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票友
川剧《李亚仙》的文化承传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4-20 10:01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谢柏梁

  在古往今来一脉相承的中国文化史上,诸多文化原型的代代相传与加花变奏,形成了许多悠远动人的声部。从白居易之弟白行简(776—826年)的唐传奇小说《李娃传》起始,到北京保利剧院与重庆川剧院共同制作的川剧《李亚仙》上演,关于李娃的故事原型发展到今天,已经拥有约12个世纪的历史了。

  从李娃到李亚仙,从小说到戏剧,从南戏《李亚仙》、元杂剧石君宝《李亚仙花酒曲江池》、高文秀《郑元和风雪打瓦罐》(已佚)到明杂剧朱有墩的《李亚仙花酒曲江池》、明传奇徐霖和薛近衮的《绣襦记》二种,李亚仙已经从一位妓女,演化成一位人格高大、道德完善的女性代表人物。

  由重庆市川剧院沈铁梅领衔主演、罗怀臻编剧的《李亚仙》,试图剔去人物的不洁因素,将一位职业妓女转变成为高尚的圣女。雏妓李亚仙与官宦子弟郑元和一见钟情,两相爱慕。然而一旦郑元和把银钱花完,鸨母便抵死逼着亚仙离开恋人,酿成了郑元和遭父苦打、沦为乞丐的悲剧。这就将故事原型当中亚仙原本与鸨母合谋遁去、甩开元和的情节,改变成亚仙被逼与元和生离死别的场景,这就使得其钟爱元和的深情始终不变,也为她之后收养作为乞丐的元和做好了铺垫。

  这一承传过程中的调整委实大有创新,但在如何把握妓女的职业特性上看似乎还应有所交待,才能得到人们的更多认同。唐宋元明清五代的小说戏剧中,大多表现李亚仙既能使郑元和沉沦不堪,也能够芳心自省,重新恢复其生存权和发展权,最终剔目劝学,在郑元和高中的美好结局中完成了对男人的救赎,也完善了自身的道德境界,矗立起伟岸的人格精神。川剧李亚仙的处理,倘若能够在李亚仙剔目的心理背景上,对于传统原型有所借鉴和继承,将会更加感动人心。

  我很欣赏川剧极富深意的结局处理。传统原型中的李郑之爱,是以李父也为深明大义、劝学读书的青楼女子所感动,于是“命媒氏通二姓之好,备六礼以迎之,遂如秦晋之偶”,合情理地营造出大团圆的结局。但是川剧却打破了原型传统中富于浪漫幻想精神的结局处理,代之以李亚仙在剔目劝学、使之修成正果之后,自身毅然出走的结局处理,这就以十分冷静的现实主义精神,体现出青楼妓女决不能被社会所容的真实情形。这一结局处理,既不同于原作,又是对于文化原型的合理变形,不仅令人感动,还令人为之震撼。

  沈铁梅是如今川剧界最富于影响力的知名演员,其金声玉振、莺啼燕啭的唱念功力,甚至使得很多人改变了川剧特点在于表演而不在于唱念的误解。罗怀臻作为戏曲界最有活力的剧作家和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的讲座教授,更是试图在文化原型的解码与变奏过程中有所革新。重庆川剧院的整体实力乃至保利剧院面向全球推广民族精品的战略,都使得该剧具备了较高的起点和不俗的格局。然而该剧之好坏优劣、成败得失,最终还是与文化原型的正确解读、顺向延伸乃至合理发展的观念与实践密不可分。这出继承创新的川剧目前坯胎初定,格局大备,倘能假之以时日,厘正其方向,一定会打造成民族文化的精品,原型再造的新篇。

  原载:《文艺报》2008-12-23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