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名家
川剧舞台上的一朵青莲——小记名旦周慕莲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4-30 08:52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马睿

  在川剧的表演舞台上,有一位承前启后、自成一派的名旦,他唱腔刚劲醇厚,表情细腻传神,脱俗创新。他就是青年时期即蜚声艺坛、被人们誉为川剧舞台上的“梅兰芳”,又被誉为“表情种子”的周慕莲。时人赠诗以赞:“新擢梨园第一流,胡瑗老去眼含秋。莲花也似莲花格,独占高魁取状头。”

  拜师学艺

  周慕莲,字瑶卿,成都市西郊苏坡桥人。出身贫苦,10岁时,其父病死,家里靠母亲王氏帮人浆洗缝补,勉强维持生计,不久母亲又不幸去世。时年仅13岁的周慕莲,只得跟随舅父到川北保宁(今阆中)谋生。他在一个茶馆当小伙计,干烧火跑堂的杂务。茶馆里的川戏坐唱,令他对川戏产生了浓厚兴趣。戏班里有一位姓彭的琴师,双目失明,孤身一人,晚上就睡在茶馆里的桌台上。周慕莲很同情这位老人,尽力照顾体贴。老艺人得知他想学戏,便教给了他第一个开蒙戏《山伯访友》,唱梁山伯,学小生。此后,这一老一小唱戏论戏,成为忘年之交,为那贫苦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意趣。可惜不久,贫病交逼的彭瞎子离开了人世。周慕莲安葬了老人,并在坟前栽了一棵树,以寄托哀思。多年以后,已经成名的他回忆童年时说:“彭大爷在我学艺的经历中,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我们相处只有三个月,时间虽短,但他是我的启蒙老师,第一个教我学了川戏。”

  一心想学戏的周慕莲,回到了成都,托人情送礼物,想拜名旦马素秋为师继续学习川剧。哪知刚一见面,马素秋就回绝了,说:“这娃娃眼小无光塌鼻梁,站起莫得桌子高,放倒莫得扁担长,生旦净末丑,他怕都不归行。算了,这碗饭不是他娃吃的,带回去吧,快别想学戏啦。”被自己一心向往的老师泼了这么大一盆冷水,少年的周慕莲却并未灰心丧气,而是更加坚定了志向,开始思索如何改变自己先天的不足。从此,他有意识地锻炼和改变自己,比如,将身子吊在树干上打秋千,作引体向上,想以此将身体拉长;或者眺望远处的高山和空中的飞鸟,以此训练视力,渴望眼睛能够放“光”。每当月夜,他一人对月照影,或舞或唱,或哭或笑,每每被过路的人视为疯子。对于川戏已经痴迷的他,只要一得空,便跑到城隍庙中看灯影班唱戏,有时一看就是一天。

  也就是在皮影班里,他认识了唱净角的贾培之和唱老旦的白友生。他们被周慕莲痴迷于川戏的精神所感动,便引荐他拜在“永遇乐”班的陈明生名下,正式投班学艺。陈师父见多识广、要求严格,根据新徒弟的条件让他改习旦行,并且倾囊相授。经过一年多的严格训练,周慕莲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为后来的艺术腾飞,奠定了基础。

  1915年秋天,周慕莲在群仙茶园第一次登台演出,连续三晚演了三出戏:《调叔》《戏凤》《小放牛》,与之配戏的有秦宝卿、李明扬、周海波,均是名家。周慕莲出色演出,一炮打响,博得内、外行观众的普遍赏识,甚至贾培之都当众表扬:“慕莲这娃娃志气不小!有志者,事竟成,他是我们行中的人了!”从此,在梨园行站住了脚,并成为“永遇乐”的台柱之一。1919年,成都五老七贤中的胡玉叔、赵熙等曾排了一次“伶官榜”,薛月秋为“状元”,浣花仙为“榜眼”,而资历年龄都不如二人的周慕莲也榜上有名,被列为“探花”,扬名蓉城舞台。

  周慕莲出师时17岁,已学会了30多出戏。他戏路子宽,能演花旦、青衣、闺门旦、奴旦、鬼狐旦、武旦等各种行当和角色的戏,但是他并不满足于现状,始终想着更进一步地提高自己。

  当时的成都,川戏名角荟萃“三庆会”,会长康子林的人品和表演艺术为人称道,被称为“康戏圣”。各个行当的能人,如肖楷臣、薛月秋、刘世照、周名超等等,都在会内唱戏。于是周慕莲决心加入这个集体,向更多的前辈学习。1920年底,通过唐广体的引荐,加入了“三庆会”,并且很快成为名角。尽管如此,他还是向艺人们虚席求教,甚至还想再参康子林为师,以求艺事精进。1926年,周慕莲将这个愿望亲自向康子林提出,此时已56岁高龄的康子林,欣然收他为徒。在参师会上,周慕莲虔诚地向康子林匍匐三拜,执弟子礼,使到会的名角杨素兰、萧楷臣、唐广体、贾培之、天籁等人深受感动。唐广体激动地说:“慕莲的心,象块白玉,难得呀难得!”

  参师后,康子林严格要求周慕莲,他说:艺术无止境,要多看、多闻、多问,“问则不瘟,瘟则不问”;又说“要死学活用,要使观众信得过”。他针对周慕莲演《逼嫁刁窗》中钱玉莲拿花剪的动作说:“钱玉莲刁窗,是在黄昏时候,又怕被继母发觉,心是慌的;花剪并非事前放好,用花剪刁窗,也是她临时打的主意,她不能去拿,而只能去摸。你表演时,是伸手去拿,而且是一拿就拿到了。我看了就信不过”。周后来悟出了道理:舞台上表演有真有假,但该假的不必求真,该真的还是要求真。

  周慕莲对于师父的言传身教非常投入地去理解,他曾经回忆说:“康师傅每演《八阵图》,我总要在后台观看,真是‘百看不厌’。”

  在生活上,师徒二人情同父子。周慕莲对师傅悉心照顾,亲侍穿戴,捧茶送水。1930年,驻重庆的军阀潘文华、范绍曾、陈兰亭等爱好川戏,一定要看康子林的拿手戏《八阵图》来庆贺刘湘打败杨森。潘部的处长、有名的袍哥大爷冯石竹以重庆“悦合剧院”的名义,亲身来成都,聘“三庆会”全班到重庆演唱。连续三月,场场客满。演出地有人挂出十四个鼓灯,上书“周慕莲表情种子,康子林剧中圣人”,可谓声势显赫。当时重庆还有“章华”、“又新”两家有名的舞台。为了保持竞争优势,舞台方迫劝身带重病的六十高龄的康子林,冒酷热演出《八阵图》《归正楼》,终于累死于山城舞台。周慕莲为之披麻执杖,扶柩回蓉安葬,并赡养其家属,被川剧界公认为尊师重道的典范。

 [1]  [2]  [3下一页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