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票友
情定川剧终不悔——记水土镇业余川剧团团长刘永兰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4-23 16:54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她,餐馆服务员,四十年为家乡人民的文娱生活义务演出数百场川剧,不取分文。

  二十年来,为了川剧团香火不熄,掏光了微薄的收入,支撑处境艰难的川剧事业。刘永兰,女,66岁,重庆市北碚区水土镇新华食店退休职工,水土镇业余川剧队主演兼团长,把半个世纪的宝贵年华贡献给了川剧事业。

  川剧为媒

  翻着发黄的厚厚的影集,逝去的岁月透过了时光的涟漪渐渐地清晰起来,一张张定妆照、舞台剧照诉说老人曾经的荣耀,老人的人生散发着美丽的华彩。

  茶香袅袅之余,刘永兰女士勾起了思绪。

  14岁那年,刘永兰在热闹非凡的水码头水土场观看了第一场川剧《三姐下凡》,那摄人心魄的女高腔、炫目的灯光、流丽的水袖、美丽的爱情故事深深打动了她。深厚的乡土气息和响遏行云的唱腔自有一种独特魅力,聪明敏锐的她爱上了演戏。

  1959年,刘永兰15岁,她进入水土川剧团学戏,很快成长为水土川剧队的演员骨干,开始上戏,主演了《穆桂英打雁》、《拷红》、《花田写扇》、《秋江》、《双拜月》、《三跑山》等大量传统剧目。在艺术上不断追求的她也收获了爱情,与演员田正德因缘聚合,幸福地结婚了。

  从此,张永兰一生的情都定在了川剧上。

  “再难,戏班子还得演下去”

  不幸的是,风华正茂的她,遭遇到十年文革。劫灰余烬,尽为丘墟,文革后水土群众迫切需要乡音戏剧驱逐八个样板戏的桎梏。相熟的遇着她就说:“永兰,把川剧搞起来嘛,给我们解馋吧。”一面是乡亲的求恳,一面是对川剧的爱,给刘永兰以巨大的勇气,她和团员们重新聚拢,水土川剧队于1979年恢复了义务演出活动,除了在本镇定期举行座唱和演出外,还到偏岩、静观、复兴、悦来、合川、滩口等地方下乡免费演出,其中大型方言剧《抓壮丁》和《年青的一代》、《变脸》等剧目深受欢迎,走一方,火一方,达到万人空巷的地步。

  进入八十年代中后期,演戏的老一辈人渐渐老去,刘永兰走上了前台。资金缺乏,人才流失的情况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怎么办?她思前想后,一咬牙,我干!她担任了水土业余川剧团的团长。

  作为新华食店的一名普通员工,她八十年代月工资只有三十多块,演出是义务,各地来的演员再怎么说也得给人考虑吃饭啊!原来还有几位老友出钱办招待,但老人星散之后,只有刘永兰一人承担,戏团人再少也得在家里坐上三席人,有时一周就有两次,她把自己一生的积蓄全用在这上面,家里样样精打细算,对同道却是倾尽所有,她对记者说:“不怕你笑话,困难时只能秤上一斤肉,再买来几样小菜,巧作安排,摆下几席素宴,有时包点抄手,勉强维持,最困难的时候,无米下锅,只能求助于并不宽裕的女儿。”多少次面临着艰难困苦无以为断的窘境,自己也不知偷偷地抹了多少回泪。

  这个业余川戏团,就这样坚持办了几十年。

  一生余烬献给川剧

  如果说天上住着一位戏神,她也一定会被刘永兰的精神所感动。

  1997年,刘永兰声带长息肉加上咽炎又患了甲亢,不能再演唱川剧了,但她仍然一丝不苟地为川剧队服务,跑前跑后,全力协调。家里人劝说:这一次你既不能唱,又不能打,还要把家里的钱用在川剧队,你到底图的什么?她讲:“我一辈子就喜欢川剧,还有许多乡亲等着看戏,我晚年做这事才觉得活得舒心,有意思。”这是大实话。她数十年来,为北碚城区及围边乡镇的人民义务演出了数百场精彩的川剧节目,丰富了人民的生活,传承了宝贵的传统文化。

  2010年,剧团的条件仍然艰苦,演员年岁也高了,别人都劝她安享晚年,但是,一想到观众热切的目光,一想到川剧的衰微,道义的责任便给了她无限的勇气,她坚持自己掏腰包,剧团继续演出,始终是北碚屈指可数的优秀民间文化演出队伍。

  她晚年仍然念念不忘把川剧传承下去,一听说哪个年轻人对川剧有兴趣,她总是要找上门去,把自己多年的唱功和经验义务传授出去。

  这就是刘永兰,一位普通的公民,为了观众,为了艺术,把自己的所有都投入到社会的公共文化事业中去。

  (北碚报)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