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票友
咖啡聊天:川剧论坛版主长歌悠悠的张雪梅印象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7-19 10:25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咖啡聊天:川剧论坛版主长歌悠悠眼中张雪梅印象

  长歌悠悠

  B从手机里发来短信,请我赴约喝咖啡,欲向我了解川剧网的事。颇为纳闷:谁呀?咖啡倒是我爱好之饮品,如期而去。

  进入“馨语咖啡”,一姑娘招手:“长歌老师,这里请!”

  “请问您是……”我礼貌相询。

  “老师坐下再说!”同时向服务生扬了扬手,两服务生旋即奉上两壶咖啡和瓜果甜点。我急忙打开皮夹欲买单,服务生笑而摆头:“先生不必绅士,B请客了。”惶惶然。

  “老师不必介怀,请!”

  “您认识我?请问您是?”

  “在左清飞的《清言戏语》首发签售活动上认识您的,那天您很忙碌,没敢打扰。我是川师大中文糸在读研究生,准备写一点关于川剧业余爱好者方面的文章。今天不揣冒昧地想向您了解张雪梅的情况,您是版主,一定知晓她的,请您务必支持!”

  “您该直接找她呀!”

  “找您会更客观些。”

  “哦,这样的呀。谢谢您对川剧的支持,特别谢谢您们年轻学子对川剧的热爱。张雪梅是去年11月杀进川剧论坛的一匹黑马。网名kafei9999。”

  “哟!黑马!好高的评价!”

  “是通过她的第一篇《我的川剧情结---24年后再演﹤打神﹥有感而发》帖文知道她的。该文感情真挚,文笔清新,平实无华,娓娓道来。从文章里知道她是原江津地区铜梁县川剧团的主要青年演员,当时与重庆的沈铁梅齐名。正欲冲刺艺术高峰之际,却为支持其夫的事业,忍痛放弃心中的川剧艺术而转业定居成都。一次陪同父亲去文化官,偶然看见那里有川剧演出,引出她心底深处那割断不了的川剧情思……”

  “这文我也读过,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对川剧的款款深情!”

  “离开川剧舞台后就搞宣传工作的我意识到咱坛里新增了一位才女,坛里能写好文章的不多,特别是女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于是我开始注意她。她有写作的激情和灵感。后来陆续写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感江津之行》、《唱〈祭江〉念恩师》、《美梦成真扮“三娘”得偿所愿见“清飞”》、《绿叶衬得红花艳》等等帖文都是有感而发,都是真情的流露,都显示了她的灵气和才气。这几篇文章都是我向她约的稿,有文才就应充分展示,让大家分享。清明节前,她的《唱祭江念恩师》一帖传上,她说这是被我逼出来的。是的,她一直说演出《三祭江》后的感受其实已在《我的川剧情结---24年后再演﹤打神﹥有感而发》里抒发了,没啥再写了。我鼓励并启发她找好一个切入口,只要触动灵感,分分钟搞定!我从心底深处佩服这位冰雪聪明的女子,她很快从清明节悼念亲人的角度切入,把祭江和祭恩师这两者巧妙地结合得天衣无逢!”

  “她复出后演的第一个戏《打神》,您觉得怎样?”

  “她复出后在文化宫演的《打神》、《思凡》,我只在视频里看了个粗略,说实话,不是很理想。但是,在间隔了24年后再演已属不易,常言三天不摸手生,三天不唱口生。我也同样脱离舞台27年,这样的情况是深有感触的,比我不敢重上舞台就强多了。她的确是大青衣的料子,只是脱离舞台多年,已显生疏,目前是恢复阶段,且是业余爱好者而已,能有如此水平已相当不错,应大加鼓励。只是化妆的色彩不艳,特别是眼睛的描法欠佳,演唱后闭嘴时嘴形也不好,影响了她的扮相。”

  “您们老师辈的就应及时地给她指出呀!”

  “这些状况在当时是不便明说的,哪有对一新上论坛的新网友就直截了当指出其缺点的呢?无论如何也得给人留些面子吧,何况是没见过面的爱美的女人。”

  “版主怜香惜玉哈。”

  “哈哈哈哈!您还幽默呢!怜香惜玉是男儿本色呀——我也幽默一把哈。”

  “您觉得不是很理想,可是戏迷却热捧她呢!”

  “在文化宫小剧场演出的全是退休老艺人,七十来岁了,久而久之,观众也有审美疲劳吧。一旦见了新面孔的年轻演员,并且端庄秀丽,嗓音甜美,表演认真,热情的观众咋不热烈喝彩嘛?况且她全是自费置备的头饰、服装和道具,并且不收任何酬劳,完全是无私奉献。几个老太太在戏完后涌入后台,围住她问长问短,并把一张张百元大票塞她包里,她一一鞠躬婉言谢绝。场景是感人的,这也是互动吧。后来她偶尔应邀在其它火把演出,也同样不取报酬,并把观众献花时硬塞给她的钱交与班主,让其补贴它用。作为演员,得到观众的认可和喜爱,是最大的满足。作为观众,谁又不喜欢德艺双馨的演员呢?戏迷热捧她就顺理成章了。我觉得不是很理想,是从专业的角度去衡量的。也许有些吹毛求疵?”

  “您刚才说了‘何况是没见过面的爱美的女人’这话,这是当时。后来怎么会面的?”

  “怎么觉得像是被您采访呢,您有记者的潜质。”

  “不可以吗?这种聊天多好呀!有记者的潜质呀?蒙您夸奖,以后我朝这方面发展!”

  “第一次会面是她盛情邀请我看她在温江文庙小舞台现场演出《打神》。她没有貌美如花,艳压群芳,但属容貌姣好,气质颇佳。虽初次见面,但在网上神交已久,也颇像老朋友了。我认真地看了她演出,效果还是不太理想。是我看省团、川校、市川、雅川等团体的演出多了?口味高了?当然,我仍夸她‘不错不错’!一贯直性快语,却也言不由衷。但这一点没错,那就是鼓励,鼓励,再鼓励!这时的她一腔热枕,只应加火,不能浇水的!‘气可鼓不可泄’,正是这理。”

  “她的《三祭江》很好哟!您看过她的这戏吗?”

  “是的,不错!这是她二十岁时参加第一届重庆川剧专业青少年比赛时和沈铁梅、何玲等同获一等奖的剧目。是她的得意之作,是她的心肺汤汤!受她邀请,终于在悦来茶社看了她参加成都市川剧院的现场演出。这戏充分显现了她在唱腔方面的优势,也较好地把握了孙尚香这个人物的气度,体现了人物的气质,显得较大气。演出效果很好,观众报以了热情喝彩。唯一遗憾的是……”

  “是啥?”

  “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就是祭张飞那段弹戏苦皮她用了不少陕腔。可能她原来的老师在教这戏时想突出表现张飞那豪爽、侠义的性格而用了陕腔。但这不是张飞在唱呀,而是身为皇后的孙尚香在祭奠张飞时的悼词似的内心独白,在这里用粗旷高亢的陕腔,与孙尚香的身份有些不太吻合。这类陕腔用在白素贞、穆桂英、杨七娘、孙二娘等略带野性的人物上就比较适合,她以前演出《陕断桥》的白素贞就唱的陕腔,那就很合符人物。《三祭江》还是竞华老师和王静平老师的正宗。当然,她的这段陕腔在这戏里只属些许瑕疵,不足掩玉。”

  “您说得有道理,向她提及过吗?”

  “当时没提,那时以鼓励为主。后来熟悉了,包括其它不足方面都向她提出过,对人要真诚啊。她很谦逊,不是只听得进奉承夸奖。您再看她现在的演出,演唱后闭嘴时的嘴形就很好了,化妆也较之当时有了很大进步,正确的意见,她是认真听取并改正的。”

  “她是左清飞老师的学生?她怎么把左老师攀上的?”

  “她想演《三娘教子》,想向左清飞老师学习这戏,说这是多年的梦寐以求,恳求我向左清飞举荐她。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也看出这是位勤奋好学的女子,并且的确是一个大青衣的好料,便向左清飞热情举荐,把她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似的。因我十分清楚,左玉女,大演员,上世纪六十年代便红透川剧舞台的省团的当家人,哪里知道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偏僻的铜梁小剧团的一个小演员呢?若不巧弄舌簧,她哪能答应呢!左姐姐很给我面子:‘你都把她夸得这样完美了,我还能说啥呀!小弟娃推荐委托的,我还能推吗?一定照办!’哈哈!成功啦!我高兴得像小娃娃得到棒棒糖!当时左清飞正忙于她的自传体《清言戏语》的最后定稿,答应过些时日再教授此戏。她相当聪明,趁此空档,极其虔诚地拜访了当年和左清飞配演老院哥的黄世涛,他俩便一道先排练起来。四月十一日,她在文化宫上演了《三娘教子》,我和左清飞等人应邀前往观赏。她知道左老师在下面看,很紧张,有些怯场。对于她这次怯场,我很欣赏。”

  “咋会欣赏别人怯场呢?我不懂。”

  “您想嘛,左清飞早就是她崇拜的偶像,又一直无缘拜见。《三娘教子》是左清飞早年的拿手戏,早已深入人心。她这次学演,左清飞又在下面审看,就像学生面对考官,咋不紧张嘛?咋不怯场嘛?这种怯场是好事,说明她演戏认真,说明她很在乎这次演出的成败,说明她不是‘易胆大’,说明她不是戏油子。我相当相当讨厌戏油子!由于怯场,上台几分钟都没找到感觉。但她很快调整了心态,除却杂念,一旦入戏后又很投入了。这戏比较成功,真的。疏于看戏的我,居然全神贯注,居然深受感动,认为这是她最好的戏。在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中谢幕时,她激动异常地向观众介绍‘资格的三娘左清飞老师来到了现场,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左老师上台!’在我的推攘下左清飞上台去接受了她转送的鲜花,在这别样的场合拜见了心仪已久却从未蒙面的偶像,只见她眼里噙满泪花,可想而知她激动的程度。下戏后,我从心底深处祝贺她演出成功!同时也给她指出不足之处:头饰过于华丽,不符苦难中的三娘身份;读古书应从右至左翻书,古书是立排字,看文字应从上看到下。不是苛求,演传统戏的演员应有古典文学的基础知识和演古典戏的起码素养。”

 [1]  [2下一页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