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落霞与孤鹜齐飞
——看淄博市京剧院《诗杰王勃》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3-03-26 09:28 】 【来源:中国文化报 】

  安 葵

  王勃是初唐诗坛四杰之一,他的作品影响了唐代的诗风,受到后人高度赞誉,但他只活了短短的27岁,史籍中留下的生平事迹也较少,因此要把他搬上舞台难度是很大的。淄博市京剧院和《诗杰王勃》主创团队怀着对民族文化和诗人的崇敬,以饱满的热情和丰富的想象,塑造出诗人王勃的艺术形象,舞台充满诗的韵致,看过之后让人感动。

  在王勃的名篇《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和《滕王阁序》中,我们可以感到诗人悲怆的情怀、深沉的感情与旷达的人生态度。“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喜欢古文的人大概都会反复吟咏这千古名句。但秋水与长天在澄澈中又带着悲凉的色彩。“悲哉,秋之为气也!”年轻的王勃也不能不继承着中国文人悲秋的天性。然而王勃悲而不戚,在滕王高阁之前,面对“朝飞暮卷”,静观“物换星移”;在这秋水长天之中,有孤鹜在翱翔,他孤独但不孤寂,有明丽的落霞与他相映衬、相陪伴。大概正是这意象激发了剧作家的想象,着重塑造出王勃孤鹜般卓尔不群的性格,并虚构了一位柔弱却又多情的女子落霞,演绎了一段虽不撕心裂肺却也刻骨铭心的爱情,把王勃书写《滕王阁序》置放在二人生死离别之中,更引起人们的同情和惆怅。

  既追求功名成就,又追求在文学上有所建树;愿望不能实现,理想常遇挫折,思想上便会产生矛盾和痛苦。这是唐初诗人的共同特点。骆宾王被系狱中,以蝉自喻:“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在狱咏蝉》)卢照邻借史言志:“何必疲执戟,区区在封侯。伟哉旷达士,知命固不忧。”(《咏史》)而杨炯却说:“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从军行》)剧中写王勃投身沛王府,因被权贵利用陷入其中而受贬;再入虢州任职又因小人的妒忌被陷害……这本应是一个英雄有用武之地的时代,但诗人难以找到自己的位置。

  扮演王勃的田磊因在《北风紧》中饰演施宜生而为观众所知,这次塑造了新的人物,表明演员具有较强的创造力。唱腔刚柔适度,在一些地方使用武功也恰到好处。在死囚牢里的一段唱表现了王勃的无奈和痛苦。“到如今犹如孤鹜遭囚禁,顷刻间冷冷清清赴幽冥。”情感复杂凄恻,韵味悠长,耐人回味。

  扮演落霞的青年演员常小飞也很好地演出了人物的气质和情感,在王勃被打入死牢后,她以“内眷”身份来探视,表达出“愿与你天上人间永相随”的真挚情感。她又深深理解王勃彰显文采的愿望,希望他能闻达于世,在病中得知有人召文士写《滕王阁序》,又力促王勃去一展才华。为了心爱的人,绝不让儿女之情成为爱人的羁绊。这一丽如晚霞的女子确实堪与“孤鹜”齐飞。

  唐代的诗人留下了许多写友情的动人诗篇。“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李白《赠汪伦》)“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杜甫《梦李白》)而王勃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更写出了超越古今的情感。剧作家以此构思出杜镜与王勃的生死之交,更广阔地表现出了王勃的精神世界。但也许由于篇幅所限,这条线写得还不太充实,使人略感遗憾。

  王勃的一生带有浓重的悲剧色彩,但中国戏曲不以引起观众的恐怖和怜悯为目的,而是要以悲欣交集唤起人们高层次的审美追求。导演紧紧把握住了中国戏曲的美学特点,在秋水长天般的叙事中也时而穿插如“写序”时群丑阿谀奉承等喜剧性场面。全剧张弛有致,发挥了京剧的特点和长处。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