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名家
风流倜傥一小生 ——记川剧著名文武小生沈旭成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4-13 14:18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丁芝萍

  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沈旭成的名字红透了叙州河,至今还鲜活在老观众的记忆里。

  沈旭成,1916年生,高县祭天坝人,自幼随继父邱文成(泸州河名花脸)在泸州跟班学唱娃娃生,后入志字科班习艺,拜师张志举,参师吴志渊、刘清泉,并得红生魏香廷点拨,工文武小生。天赋加勤奋,生、旦、净、末、丑门行皆通,在叙州河一带搭班唱戏极受欢迎,被誉为五皮齐先生。建国后固定在宜宾市川剧团,既当演员又教学。

  沈旭成中等身高,国字脸,年轻时身材秀颀,扮相萧洒俊逸;中年身材魁悟,扮相英武轩昂。他技艺精湛,经验丰富,表演娴熟,出神入化。他饰演《激考》的苏秦,《痴儿配》的痴子,《杀惜》的宋江,《辕门射戟》的吕布,《斩黄袍》的赵匡胤,《和尚烧经》的和尚,《单刀会》的关羽,《琵琶记》的蔡伯喈或张广才等,均神韵非凡,令人百看不厌。他主演的《十五贯》的况钟,《将相和》的蔺相如,《反五关》的黄飞虎,《还我台湾》的郑成功,《陆文龙》的王左或陆登等,皆博得内外行的一致赞赏,竖指称绝。饰演《御河桥》的裴瑞卿,洒脱,恢谐,无人可比。他善于借鉴和创新,主演《北京四十天》的李自成在撤退北京时勒马回头望北京的式口,就借用了关羽勒马回头望荆州的身段。将李闯王不胜悲愤、失落、依恋的复杂情感表现得形神皆备,且表演非常投入,“演下来脑壳几乎胀爆了。”他对人说。此戏一连上演四十余个满场。去成都调演出演《挑袍》饰关云长,一副美须,凤眼犀利,英气袭人,大有义贯春秋之慨。当曹操赠袍时,“将军不下马”,用枪接,那挑袍的英姿巧技,再加上胡文彬饰演的马童,一个跟斗从他刀尖翻将过去,灵活轻巧的马童与庄严神武的关羽相得益彰,博得观众拍手叫绝。他在《凤仪亭》中饰吕布,与貂婵幽会被董卓闯见斥骂后,悻悻离去,如依传统演法,吕布气愤地扔下一句话,举起方天画戟(兵器)匆匆下场,显得人物表浅、草莽,而沈旭成自有他的套式,且看他愤慨道:“想我吕布当世英雄,貂婵与我情真意切,竟被老贼乱伦强占,好不气煞我也!”言毕,将画戟颠倒在地,踩着锣鼓“铛——啾,铛——啾”,倒拖着画戟,一步一步缓慢沉重地步入后台,紫金冠上的野鸡翎子也随着身子的律动一扇一扇地。场面与台上的主人公配合也默契。将吕布愤恨、隐忍的复杂情态及处事风格表现得恰如其份。

  《杀惜》中饰宋江,将角色刻划得细腻入微,层层剥笋,丝丝入扣,引着观众产生共鸣,并随着剧情的发展认为这女人非杀不可的地步。《薛仁贵征东》饰薛仁贵,白铠、白盔、白旗,气宇轩昂,英俊威武,带戏上场,台前一亮相,双目一定,神光四射,精气内涵,与观众目光相撞,观众即产生兴奋的感应。他蹬式口稳而轻盈,蹬打得开,枪法不乱。他的文生戏同样出色。《摘红梅》中饰小生裴禹,举止风流倜傥,俊目臆子,勾人魂魄,迷住多少痴情的女人。老文化人丁天锡为此与沈旭成有过探讨,对他说:你再过了仅防就下流谓之调戏了。沈答曰:本人是有分寸的,就是没过那个份。据丁天锡回忆,沈旭成说过:不满四十不挂须(不演须生),也就是说,四十岁以前,阅历浅,身心不成熟,不适合塑造中老年角色,因脚步拿不出来,压不住台子,是飘的。还说:沈旭成蹬打式口,出手出脚,指爪很沉,肉础础的,劲在内而不在外,即稳沉又轻松自如。经他传授并排导的《评雪辨踪》于1956年参加四川省首届青少年川剧汇演,双获演员二等奖。他所培养的男女学员,均系剧团骨干,业已成名成家。

  沈旭成的发妻李氏,生有两儿一女。解放初年,沈旭成戒了鸦片,加之续妻苏氏十分宝贝他,弄些人参、鹿茸、龟胶等给他调补,骤然发胖,也就平添魁悟,敦厚之气。卒于脑溢血,据说,沈逝世那日正在剧团的二楼上排导节目,他习惯斜身躺在睡椅上,吃着花生米,不一会儿就起酣声,这一睡去就再没醒来。享年40岁。地市及十八个县的领导、亲朋好友前来吊言,十几台锣鼓,观众戏迷倾城而出,设街祭,伤悼这位才华横溢,英年早逝的名伶。

  (宜宾零距离网络)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