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名家
川剧名丑东方髡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4-13 14:18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丁芝萍

  东方髡以时装小丑的独特技艺跻身于四川名丑行列。东方髡,本姓陈名独能(1910-1984)江津松溉人,出生于书香之家,不仅写得一手好字,还能诗檀文。高中毕业,去上海中山大学预科学习,因时局变迁,家道中落,父母相继去世,便中途辍学回乡。为生计四处谋职,却是八方碰鼻。后得一友人相助,在桐南塘坝求得一保国民学校教师之职。因擅书法,被当地一川戏班科社请去眷抄剧本兼改错别字,也因此与该班主尤文斗结识,在剧本和艺人的演唱中耳濡目染,悟得其道,情不自禁地谋生出学唱川剧的念头。但这位陈先生“个子不高,横胚不小,高髋骨,掉眉目,一个葫芦般的大鼻梁堆积在面部中央。”弄得尤班主暗暗叫苦:他这副尊容怎敢恭维!唱啥行当呢!当陈独能不慌不忙地唱了一段《三金殿》中宋康王唱的西皮“二流”,声音宏亮宽广、行腔落板、字正腔圆。尤文斗听罢好生惊讶:这小子竟把我的唱腔学得一般无二,可见他暗中是怎样地刻苦学习。这样的唱腔观众会认可的。陈独能第一次粉墨登场,扮演的角色就是《三金殿》中的宋康王。竟然不惊不诧,沉着有加。当他掀帘亮相,观众一见其尊容,不禁捧腹大笑,噪声四起,喧闹沸腾,但他一开口放腔,满堂喧嚣嘎然而止,鸦雀无声,唱罢一段,观众伸舌咂嘴,啧啧称奇。票演结束,博得内行和观众一致“好”声。从此,陈独能学戏的热情一发不可收。乃至弃教从艺,投班下海。

  几年后抛妻别子直奔川剧大本营四川大都会成都。投奔老“三益公”班主匡文宇。试用一段时间后,匡认为他是一株好苗子,便推荐他去东方戏剧学校学习深造。学成归来又从师喻绍武。匡文宇为陈独能取了艺名东方髡,并解释其用意:髡,是古代一种剔去头发的刑罚,你去东方剧校学造,剃去了陈字的包耳,得道于“东方”,刮去你风俗之皮,已有“半仙”之道了。(还有一说,是椐《史记.滑嵇列传》取东方塑和淳玉髡两个滑嵇名人的姓和名而取的名)从此,艺名东方髡便在梨园内外不胫而走。成都名伶荟萃,高手如云,要想立住脚根必须要有独特的技能,于是他根据自身的一些优势,从道白、唱腔、刻划人物上狠下功夫,主攻现代时装川戏,立求在讲白上独树一帜。川剧有“讲为君,唱为臣”之说,“要知心腹事,且听口边言”,东方髡深悟个中道理,在实践探索中独创了一种“情急语缓”的道白方式,即无论情节有何等急迫,他只用形态,气势来表现其“急”,而讲白仍然慢条斯理,把每句台词一字不漏地、清清楚楚地送入观众耳里,把剧中人物的性格、情感、内心活动准确无误地展现在观众面前,但给人的感觉仍然是“急”而不是“缓”。车方髡有文化底子,能自编自演,且富有幽默天才,将一些时尚,典故、谐音甚至外文词汇糅进唱词,如:父亲姓贾名得多,叫贾(假)得多;母亲名行事叫贾(假)行事;学生姓贾名精灵,叫贾(假)精灵用谐音搞笑。有时加入英文词汇,如:头戴考克,手戴OK,眼戴墨脱克……被誉为时派小丑。出演过《雷雨》、《乞儿爱国》《一封断肠书》、《是谁害了她》、《太太的枪》、《恶少年》、《情场幻影》等时装戏,同时也长于演《西川图》、《赠绨袍》、《做文章》、《审玉蟹》、《黑虎缘》、《迎贤店》、《花子骂相》、《高山上坟》等传统戏,为成都、重庆、内江、泸州、宜宾等地观众所叫好。

  东方髡的发妻(东方生、陈志华之母)也是川剧旦角,在桐南、桐梁巡演时被恶霸强占,将剧班撵走。东方髡虽舍不得妻子,很伤心,又奈之不何,把年少的儿女东方生和陈志华搁到重庆厉家班学戏,只身另去闯荡生路。

  建国后,政治翻了身。戒掉了鸦片烟,身心都舒展了,在宜宾市川剧团工作,既当演员又当导演,尤在现代戏中见功力。他饰演《红杜鹃》的皮治邦、《宜宾白毛女》的罗锡章、《红岩》的徐鹏飞、《李家勋》的覃筱楼、《划不划得过》的老牛筋等角色都刻划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令人叫绝。1956年始任宜宾市川剧团副团长,连任宜宾市(现翠屏区)一至五届人民代表,第六届政协委员。传略载入《宜宾地区戏曲志》、《川剧辞典》。(据雷良辰文章及代长才口述整合)

 [1]  [2下一页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