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专栏讲座】 魏明伦:“我”的潘金莲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3-04-10 10:23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专栏——在文学馆听讲座】

讲 演 者: 魏明伦

讲演时间: 2006年9月9日 上午9:30-12:00

主持人:傅光明(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

主讲人:魏明伦(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主持人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在文学馆听讲座,今天我为大家请来的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杂文家、有“巴蜀鬼才”之誉的魏明伦先生。

报告文学作家陈祖芬十几年前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魏先生,说他“鬼才长得像小鬼。孩子般的个头,孩子般的小手小脚,只有耳朵是大的,耳垂是大的。……他穷困的年头太长了。他7岁学戏,9岁成为四川自贡川剧团的九龄童。”他今年65岁,若从九岁算起,工龄长达56年。“……他挥洒的戏剧叫人眩目,他干巴的履历只有一行:自贡川剧团。1958年他写文章为诗人流沙河鸣不平,‘应该’划为右派。可是又不到18岁公民年龄,不戴右派帽子,只记右派言论,下农村劳动三年。……他一辈子做了两件事:写戏和写检查。写检查的文字比写戏的文字要多。……80年代可以写戏了,第一届全国优秀剧本评奖时,他一个人的两部戏获了奖。他是一级作家,而他填表时一到学历那栏就卡住。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中唯一连小学文凭都没有的人。”的确是“鬼才”啊!

在川剧《潘金莲》之前,恐怕没有人会想到,他会把古今中外的武则天、潘金莲、贾宝玉、施耐庵、七品芝麻馆、红娘、安娜·卡列尼娜、女记者、法庭庭长等糅在一个戏里。可见“鬼才”之鬼!

陈祖芬还说:“魏明伦觉得施耐庵很可能吃过女人的亏,仇恨女人,笔下的女人太多淫妇恶婆。潘金莲这个家喻户晓的坏女人的沉沦,其实也有社会历史的原因。如果在今天,她可以向法庭上诉她的婚姻没有爱情的基础,她也可以在街道办事处办协议离婚。潘金莲作为一个女性符号,或可重新认识。”

“或可重新认识”也正是魏先生写《潘金莲》的初衷,并由此引起轰动。而且,它轰动效应已经超出了一部戏剧,成为社会关注的文化事件,给思想界带来极大冲击。下面,我们欢迎魏先生讲“他”的潘金莲。

朋友们,今天我非常荣幸,承蒙现代文学馆不嫌我是拿不出小学文凭的人,请我来谈谈自己的创作体会,我感到很荣幸,先向文学馆致谢!

首先我要抱歉地说明,我的口才不好,第一是普通话不标准,我这是四川普通话,或者叫普通四川话,总是不标准,即便说四川话,稍微流畅点儿,我的口才也不算太好。我说口才不好是跟我的文才相对而言的。我是凭文才吃饭的,不是凭口才吃饭的。如果我凭口才吃饭,就是“说客”,就是演说家了,所以我还是凭文才吃饭的。我的口才相对于文才来说,逊色多矣。我的口头表述跟我的笔头表述,尤其是经过苦吟而成的笔头表述的差距非常非常大。我首先抱歉,等会儿我说的时候大家都可以发现我的口才不算好,只是可以说说而已。这是第一个要说明的,大家一定不要把我当成易中天,期望我上台口若悬河。易中天主要是靠口才成名,李敖、余秋雨,是文才、口才兼备。刘心武是能写会说。我的口才远远不及他们,但是文才呢,那是各有各的特色。口才我不行,很少在大型场合演讲。今天是例外了。

第二,刚才傅先生已经说了,我的学历最低。我从来不隐瞒这一点,我就是一个只有小学三年级的,小学文凭都拿不出来的一个所谓的作家。我今天来——我们这个是《金瓶梅》系列讲座嘛——算是第六讲吧,我这完全是班门弄斧,我不是《金瓶梅》专家。《金瓶梅》当然看过,那是八十年代中期从吴祖光先生、萧乾先生他们那儿借的,从韦君宜、严文井那儿借的。虽然看过,但说不上对《金瓶梅》有什么多大的研究,我来讲述《金瓶梅》,不够资格。

正如傅先生所说,今天我要讲我自己的,讲“我”的潘金莲,或说是“我”的潘金莲所引起的“潘金莲风暴”,那是二十年前。

 [1]  [2]  [3]  [4]  [5下一页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