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票友
三尺戏台,千面人生——川剧经典《易胆大》观感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4-25 11:08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8月13日,我参加了由A_B协会组织的川剧《易胆大》的观摩活动。

  对于看戏,在我的记忆中,正如少年鲁迅于鲁镇的乌蓬船上,看那台上咿咿呀呀的唱,水袖青衫在台前来回地晃呀晃,儿时的乐趣在于戏台下的嬉闹而非台上的表演。

  从前未曾正经八百地看过川剧,虽则也曾在旧的锦江剧场去喝过茶,好象也看过一出折子戏,但那时舞台小,音效差,听众稍有骚动,就听不清台上的唱。

  随着电影、电视、网络等新的娱乐载体的飞速发展,戏曲这样传统的中国文化渐渐地沉寂下来,有的甚至没落、湮没或消亡了。

  一说到川剧,全国观众耳熟能详的就是“变脸”,殊不知川剧作为一个剧种,它代表的是四川本土文化的精髓,又岂止是一个小小的“变脸”可以概括?记得曾看过一篇报道,省川剧院院长陈智林(《易胆大》主演,全国人大代表,二度梅花奖、文华表演奖获得者)率团赴京演出,记者反复发问:“川剧除了变脸,还有什么绝活?”陈院长巧妙地回答说:“变脸只是某些剧目因为剧情需要而设定的一个角色,对于川剧艺术而言,不过是细枝末节,如果说一个变脸就能代表四川文化、代表川剧文化,那就太肤浅了,就像解剖人体器官,如果你拿起这个人的鼻子就说是这个人,这肯定不对,川剧本身的剧情、舞美、唱腔以及演员精彩绝伦的表演,才是当之无愧的‘绝活’。”

  《易胆大》是“鬼才”作家魏明伦先生早年的成名之作,进述了上世纪初川剧艺人在艰难与困苦中求生存的辛酸往事,台前演戏,台后做戏,生动再现了那个时期艺人们在重重压迫下的不屈、反抗与挣扎,以及他们无力掌控自己命运的悲惨遭遇——龙门镇上,地痞麻大胆为了霸占三和戏班艺人九龄童之妻花想容,逼迫身负重伤的九龄童带伤表演武戏《八阵图》,《八阵图》是一出硬功武戏,其中的的倒硬人、大背翻都是非常精彩的硬功夫,但病中的九龄童那经得住这般折腾,戏方唱罢,人却吐血而亡,师兄易胆大为替师弟报仇,巧设连环计,让花想容认仕绅骆善人为干爹,由他庇护,然后借麻大胆之妻麻五娘之手除掉恶棍麻大胆,殊料正当一班人马欲离开龙门镇,却又遭遇骆善人威逼,要留下花想容做妾,易胆大再施计谋帮花想容脱身,但事成之时,花想容却自杀身亡了。

  这次的演出,是省川剧院接受“06年~07年度国家舞台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的评审展演,由著名话剧导演查明哲执导,据说为了重排这出戏,魏明伦先生跟查明哲导演多次深入排练现场进行切磋、讨论和修改,新版《易胆大》在剧中加入了更多戏剧冲突,语言也更为精炼,人物性格的表现更加接近现代审美,用魏明伦先生的话来说就是“一戏一招”。

  走进剧场,舞台上一座古朴典雅的万年台(旧时称戏台为万年台)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目光。只见那万年台斗拱凌空而踞,飞檐高耸,斗拱上装饰着或坐或站,或走或舞,或唱或跳的彩塑的戏剧俑,缤纷的彩绘在灯光的渲染下,显得那样的庄严凄怆。万年台的背墙被设计成了镂空雕花的两座肃立的屏风,将舞台自然而然地分成前后两半,在灯光造影下,前后舞台一明一暗,光影婆娑,将旧时艺人台前台后的生活场景一一展现在观众面前,似乎为即将上演的这出一波三折的人间悲剧做了充分的铺垫。戏台镂空的背墙上镌刻着两副写意的山水画卷,两边肃立的台柱上书写着一副对联,漆金的字体如描龙飞凤,由于灯光的原因,看不太清文字的内容。

  开场锣响,台上顿时轻烟弥漫,袅袅烟幕散发着浓浓的川西坝子那古朴醇粹的乡土气息,伴随好听的川剧音乐,万年台后面影影绰绰出现了来来往往为生活奔忙的人们,汹涌的大江,喧闹的码头,撑船的艄公,下力的搬夫,托着鸟笼的阔少,行乞的穷人,无一而足。舞台上方,批挂整齐的戏剧人物造型来回穿梭,背墙后,戏班的乐师们敲起鼓点,拉起二胡,弹起胡琴,戏要开场啰,整个舞台画面如幻似真,彰显着沧桑、凄惶和悲凉的气氛。

 [1]  [2]  [3下一页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