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在大笑中思索——观话剧《夏洛特烦恼》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3-04-16 09:11 】 【来源:中国文化报 】

  张丽红

  “开心麻花”的爆笑喜剧《乌龙山伯爵》曾给宁波的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近期“开心麻花”另一代表作——《夏洛特烦恼》登陆宁波大剧院,给这里的人们再次送来许多欢乐。

  这场被称为“找回青春、找回真爱的爆笑历险”在这样的场景下徐徐展开:国际芭蕾巨星邱雅正在豪华酒店举行婚礼。为初恋祝酒的男主人公夏洛看着周围事业有成的老同学,心中泛起酸味,借着醉意大闹婚礼现场,甚至惊动了110。而发泄后的他却趴在马桶上睡着了。梦里,他重回高中,报复了羞辱过他的老师、追求到心爱的女孩、让失望的母亲重展笑颜,甚至成为知名作家。一连串事件在不可思议中火速发生。他拼命告诉自己这是个梦,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话剧表现了主人公夏洛对于生活的焦灼和惶惑不安,也反映了当代青年面临的生存困境,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呐喊与宣泄之时,只能借助于梦境来诉说。梦境是夏洛的内心世界自由自在、毫无拘束的表达,他要把自己一切从未实现的梦想一次性实现。更重要的是,梦境是对现实生活中各种不公平、不正义现象的无情讽刺。

  这些讽刺不仅为该剧增加了“笑果”,更使得话剧有了思想上的张力与高度。如梦境中讽刺了学校师生之间情感的冷淡,夏洛不得不用跳楼的方式来逃避责任;讽刺了现代家庭中情感的冷漠,夏洛的父亲在夏洛出生后就下落不明,因此取名“夏洛”,马东梅的父亲马东也不见了,因此取名为“马东梅(没)”;讽刺了官员的腐败,袁华因为是区长的儿子,一篇《我的区长父亲》能获得全区作文比赛一等奖,后来袁华父亲因为戴了几块名表被双规了;讽刺了学校教育的失败之处,夏洛三番两次被黑社会暴打,而黑社会却是“好学生”袁华叫来的;讽刺了当前选秀节目中的种种不公平现象,一些人借助于“潜规则”而上位。这一切清醒时分不敢说的现实社会中的种种不公平、不正义现象,统统借助梦表达出来,实在是巧妙。

  不过,如果只是停留在讽刺、停留在内心压抑的一次宣泄,该剧的思想性和教育性就会大打折扣。观众一定会注意到,全剧后半段剧情逐渐走向平静,变得深刻:在梦中,夏洛喜欢的邱雅充满铜臭的嘴脸,为了个人名利而不顾他的任何感受;他去寻访自己曾厌弃的马东梅,可此时的马东梅已经与傻春生活在一起,虽然贫穷,却相濡以沫;当夏洛病重无望之时,多少人冲着他的财富而来,嘴脸是如此丑恶,而唯有马东梅带着一盆自己嗑好的瓜子来看他……在种种情节的揭示下,爆笑过后的观众不得不沉思——生活的本质究意是什么?生活中最值得珍惜的东西是什么?

  梦醒了,夏洛还趴在马桶上,邱雅的世纪婚礼在继续,真实生活中的马东梅还在大喊大叫,那些事业有成的同学还在身边。而此时,夏洛分明已经在梦中领悟到了什么是人生中最珍贵的东西——那就是真情,超越地位与财富的真情。人生确实不能没有梦想,但梦想要在平实、真实的生活中起航。人生也不只有压抑和焦灼,还有宁静、平和的生活。夏洛在梦中所领悟到的东西,正是要启示观众的:每个人的生活都是值得珍惜的,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值得品味与享受的。

  剧中最闪亮的一笔莫过于结尾处时,现实与梦境两个时空的完美缝合。在这幕中,男主角夏洛与母亲隔空观看一场葬礼,全剧也在夏洛做出选择时戛然而止,留下空间让观众慢慢体会。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