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票友
根系巴南 德艺双馨——记艺苑奇葩沈铁梅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7-16 10:29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博采精收 尊师重道艺自高

  在川剧艺术殿堂里,通过刻苦的学习,反复的观摩,细心的品味,不断的实践,沈铁梅一天天展示出了自己出类拔萃的艺术才华。1986年9月,在成都举行的规模宏大的四川省川剧青少年比赛演出中,铁梅以一出《凤仪亭》而获金牌。这标志着她对于唱腔艺术的探索终于成功了。

  沈铁梅常说:“我有两个好老师,一个是我的从业老师、川剧名家竞华,一个是我的爸爸京剧名家沈福存。有了这两位老师,使我在前进途中少走了许多弯路。”名师指点,恰似画龙点睛,铁梅从此开始了她艺术生涯的飞跃。《乔子口》、《凤仪亭》、《三祭江》、《打雁》、《三巧挂画》等川剧折子戏都是唱做皆重的高难度剧目。《打雁》中婀娜多姿的少女桂英,除莺呜燕语般的唱念外,还有许多高难度的翎子功、刀马功。这些戏一旦到了铁梅手上,那紧贴剧情的入丝入扣的表演,真个是达到了使剧场满台生辉,令人耳目一新的境界。特别是铁梅的那副嗓子,用亮、甜、润、脆、宽、醇、磁、嗲这些字衍,怎么形容也不为过。笔者历年多次聆听铁梅演唱,岂止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就是十余年后的今天,她过去许多动人唱腔的弦律,依然随时在我的耳际萦绕。

  勤学尊师是沈铁梅艺术水平蒸蒸日上的重要缘由,他说:“我在事业上所取得的成绩,都应该归功于所有教过我的老师。”

  1987年,她正式拜川剧名家竞华为师。当时竞华老师在成都,铁梅在重庆,两地往返,令她学戏非常不方便,但她却坚持了下来。竞华有60多个徒弟,但最喜欢沈铁梅,她说铁梅领悟力强,就像“录音机”一样,说什么她都记得毫厘不差,学多少就能消化多少,很快就转换成自己的东西。

  她俩师徒关系非常的好。那年铁梅为争夺“梅花奖”,把老师接到了重庆,跟她学《三祭江》。师徒朝夕相依,设计唱腔,研究戏路,老师敬业爱戏的精神使铁梅感动万分。铁梅每天变着花样给她做早餐,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寸草之心。

  1999年,竞华患了肺癌,铁梅心里非常难过。刚好是拜师10周年的那一天铁梅专程把老师接到重庆来疗养。那个星期天,铁梅挂牌上演老师30多年前演过的代表剧目《三巧挂画》,她和往常一样,很早就到剧院后台化妆准备。临上场前,忽然家里人都来了,她爸爸妈妈妹妹脸色都很不好看。铁梅预感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忙问父亲。她父亲说:“你是个很坚强的孩子,竞老师的病你也知道,她……已经离开我们了———你是演员,你得控制感情呵!……”

  “啊!……”铁梅闻讯一阵昏眩,她依在化妆台边,簌簌滴落的眼泪弄花了敷粉的娇容。好心的人们围了一大圈,几番劝慰,沈铁梅忽然象《红灯记》中的李铁梅一样,将辫子一甩,咬着牙嗖的站了起来——“是,我要化悲痛为力量,把川剧艺术推上去!”她重新装理好服饰,调整情绪,侯场上台———

  锣鼓铿鏘,絲竹悠扬,铁梅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川剧《三巧挂画》几十年未上演了,悼念老师的最好的方式就是为观众献上一台凝聚着她一生心血的代表剧目。”强忍着眼泪,铁梅走上了舞台。在台上,一有间隙当年学戏的情景就又浮现在她眼前,有好几次她都哽咽着差点唱不出来了。

  戏终于演完了,沈铁走到前台对观众说,我的老师几十年没演的戏,我今天奉献给了大家。今天我非常悲伤——老师今天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她期盼我能继承她的艺术,今天的演出,就是我对川剧竞派艺术的延伸。

  全场出奇的肃静……一会儿忽然掌声雷动,许多戏迷也都淌下了泪水。

  铁梅不仅才华横溢,演艺精湛,而且是歌坛、菊坛(京剧)、戏坛(川戏)三栖演员,这一切都来源于她的勤奋好学。

  1995年,在第四届“中国戏剧节”上,她在大型京剧《神马赋》中担纲主角,获得好评如潮。

  “莫看舞台小天地,絲竹檀板亦風流。艺苑有砥柱,喜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博采众家之长使沈铁梅在发展川剧的道路上另辟蹊径,别具一格。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铁梅都没有停止过对川剧唱腔艺术的探索、改进和创新。几年的摔打滚扑让她的视野更加开阔,艺术更加成熟,从量的递增到了质的飞跃。

  立足舞台 面向世界播川歌

  铁梅融合了川剧各流派唱法的特色,在钻研民族发声法的同时,她也加强了对西洋发声法的训练在学习和继承,将现代人对音乐的审美观大胆的融入了川剧声腔之中。

  1989年,她获四川省青年联合会“巴蜀十大优秀青年”称号和奖章。同年1月21日,沈铁梅荣获第六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那时她刚23岁,从艺近10年,十年的学习,十年的砺炼,十年的探索,终于开出了鲜艳之花,结出了丰硕之果。

  铁梅热爱舞台,热爱川剧,她一直在想“我绝不要被淹没,我要自己站起来。”于是她就“自己设计了一个方案,要搞一台个人演唱会。”这个计划得到了领导们的大力支持,他们赏识铁梅的才气,相信她一定会大有作为。

  1994年,在成都锦城艺术宫张灯结彩,门外车水马龙,厅内座无虚席,“沈铁梅蜀调梅音独唱音乐会”在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中拉开了帷幕。在这次音乐会上,铁梅不仅展示了自己精益求精、不断创新的川剧艺术,而且她还大胆尝试,破天荒地采用西洋交响乐伴奏川剧唱段。为满足观众的强烈要求她多方位展示了自已的声腔艺术,将京剧、评剧、四川清音、民歌等多种艺术形式的唱段,奉献给了四川的父老乡亲。

  四川省许多知名艺术家在看了演出后,给予了她很高的评价,许多新闻媒体都发了消息和评论。

  在重庆川剧院,铁梅接二连三地主演了《孔雀胆》、《一代风骚》、《潘金莲》等一系列大型创新剧目,塑造了多个不同类型、富有艺术魅力的舞台人物形象。铁梅已小有名气了,一颗光辉耀眼的川剧明星,已冉冉升起在巴山蜀水的地平线上。

  1988年9月,铁梅在《金鹰杯》大赛上演唱的《三祭江》片段,有两个评委都亮出了满分,在评选的三位“最佳演员奖”中,她的总分为第一名。同年12月,铁梅的参赛剧目在吉祥剧院演出,受到参赛者和评委们的极大关注,中国剧协的领导同志又专门安排梅花奖的评委们再次观看了铁梅的《阖宫欢庆》和《凤仪亭》,当时首都各大报纸都发表了文章,对铁梅给予了极高的艺术评价。《人民日报》海外版还发表人物专访,把她介绍给世界。

  为了提升重庆文化形象,川剧院必须打造一出具有新时代里程碑意义的精品剧目。

  “我不挂帅谁挂帅,我不领兵谁领兵?”沈铁梅象穆桂英一样“一马儿打至在穆柯寨前”。她秣马励兵,一股劲挈领全院演员夜以继日地打磨出了《金子》这台在传统基础上的创新剧目。

  川剧现代戏《金子》就这样脱颖而出——

  这下可火爆了!自此有分教,但只见:

  茶楼众口评“金子”,

  酒肆微醺韵“高腔”,

  云蒸霞蔚“原野”倩,

  巴陵奇花惊“异邦”。

  《金子》由铁梅领衔主演。 99年至今,《金子》一剧已在全国各大城市及亚洲、欧美多国、香港特区、台湾地区、韩国、法国等国家共演出近200场在2002年第十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的评选中,沈铁梅饰演的金子,再度获得梅花奖,她在“二度梅”中荣居榜首。川剧《金子》成为了川剧史上一面闪光的旗帜。《金子》的成功,离不开铁梅的兢兢业业,《金子》是她的骄傲,而她是重庆市川剧院的骄傲,是川剧的骄傲,也是中国戏曲史上的骄傲。

  她要把川剧优美的声腔艺术介绍给外国观众,用声腔艺术去征服外国观众。从某种意义上说,沈铁梅的艺术见解是独特的,是超常的,在她之前的川剧艺术家们没有人这么想过,没有人这么说过,更没有人这么做过。

  2002年6月在世界杯足球赛期间,她带着《金子》赴韩国参加中韩国民交流年活动,在汉城艺术节和水原城堡国际戏剧节演出八场,深受好评。

  2004年2月他带着《金子》赴法国图卢兹参加“中法文化年”文化交流演出,深受法国政府的重视和法国人民的喜爱。她在荷兰的首都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唱起了川剧《凤仪亭》,让川剧高腔第一次在西方音乐厅回旋。她还受荷兰国家广播电台邀请,参加皇家音乐厅每周六举行的直播节目。

  许多外国朋友欣赏了铁梅的精彩表演后,无不对精湛的东方艺术所折服。权威人士认为“金子”可和莎翁,甚至古希腊的名剧媲美,一夜之间川剧《金子》的录相光碟成为了巴黎市场上的抢手之货。

  她在闻名全欧的都灵音乐学院大厅,一段《凤仪亭》,让巴音川韵久久地迴旋在西方的艺术殿堂。

  沈铁梅是东方艺术的信使,她走出国门,在意大利、荷兰、法国、德国、新加坡、韩国等不少国家都迴响着她的歌声,这些国家的广大观众对她演唱的川剧给予了热烈赞扬。

  “ok!这的确是一个神奇的女人!”外国朋友如此惊诧。

  “沈铁梅的演唱犹如‘天籁之音’。”剧作家苏叔阳赞赏之情溢于言表。

  “沈铁梅和她演出的《金子》,让古老的川剧真正跨入了现代戏剧之门。”剧作家罗怀臻也这样评价。

  沈铁梅的表演艺术从一个侧面表现出了当代中国戏曲正实现着与时俱进的跨越。

  专家们对铁梅的表演艺术作了极高的评价,认为她的表演艺术尤其是声腔艺术,在川剧界已是前无古人,她超过了所有的前辈艺术家,她的艺术水平是川剧当代的制高点,她当之无愧成为川剧界数百年绝无仅有的翘楚。

上一页 [1]  [2]  [3]  [4下一页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