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票友
[川剧票友] 川剧跌宕百年岁月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8-15 08:58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李香香

  戏,台上的痴儿,台下的愚夫。在悦来茶园,一台台川戏唱了百年,才子佳人,悲欢离合。悦来看戏,谁看悦来?一回首已是百年身的老茶园,其实本身就是一出戏,戏里的角儿是川剧,戏里的情节是跌宕开阖、大起大落的川剧人生,而台下看客,是谓何人?

  悦来:川剧跌宕百年的岁月见证

  1913年,清末,成都。

  傍晚的华兴街依然喧闹。在悦来茶园的票房门前,水牌上用红色大字赫然书写着今晚的剧目:“八阵图,主演康芷林……票价:厢堂2个银元……”。离开场还有一个时辰,茶园内剧场,过道也已挤满了的人……

  这是2005年的夏天,从一个花甲的老戏迷口中讲出的父辈的故事。两个银元,在当时的成都,据史学专家说可以买得到2000多斤大米,折合现在的购买力,也大约是2000元。如此高昂的价格,甚至超越了今天北京工人体育馆一线红星演唱会的VIP票价!这大概是当时悦来最红角儿演出的最高票价,但即便平常演出,悦来茶园在清末的票价是600文,相当于18斤猪肉;在民国八年是800文,相当于25斤猪肉。

  估算这些价值的时候,我正坐在2005年的悦来茶园里,竹椅、木桌、戏台,面前的盖碗溢出缕缕茶香。掀盖一划,那清绿的叶已沉于白瓷碗底,如同沉奠了百年的悦来岁月。

  三庆会:拉启川剧大幕

  悦来茶园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二百年前的清代。那时此地叫“老郎庙”。老郎庙是蜀伶的同业公会,有如屠宰行尊张飞为祖、匠作行尊鲁班为祖一样,蜀伶尊唐玄宗(即老郎)为祖,故此得名。老郎庙除供祭祖之外,尚可供应约三个戏班的住宿,也设茶馆,以方便戏班与各会馆商谈演出事宜。庙内建有万年台,供演出之用。

  彼时的成都,因明末灾祸,到处充斥着“湖广填四川”的移民,到处是操着不同口音的小社团,乱糟糟而又充满活力,活像进军西部的美利坚。也许是因为劳作太艰辛,他们更加渴望艺术。在当时的情况下,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或迎神赛会的时候才能“放假”。他们自然格外珍惜这几天,早就与家乡戏班约好,这几天务必赶来唱戏。这样,陕西人在这边看着“秦腔”,湖南湖北人在那边看“楚腔”,不远处又传来江西人不要伴奏只是“干吼”(说得文雅一点就是“徒歌”)的“弋阳腔”。整个万年台,一时间变得热烈火爆。在这种“热烈火爆”中,一种新戏种——川剧混混沌沌地显出雏形。

  到了清末,川剧成了川人之“首戏”。但戏班子多,没有固定的演出场所;剧目虽多但戏文不佳。1908年,历经百年的老郎庙重修为悦来茶园,挂牌售票演出,成为“公众型”的演出场所。1912年,在悦来茶园经常挂牌演出的著名戏班“长乐”、“宴乐”、“宾乐”、“翠华”、“彩华”等,共同组织了近代川剧史上最重要的演出团体“三庆会”,从此,川剧的大幕被缓缓拉开,跌宕开阖川剧历史正式上演。

  三庆会拥有演员300余人,汇昆、高、胡、弹、灯五种声腔和各个行当角色,阵容强大。他们改良艺术,保证演出质量;改革分配制度,使配角与病残者生活有保障;注意培养新生力量,在梓潼桥街首开“升平堂”社科,一时间悦来茶园成了著名的“川剧窝子”。三庆会由当时川剧名角杨素兰、康子林、肖楷成、贾培之先后出任会首,在风雨飘摇的年代,一直支撑下来。

  作为三庆会长期驻扎演出之地,当时的悦来茶园规模已颇宏大,戏园设特别正座500席,楼下左右厢房设普通座300席,在当时应是空前的建筑。悦来茶园开业,已接近辛亥革命,开明之风,已吹进成都这座古城,所以允许女宾入场看戏,不过要分“男左女右”:男宾由华兴街入场,女宾由梓潼桥街入场。这“男左女右”实在太不方便,大概到了三十年代,这种“男左女右”的可笑规定才得以冲破,官方只好默许“男女混坐”,这是人文主义在成都的一大胜利。

  当时的悦来茶园,其实戏园只是其中一部分,戏园外,才是所谓的茶馆,是当时生意人谈事和茶客谈天之所,其外还分布着如木偶、皮影戏台、糖人等民间技艺和小吃。在戏园看戏,茶是要另叫的,在座位椅背后,还专门作了小铁丝笼,用来套住戏迷的茶杯。看戏时,有茶博士穿梭其间,看到戏迷杯空,就提一把大铜壶过来,壶嘴稍倾,在极远的距离,就将水倒入杯中,精准不漏。

  最令人称道的,自当是三庆会的戏曲改良。以前川剧各流派,都只能演一、二种声腔戏,“三庆会”发展成了多艺全能的川戏剧团,昆高胡弹灯样样能演,川剧由此有了大的突破。当时的劝业道总办周孝怀组建“戏曲改良公会”,组织蜀中大手笔,将各戏班剧本调去审查修改。川剧有了知名的剧作家,如黄吉安、冉樵子等。“三庆会”最早定型的剧本《情探》,便是周孝怀的老师、清末御史、诗人赵熙改编的。改编加工后,川剧剧本达近千种。那时,到悦来茶园看戏类似于今天喝咖啡、泡吧,已然是一种时尚,每天中、晚场,特别是晚场,几乎都是狂热的川戏“粉丝”,戏迷为台上人儿的悲欢牵肠挂肚,几乎痴狂。“昨晚看康圣人的戏,绝了!”“六月初八去看《刀笔误》”,三庆会的川戏,成为茶客们最流行、最权威的谈资。

  郭沫若称这一时期的川戏是“改良川戏”,川戏真是面貌一新。此后,优秀川剧艺人层出不穷,他们炉火纯青的表演,幽默诙谐的趣味,滋养、熏陶了一代又一代老成都人,川剧由此成为令成都人陶醉的、活色生香的盛筵。

 [1]  [2下一页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