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名家
身韵美的艺术追求——谈《死水微澜》舞蹈设计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7-25 09:11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余琛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对传统艺术的审美观念,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作为戏曲表演的灵魂的戏曲身韵,也应当不断有新的美学追求。我在对创作的舞蹈精心设计时,十分注意赋予它时代的韵味,哪怕是反映历史生活的剧目,其表演的身韵也要富有新异。川剧《死水微谰》中舞蹈设计,可以说明我在这方面所作的探索。

  著名乡土题材作家李劼人先生的名著《死水微澜》,近些年,曾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话剧,先后搬上屏幕与舞台,其中犹以话剧《死水微谰》最为成功,曾获得国家“文华奖”。在这之后,要把《死水微谰》搬上川剧舞台,确有相当难度,然而实践证明,川剧《死水微澜》的创作和演出是相当成功的,它以独特的表现形式,演绎了李颉人先生笔下所展现的川西平原的社会变迁与民俗风情,以及以邓幺姑的命运为主线的川西民众经历的一段悲欢离合沉浮人世沧桑。从而夺得文华大奖和六个单项奖,被专家们盛赞为表现小说《死水微澜》的最佳形式,在此剧中的舞蹈设计上,我充分运用戏曲的身韵美。给剧中人物赋予了新的活力。

  将“古典美与现代美有机结合”,是《死水微澜》舞蹈设计的追求之一,我严格遵守这一原则,在丰富的传统程式中吸取营养,再溶入舞蹈的语汇,并以现代审美意识为参照进行创造组合,赋予它新的灵魂,为现代人物服务。

  “第一场”“农妇苦”是邓幺姑的内心独白,舞台上是一群少女,少妇,老农妇,在短短的几分钟要完全表现出来。一开始是一群少女背背篓轻灵地舞蹈,表现“七岁砍柴,九岁晒谷,十二岁栽秧到十五,算不得苦。十六岁嫁了个憨丈夫,那才苦”,唱到“十八岁起娃儿做活路,真是苦,二十岁几崽崽生了一堂屋,说不出的苦”,已经变成一群少妇,舞蹈的姿态和节奏都要发生变化,唱到“黄花闺女眨眼成老妇”,一下变成一群老态龙钟,满头白发的老太婆,这里紧紧抓住一个“苦”字,两眼呆滞,运用指法,奴旦步法及老旦步法活脱脱地表现出农村妇女一辈子的悲惨命运,也促使邓幺姑大声呐喊,“我决不要像你们……花轿抬我上成都”,这些都合理运用了戏曲表演程式和一些较新意的造型。

  第二场“出嫁”的舞蹈处理,我也在传统基础上有所出新,场内众人高呼“邓幺姑要出嫁”时,一群手持唢呐和手拿手巾的青年男女跳跃式上场,场上有一大顶伞以示花轿,喜娘簇拥着头顶盖头的邓幺姑,原地踏着有节奏的额步子,以示花轿行进途中,手执唢呐的男青年踏着有节奏的步式作吹唢呐状,女青年则在“轻盈步”的动律中双手舞起手巾花,加上队形的灵活变化,一场热闹欢快的舞蹈场面就展现出来了。扎根于传统的表演艺术,横向借鉴兄弟艺术适用于剧情人物需要的表演语汇,加以灵活运用,就会增加新的活力。

  “洞房”一场,用一张手巾展开了生命的新的一页。邓幺姑作新娘了,羞怯,喜悦,幸福包围着她,她撩开盖头,仔细观赏这个新家,唱出“羞怯怯,羞怯怯”时,这里用“遮羞巾”捂住面部只露出一双火辣辣的眼睛,按捺不住的春光在双眼中流露出来。“喜滋滋把蔡家铺子看分明”,这里运用“上,下盘花巾”半步前行,手巾上下飞舞,脚下急速前行,紧接着一个“平转巾”,顺势一个优美的拧腰转身,再托住手巾造型。将邓幺姑新鲜,好奇,喜悦之情尽情地展现出来。唱“金子招牌墙上挂”时,一个“后平抛巾”左手接住造型,动作巧妙,姿态优美一个空腰的身韵,配合手巾技巧,使邓幺姑显得婀娜多姿,光彩照人,更恰倒好处地表现了她兴奋,羞怯的心理动态。

  “定情”一场,“则用一对镯子”拉开了爱情的帷幕,罗德生久别回家,以镯探情,将一对金镯子送与邓幺姑,此时邓幺姑欣喜若狂,情不自禁,接过一对金镯子戴于手上,左看右看双手戴镯举于头顶,尽情观赏,下面占占步转圈,回原位后似乎才醒过来,一手托鳃,一手伸于后背,戴镯手腕伸向罗德生,娇嗔地问:“给哪个买的?”这个动作借鉴于传统戏“拾玉镯”中看镯的表演,在这里恰倒好处地表现了邓幺姑的娇羞之态及心灵撞击的内心活动。接着,又用一段衣料引出了二人埋在心底的“爱情之花”。罗德生赠镯探情成功,大喜过望,将一段衣料抛出,邓幺姑急速平转,将衣料缠于全身,二人形体迅速靠近,更是心灵突然靠近,爱情的火山终于爆发了,罗德生情不自禁双膝跪下,紧紧抱住邓幺姑双腿,而邓幺姑心潮起伏,感谢苍天,同时发出“得到了”的心声。在深情,委婉的帮腔声中二人的呼吸,心灵都溶为一体。

  这里,罗德生充分运用衣料为主要道具,运用“风火转”的程式动作,将衣料连续转动,以示热浪翻滚的激情。邓幺姑则充分运用“百字指语”的羞字为主要表现动作,“满脸堆红云”时全坐于地双手捂脸,再慢慢往下作“双手托鳃”以示羞怯。“无酒也自醉”时,罗德生身披这段权当定情之物的衣料,满含深情,一手拉着邓幺姑,让她一羞一低头地慢慢靠近自己,随即一个急促转身邓幺姑全坐于地,罗德生将衣料盖住邓幺姑全身,这时衣料已意变为一床锦被,巧妙地将道具随意变化转化,以示环境心情的变化。罗德生大八字步昂首站立,双手将衣料用提襟式拉开,而邓幺姑由下至上,从衣料下面慢慢上升,只露出背面头部,以示从被中钻出。唱“给你半世积攒的爱”时,邓幺姑轻抚罗德生的脸,表现她深情无限的爱。迅急。罗德生一个大云手将衣料拉住背后,形成二人重叠式造型,二人同时“拧腰蕺脚”慢步前行,唱“给你平生所有的情”时,邓幺姑连续用“内挽花托鳃”的羞字,配合身韵动态将她含羞腼腆,妩媚动人,风情万种,被爱情之火激发的千般柔情,极生动极细腻地展现出来。随即,二人各拉住衣料的两端,运用传统戏《放裴》中二人逆向转以示心情大悦的表演程式,在舞台上形成连续转圈的“大圆”运动。此时,邓幺姑一个反跳,跳进罗德生怀中,一个连续转圈的双人托举,将他们这种野性的爱,大胆地冲破封建礼教,抛弃一切世俗观念的炙热的爱,尽情地渲染内心出来,同时也在双人托举旋转数圈中形成剧中人与观众情绪的最高潮。

  传统表演程式有丰富的底蕴,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表现手段,这些宝贵的艺术遗产只要我们认真地去理解它,牢牢地去掌握它,,灵活地运用它,无论是传统戏还是现代戏,只要灵活运用程式,溶进现代意识,总体把握个体立意,就会赋予人物生命与灵魂。

  ————余琛专栏2000.1.2期合刊《四川剧坛》总期77期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