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名家
川剧名丑赵又愚(四)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3-02-06 09:49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重庆市艺术研究所 曾祥明 著

 

  第四章

  观众争说赵又愚

  在繁忙演出中提高

  1955年撤销西南区后,西南川剧院也随之改组,与四川省川剧团、省文化局戏曲研究室合并组成四川省川剧院。剧院下属三个团,重庆为一团,成都为二团,再由一二团抽调

  各行几名主要演员组成省三团。其阵容为——

  小生:曾荣华、谢文新、萧又和、刘又全、晓艇;

  旦角:陈书舫、戴雪如、筱舫、竞艳、余果彬;

  小丑:刘成基、周企何、赵又愚、彭正地;

  生角:蒋俊甫、崔亚鸥;

  花脸:陈又刚、胡明克。

  省三团的主要任务是搞实验,没有固定的驻地,在成渝两地交替演出。

  赵又愚在省三团期间,除了参加所搞的实验剧目《柳荫记》、《陈三五娘》的演出外,还参加了宝成铁路的慰问演出,并演出了《炼印》、《意中缘》等戏。特别是《炼印》一剧,系华东地区闽剧的获奖剧目,经周裕祥老师排导后,观众和行家们对赵又愚在《炼印》中饰演主角杨传的成功,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1957年到1958年,赵又愚先后随省川剧三团和省川剧一团在成渝两地参加演出了《萝卜园》、《樱桃树》、《红梅记》(上下本)、《孔雀胆》、《闹齐庭》、《恩仇记》、《芙奴传》、《谭记儿》、《赵盼儿》、《杜十娘》、《卓文君》、《折桂斧》、《阿绣》、《魏化龙》、《比目鱼》、《竹林堂》、《杨广逼宫》、《武采桑》、《挡幽》、《赠剑斩巴》、《西川图》、《描容奔番》、《九锡宫》、《晏婴说楚》、《御人妻》、《赠袍跪门》、《坠马》、《耒阳任》、《苏秦拗考》、《秋江》等大戏小

  戏。在重庆市委礼堂为周总理、陈毅副总理(赴万隆会议途经重庆)演出、在成都金牛坝招待所为中共中央成都会议和为毛主席演出。

  赵又愚之所以成为当今川剧的一代名丑,是和他当年繁重的演出,所继承的表演艺术和积累的舞台经验分不开的。从五十年代起,他的老师周裕祥先生就逐渐投入了导演艺术,原西南川剧院、四川省川剧院和重庆市川剧院的一大部分保留剧目,大部分都是周老师导演的。正是赵又愚,接替了周裕祥老师的代表剧目和表演风格。周裕祥先生的一批塑造历史人物的袍带丑戏如《赠绨袍》、《烹蒯彻》、《晏婴说楚》、《西川图》、《江油关》等戏,被赵又愚继承了过来;周老师的一大批需要大段演唱的重头戏,如《万山观画》、《耒阳任》、《西关渡》等,当年嗓音条件颇好的赵又愚也继承了过来。就是周先生的一些塑造叫化子的襟襟丑戏如《花子骂相》、《花子盘馆》、《花子告贫》等,赵又愚也接过了手。赵又愚不仅成了擅演袍带丑、褶子丑、襟襟丑戏的全挂子,而且在周老师的培养下,也演过一些生角戏和武生戏。这对他后来在《皇帝与奸谍》中塑造秦桧,在《长平之战》中饰武生赵括,在《血溅乌纱》中饰赖水镜、《武则天》中饰裴炎等形象,都大有裨益。在当年的西南川剧院、四川省川剧院一团,都是阵容齐整、名家林立的,赵又愚之能获得如此大量的演出机会,塑造如此众多的人物形象,除了客观需要,演出甚多以外,还与他自己的努力分不开。出科后的几年实践,使赵又愚的名字,一逐渐为重庆的川剧观众所熟悉。

  声名鹊噪扮“阿鼠”

  1956年,浙江省苏昆剧团到北京演出了一出思想性强、艺术性高、人物刻画鲜明的好戏《十五贯》。该剧在京华一举轰动,周恩来总理誉之为“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首都各报也纷纷发表了关于《十五贯》的评论文章,《十五贯》因之风靡全国。重庆市各戏曲团体,川剧、京剧、越剧都先后移植上演了《十五贯》。其中,四川省川剧院一团演出的弹戏声腔的《十五贯》很受欢迎,演出时间由当年六月到十月,长达四个多月,有时甚至一天两场,观众仍络绎不绝。22岁的青年演员赵又愚,便是省川剧院一团《十五贯》一剧中娄阿鼠一角的扮演者。

  观众喜欢赵又愚的表演,是他灵活的身段,是他从灵活的身段中刻画了狡赖、多疑的娄阿鼠的性格。特别是在《访鼠》一场中,赵又愚表演的娄阿鼠,与私察暗访的苏州知府况钟之间的斗争,更为引人入胜。

  在《访鼠》中,赵又愚所扮演的娄阿鼠,在杀人越货、又听说况钟重审此案后,他怀着疑惧的心情上场,但表面上力求镇静,而且一直是在为脱祸而寻求出路。当他来到东岳庙求签时,被乔装改扮的况钟在肩上一拍,赵又愚的表演是:最初猛然一惊,但到看清楚来人也只是一个江湖测字先生时,随即就镇定了下来一-并不显得过份的惊惶,虽疑惧满腹,却表面镇静,的确是一个狡滑成性的江湖人物。当被况钟点破是“偷了人家的东西,造成一桩大祸”的时候.他大吃一惊,但表面仍能镇定,把人物内心表现得不火不温:随之,娄阿鼠使出流氓的手段,告诉对方说彼此都是江湖人物,不必使用江湖手段。赵又愚表现那种无赖的神情,那种强词掩饰的心理,是近情入理的。一直到况钟指出“被偷的一家可是姓尤”时,他才惊慌失措,才五体投地地信服了况钟,才把心事告诉了这位萍水相逢的测字先生。在这场戏中,赵又愚的表演非常成功,极有层次:从不愿意和这个人答话,到愿意交谈,从毫不相信,到倾吐心腹,准确地刻画出娄阿鼠的狡赖性格。在最惊慌失措而从板凳上翻身而下的时候,他立起身来嘴里也还不停地念着“叫你不要用江湖诀不要用江湖诀,你偏要用江湖诀”的埋怨的话。来掩饰自己的张惶,把一个活灵活现的娄阿鼠再现在观众面前。

  一位笔名叫“淙馆”的同志,看了《十五贯》以后,写了三首竹枝词,发表在《重庆日报》1956年7月21日第三版上,其中一首便是称道赵又愚的。诗云:

  老鼠从来性善疑,

  跳梁穿洞费心机。

  舞台演出鼠模样,

  观众争说赵又愚。

  赵又愚,凭着对娄阿鼠人物形象的塑造,更广泛地走进了山城川剧观众的心中。就是这一年里,赵又愚在重庆市第一届戏曲会演中,荣获演员三等奖——须知,这次会演,是老中青三代演员的竞争,荣获一二等奖的,大都是赵又愚们的师执辈。

 [1]  [2]  [3]  [4下一页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