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优秀剧作
川剧《文武打》剧本(高腔)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12-20 09:14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相关视频:川剧昆腔《文武打》(许明耻、赵文学、杨又村:原授教师黄开文)

  川剧《文武打》剧本

  (高腔)

  (李文杰口述 辛之校正)

  人物:陈仲子——(小丑)简称“陈”

  奇人——(净角)简称“齐”

  公孙丑——(生角)简称“公”

  (陈仲子上)

  陈: (对子)茅垦复霜草,窗外日迟迟。(白)学生陈仲子。刻崴仲冬,家母身染沉疴,医人屡治无效。昨闻老母望子心切,不顾朝露,径往东庄一望,以尽人子之道。母有爱子之心,杀鹅肉与子充饥。圣人有云: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当母在床,不好拒绝,也只好忍而食之。出得庄来,寻一 幽静地方,待我来吐之。哎哎喂!

  (齐人上)

  齐: (对子)一生坐享荣华贵,只想一天一个醉。(白)南庄赴宴而归,佳肴美酒,尽力饱餐,不觉酩酊大醉。待我来找一个偏僻之所,吐之。哎哎喂!

  陈:哎哎!(互应三声)

  齐:呀!老爹正在一旁哇而吐之,是何人竟敢学起老爹来了?待我观看:(四顾)原来是仲子这个穷酸。我不给他一点颜色看,他不知道老爹的厉害。去你娘的!

  (一拳)

  陈:哎呀……学生正在一旁吐之,不知何人拦腰击我一拳?待我观看:原来是齐人这个狗才。此人横蛮凶猛,不用瞅睬于他,我当行小道而避之。

  齐:我行小道而拦之。

  陈:我往大道而藏之。

  齐:我往大道而截之。

  陈:唉唉唉,齐老先生!学生行小道,你亦行小道;学生行大道,你亦行大道,未必然这两条道路,竟被你一人独霸了乎?

  齐:独霸便独霸,你把老爹做个啥?

  陈:哽!我倒想说你两句……

  齐:说我什么?

  陈:你呀!乞儿待我如何?

  齐:哼!乞儿便是个乞儿;我这个乞儿,就与你那些乞儿大不相同。

  陈:乞儿便是乞儿,又有什么不同?

  齐:我一日之餐,当你平生之用。

  陈:你浑身臭气,怎比我一世之香!

  齐:你僻居于邬陵,好一似缩头的蚯蚓。

  陈:求乞于东郭,恰似那伸颈的鹭鹫。

  齐:你别母离兄,那成天理!

  陈:旷妻弃妾,怎晓人伦!

  齐:捡烂李子充饥,你与那蛆螬虫争食。

  陈:赴祭孤酒过活,你与那魑魅鬼分贼。

  齐:芦席打草履,做你那贫贱的生活。

  陈:抱箪瓢持竹杖,现出你那丑态的行藏。

  齐:裸裸身旁,全无半扎罗哆。

  陈:你嘴上油腻,恰有一寸多厚。

  齐:你羊披虎皮,终不济事。

  陈:狗筋多,你少讨明目。

  齐:明目不明目,放你娘个驴子大布。

  陈:请问齐老先生,布者何也?

  齐:布呀屁,屁呀布,倒放你娘个驴子大布。

  陈:哎呀呀呀呀,我道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却原一屁之谈。我当远以避之。

  齐:转来!

  陈:齐老先生。

  齐:饿殍!

  陈:学生去得好好的,叫生转来意欲何为?

  齐:老爹今天说你不过,我要过打。

  陈:要打……请问齐老先生,或是文打?或是武打?

 [1]  [2下一页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