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票友
川剧:“哇呀呀”好花一张脸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4-16 10:32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记得小时候跟着大人第一次去看川剧时,台上热热闹闹的锣鼓声,花花绿绿的人物进进出出的欢快场面,小生、小旦扮相那么漂亮,声音那么悦耳,加上台下形形色色的小食来来往往,让我们有得吃有得看,那心情简直好极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好心情竟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给打破了——“哇呀呀”一阵大吼中他背向观众窜到台前,应着锣鼓一记重锤,猛地转过脸来一个亮相——哇!好吓人的一张怪脸啊!我一声惊叫,顾不得手中瓜子撒落一地,赶忙一头钻进大人怀里……就是这张五色斑斓、极度夸张变形的脸,让我做了好久好久的噩梦。

  随着年龄的增加,看的戏越来越多,审美观念日益理性,这印象才得以改变,渐渐对川剧脸谱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我也才渐渐知道,川剧脸谱同其他戏曲脸谱一样,乃是一种源于生活、同时又高于生活的“图案化的性格化装”,它的最大特点就是把每个角色接特定的色彩和谱式“定格”在脸上。

  戏曲脸谱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不断从绘画和雕塑中汲取养料发展到今天,已成为艺坛上一朵绚丽多姿的奇葩。它不但富于装饰之美,更成为刻画人物的手段之一。概言之,作为符号进人脸谱的色彩和图案,已具有严格的“规定性”。就色彩而言,红色表示忠义,黑色表示刚正,蓝色表示其人性格阴险,粉色表示此人乃奸佞之辈;以图案而论,花脸一般用于勇将,碎脸大多用于恶徒,杂色则多为精灵鬼怪等等。这些象征和写意手法,寄寓了创造者强烈的爱憎和鲜明的是非感,也体现了我国传统美学的伦理取向。

  川剧脸谱除了上述共性,还有其独特的个性。首先,它比其他戏曲脸谱更加注重“角色的规定性”。即,它不是一个角色“一谱到底”,而是根据这一角色在不同的剧目中年龄、性格等的不同而有所变化。这样的处理有助于表演,人物形象也因此而更显合理。比如在传统剧目全本《真假记》中,主人公江湖义士“玉蝴蝶”马俊就有三种不同的脸谱。在《西湖夜会》一折里,他还年轻,这时的脸谱不挂髯口,脸上的蝴蝶形图案用的是鲜亮的粉绿、粉红和黑色,勾“凤尾赤眉”,显示的是英姿勃勃的形象;《闹开封》一折里的马俊已入中年,脸谱已挂上“红札”,蝴蝶图案改用灰蓝色,勾红眉及红鼻窝,英姿虽存,显然已较前面年长些了;到了《铁丘山》一折里,他的脸谱又为之一变:全额绘金色,眉改勾“凤翅”,印堂勾绘绿色蝴蝶触角上冲,整个形象更显老苍。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曹操。在《议剑献剑》中,由于他参与谋杀奸巨董卓,还有一点正气,仅把他画成白鼻梁的丑脸谱。但在《杀奢》中的曹操,已转为背信弃义的小人,此时他的脸谱便改画专用于坏蛋的“粉壳壳”了。

  如果说上述变化尚属审情度理的现实主义手法的话,那么川剧所特有的浪漫主义杰作“变脸”,则把脸谱艺术的运用推到了极至。乍看起来,一张脸在转瞬之间突变成几种迥然不同的脸谱,似乎有点炫奇弄巧之嫌。但仔细想想,你又不得不佩服创造者的智慧。它不但带给观众强烈的视觉冲击,渲染了舞台气氛,而且因为它总是在剧情的高潮中出现了情绪剧烈变化的角色身上,因此又起着推动剧情和刻划人物的作用。如《断桥》中的青儿追赶许仙时的三度变脸,正是她内心复杂感情的表现。又如《碧游宫》中的通天教主,初则道貌岸然、彬彬有礼;当听信教徒谗言之后,盛怒之下,一变而为面如蓝靛,横眉怒目;再变而为蓝灰色,须发倒竖。在三度变脸中,身架动作也随之加大。作为一种特殊的舞台语言,“变脸”因此取得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虽属夸张,但又自有其现实依据,合乎戏曲艺术中虚实相生的规律。

 [1]  [2下一页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