下中国看来十分奢侈的美好。虽说安徽不像江西那样会做文章,把独家婺源推广得几乎家喻户晓,但皖南系列古村落的自在与完美绝对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美的存在。在初春季节,在油菜花盛开的季节到过皖南的人,若是见过宏村,见过什么村,见过山水相依、天人合一的盛景,一定会择日做个回头客,一头扎进去,忘乎所以地享受不可思议的清净与自在。要知道,婺源在过去,只是皖南的一部分。后来,婺源划给了江西,徽州变成了黄山,皖南黟县、歙县一带的独特魅力在舆论上似乎被弱化了下去。但是,一直有很多人,一遍一遍地前去,或是一次又一次梦回。

  这一次,他们用一出戏把人带到了皖南。

  他们是安庆市大家文化传播公司和安庆市黄梅戏艺术剧院。

  吴敬东是大家文化传播公司的老总。《半个月亮》由他创意策划,由大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担主要投资。这不是一时兴起。虽说大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民营企业,但多年来一直以发展黄梅戏文化为己任,7年前还创办了安庆黄梅戏会馆,至今已接待观众30万人次,成为安庆本土一个享誉全国的文化品牌。近年来,大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又组织有关人员发掘整理并出版发行百段黄梅戏老唱腔——《寻找湮逝的黄梅》,投资拍摄大型纪录片《大戏黄梅》;公司还在黟县建立“中国碧山戏剧文化创意基地”,为中国戏剧创作人才提供全方位服务。《半个月亮》就是根据黟县民歌《十送郎》创意策划所得,可谓碧山戏剧文化创意基地问世后的力作。

  所谓力作,须得有厉害的人弄得。

  吴敬东厉害。他有钱有爱有慧眼,盯准了安徽的两块宝——黄梅戏和古村落。

  编剧余青峰厉害。他有才有德有耐心,十易其稿,把鬼子与汉奸都写成个人,担了好大的风险。

  导演王晓鹰厉害。他有心有智有本事,深入古村落,发现凤舞,捕捉住《半个月亮》的核心形象、意象。

  作曲徐志远厉害。舞美刘科栋厉害。灯光周正平厉害。音乐一点儿都不闹,却直指人心;舞美一点儿都不复杂,却要什么来什么;灯光一点儿都不炫目,却很会随机应变。赏《半个月亮》的夜晚,除了被情感刺痛、被思辨牵扯,觉得一切一切,都细致精致得了得。

  《半个月亮》的故事最后发生在唐村。这虽然不合我意,却可能是历史的真实,至少,是戏剧的权利。就是那样,很简单,很壮烈。美丽的村子里有美丽的莲花姑娘,多情、善良、倔强,特别会唱歌。她爱,只一心一意地爱打鬼子的山哥哥;她唱柔情万种的《送郎歌》,只为情哥哥一个人唱。偏偏,一个垂死的鬼子在战败之际复原了一丝人性——出于对夫人千惠的深情怀念,他想听中国姑娘莲花唱的《送郎歌》。于他,这是一件唾手可得的小意愿;于她,这是宁死不能从的大原则。僵持之间,善者更善,恶者更恶。原本不过一首情歌,唱与不唱却关联着全村老少的性命——山哥哥的妹妹岚儿为此已经被逼自绝生命。

  善与恶始终尖锐地对峙着,这个简单的故事简直没办法讲下去,《半个月亮》始终如一柄雪亮的剑,横亘在莲花与乡亲们的脖颈上。观众,如我一样的老牌观众也不得不屏住呼吸,急切地想要知道这《送郎歌》究竟是唱还是不唱啊?

  还是唱了。莲花在渡边的牢狱为死去的山哥哥放歌,这一唱竟是永别时的深情哀号,这一唱竟是力拔山兮的盖世豪迈。在《半个月亮》的最后时刻,《送郎歌》变成锋利的刀,刺向渡边的心灵,使得他在难得清醒的刹那走向死亡。而凤舞,作为唐村的传统,继续在传统的节日风行,最后成为皖南古村落的文化标本,镌刻在宗族祠堂的墙壁上,世代睁着眼,看来来往往的后人是否喜爱并懂得这份泣血的凝重与美好。

  《半个月亮》的出品单位与主创人员们弄懂了凤舞,弄懂了黄梅戏与古村落的关系,弄懂了安徽与黄梅戏的关系,弄懂了人与情的关系,弄懂了人与人性的关系。

  所以,《半个月亮》真是很有难度的戏,特别是,它试图揭示日本鬼子与汉奸的内心世界,这样自取其难的勇气,不能不令人感佩。

  《半个月亮》自然不会自满,为了美丽的圆满,它会自查其缺。我愿由衷祝愿。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