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票友
红杏花送来满院香——看巴渝艺苑奇葩沈铁梅的艺术追求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7-17 10:12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林永蔚

  著名川剧表演艺术家沈铁梅是蜚声海内外的京剧名家沈福存先生之女,重庆市京剧团副团长程联群是沈先生之高徒,师姐妹俩一川一京,令人欣喜地在巴渝大地的戏曲舞台上各领风骚。

  2007年国庆节,应程联群之邀,我们来到了重庆市南岸艺术中心,观摩了重庆市川剧院的大型情感川剧《李亚仙》的首场演出。

  川剧《李亚仙》是继《金子》后市川剧院为重庆文化事业发展的又一奉献。中国戏曲艺术中的各个剧种本是同根而生,川剧《李亚仙》由程联群的师妹沈铁梅领衔主演,由于这场演出中有很多值得京剧和其它艺术门类借鉴的创新启示,我和联群都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等侯着品尝这意蕴无穷、魅力十足的文化大餐。

  在喜迎“十七大”的激情中,舞台上的紫色绒幕徐徐开启——

  长安闹市,石牌坊下,五色灯笼,迎风飞舞,丝箩流苏,摄神入化,舞台上营造出了京华之地的繁荣兴旺。只见才子佳人,儿女情长;公子蒙难,沦为花郎;“八仙”心善,戏谑点化;刺目劝学,励志自强。——在这短短的两个多小时中,我们又一次融进了一个千百年来脍炙人口、令人扼腕的爱情故事。

  全剧跌宕起伏,悲中有喜,喜中含泪。饰演李亚仙的沈铁梅一改《金子》里的泼辣风格,把个知情达理、柔情似水、内心世界十分丰富的亚仙女的精、气、神、韵表现得淋漓尽致。舞台上的“李亚仙”光彩照人、声情并茂,直让全场爆满的观众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

  “红杏花送来满院香……”这婉转轻扬的歌声始终在我的耳廓中婉转回旋,让我久久地沉醉在那醇醴馥郁的艺术氛围之中——

  沈铁梅是重庆巴渝艺术的一张炫目的“名片”。重庆川剧正燃起新一趟的红火,五洲四海众多的“川戏迷”在强烈的关注着重庆川剧。

  巴渝大地蕴蓓蕾

  看过这场演出之后,带着对川剧艺术的喜爱和对沈铁梅的景仰,这天,我和女青年作家袁红艳来到了位于渝中区金汤街的重庆市川剧院大本营。

  刚跨进重庆市川剧院的大门,耳畔就传来鼓乐的铿锵,那激越的旋律仿佛把你带入到了一个异彩纷呈的化外仙苑。院内好几个排练点的演员们此时正沉浸于角色的喜怒哀乐之中,无论是“生旦净末丑”,或是“昆高胡弹灯”,他们都各自尽情地致力于精益求精的艺术追求。舞台上正演绎着《玉簪记·逼侄赴科》中那美艳的爱情故事,排演潘必正和陈妙常的两位演员眉目传情,依依惜别的那种无耐,让人顿生怜爱之心。纵是川剧外行,但从他们一颦一笑、一招一式以及轻盈的舞姿之中表露出来的对纯真爱情的追求,确实令观者动容,足以让你不得不承认他们就是在传承着人性美和艺术美的“金童玉女”。

  在中国戏剧艺术市场日见冷落、传统文化艺术日益式微的今天,从琳琅满目的演出资料和重庆川剧院内井井有条的工作中透出了饱蕴春意的勃勃生机,我们从中也见证了作为院长的沈铁梅在其中的执着和艰辛。

  忙得不可开交的沈铁梅来到了我们面前,袁红艳从未见到过这样高级别的艺坛“大腕”,她激动得两颊绯红,后来她对我说——

  初识沈铁梅,她真热情,热情得让人似乎心跳都在加快;

  深知沈铁梅,她真诚挚,诚挚得让人由衷而生仰慕之心。

  在沈铁梅充满阳光的笑容面前,你很难叫自己无动于衷,因为在她的言谈举止里,总在不断地传递着一种让人极易感染的情绪;从她热情奔放的音容笑貌之中,你会感到从未有过的身心愉悦。这愉悦来自于东方文化艺术的清純典雅,这愉悦来自于东方文化艺术的博大精深,这愉悦来自于川剧艺术的无限魅力。

  作为中国戏剧“梅花奖”两次摘桂巨擘,她拥有众多崇高的荣誉,在一圈圈耀眼的光环中,她十分坦淡,生活中没有丝毫大腕大牌的架子,令人一见如故。

  她在川剧《金子》中的出色表演,享誉全国、蜚声海外……真个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传承和发展川剧艺术似乎就是她与生俱来的天职。

  要说沈铁梅的从艺历程,必然得先从她的父亲——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沈福存先生说起:

  沈老和我是“美不美,乡中水……”,我又是个铁杆戏迷,许多情况自然了熟于心——

  在原巴县木洞镇的栋青乡,层峦叠翠的明月山脉被长江拦腰截断后,反到使尖山子峰显得更加秀美。登上峰顶,近景层峦叠嶂,郁郁葱葱;远观莽莽苍苍,浩浩荡荡,遥望江巴二县的广袤丘陵,使人油然而生了一览群山小的豪迈之气。在这巍峨的山峰之下,栋青庙古刹幽然,青年湖水平如镜,五布河水静谧地悄悄从村庄旁缓缓流过,滋润着两岸鳞比栉次的肥沃梯田,身临其境,莫不使人感到清心悦目,确实是一派灵秀所钟的田园风光。

  1935年,在这里一个叫黄泥沟的山旮旯,一个眉目清秀的男孩降生到了这个贫苦的农舍。忠厚朴实的老农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儿子将来会改变列祖列宗千百年来的生活轨迹,开启一个名冠巴渝的梨园世家。——这个男孩就是铁梅的父亲沈福存先生。1948年十三岁的沈福存进“厉家班”学京戏,于是在“厉家班”的福字辈科童中,出现了这位独树一帜的京剧表演艺术家。

  沈福存的妻子许道美也是巴蜀川剧圈内的知名演员。沈铁梅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年复一年,朝朝暮暮,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家庭中浓厚的艺术氛围使她自幼就获得了良好的表演天赋。

  1965年,沈铁梅出生在重庆市京剧团宿舍的“斗室”之中。咿呀学语时的小铁梅,几乎每天都在父亲“芍药开牡丹放,花红一片……”的轻吟低唱中进入梦乡。她儿时得天独厚的艺术熏陶,使她的艺术气质自幼就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小铁梅才二、三岁时,便可在胡琴伴奏下凝神敛气,行腔落板地唱上几曲“我家的表叔数不清”之类的名段。在她純真的心灵里,也早已锁定了“演员”这一神圣的职业,她认定世界上最伟大的职业就是唱戏,最了不起的人就是演员。一门心思只想着自己将来要象爸爸、妈妈那样当一个响当当的戏曲演员。

  学戏,并不象常人想那样好耍好玩。小时侯,不管天多热、多冷,小铁梅坐在父亲面前的小板凳上学唱段总是那么全神贯注,父亲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手势中蕴含着的高低缓急的运腔指令,她都领会得那么恰到好处。如果家里有客人来,父亲必得让她唱上几段。小女孩家不好意思,有时不愿唱或有点敷衍,等客人走了,她得到的不仅是父亲的一顿好训,而且有时还要挨点“体罚”。父亲对她学戏要求特别严格,小铁梅哭着也得唱下去。就是稍有名气之后,每部新戏都得经过严父审验,演出完了,铁梅看到台下父亲的脸色舒展,就说明演得还可以;要是父亲沉着脸,回家后非挨一通臭训,训斥完了,才慢慢指出毛病。铁梅说:“我爸真恨铁不成钢啊!他把他一生积累的所有艺术精华都传递到了我手中,我是踩着父亲的肩膀攀登的呀!”

  沈福存想让自己的女儿继承自己的艺术流派,可是,天下事就那么凑巧,铁梅小学毕业时,艺校不招京剧学员。当时的市文化局领导黄启璪同志十分关心民族艺术的传承,她与沈福存有同乡之谊,从来就很喜欢沈家这个聪明伶俐的姑娘。在她十三岁那年,四川省川剧学校招生,黄启璪力主铁梅学习川剧。在入学考试中,“省川校”的主考老师认为沈铁梅的表演天赋几乎超过了所有参考的学生,真是慧眼识英才,从此铸就了当今中国戏曲史上一位美名远播、跨越国界的一代名伶。

 [1]  [2]  [3]  [4]  [5下一页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