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票友
重庆城关镇:大南街的开县川剧团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3-28 15:10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李一兵

  开县川剧团的盛世,是在四十年前,那阵子开县汉丰古镇——城关镇最繁华处是大南街。小县城文化卫生商业服务店铺一大半堆在这里,位置居中的镇政府是白天的兴奋点,川剧团是晚间热闹的中心。

  很小的时候,我随着乡下老家的叔爷第一次来这里高消费。

  戏票在剧团门口左边窗口买。甲票1角,乙票8分,半票5分。买了票从正门爬十几步梯子进场。场中三行纵队三十多排坐椅,每排二十几座,中间一行的前十几座就是甲票座。我的位置在巷子边上。啪地翻平坐板坐定,就有提竹篮的小贩来了,“香二葵两分。”比门口一分一调羹的就多一点点,太贵了!剧团对门的小面多好吃啊,一碗也才八分钱!

  看看场中人头铺满,戏台上锣鼓响了: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撞扯撞扯撞扯撞扯搂扯撞!——深红色大幕同时缓缓开启。只见出来一队兵,手拿苗子刀片翻跟斗儿,转圈圈儿;然后出来一个头戴金盔,背插三角小旗旗儿的大元帅,把身子一扭脑壳一抖开始唱起……。正在兴头,脚后跟一热,一股热流浸来。唉!一场戏要捱两节课,后排的小细娃夹不住尿,等不到下课就地尿尿罗!

  我不明白戏中人黑脸花脸怎地跟我们不一样。等戏散场后我有心“走散”了。悄悄地跑到戏台旁边那间屋子看究竟。只见对面墙根几排架子上,竖着刀枪剑戟岳云铜锤李逵板斧,衣架上挂的是皇袍官帽野鸡翎子长头发……墙上还巴了些皮灯影儿块块,红脸白脸鬼脸子壳壳……

  那天兵天将妖魔鬼怪把帽子一摘脸板一擦,原来也是跟我们一模一样的眼睛鼻子嘴巴。待到他们哼哼呀呀一个个换衣还俗,我才一个人摸黑回家,过南河大桥走了好久!

  一年后,搬家到大南街。与戏团只有一墙之隔,“耳濡目染”清早的吊嗓,晚上的高腔。从小学听到初中,却没记住几个段子,看的戏倒有几出印象较深:民国年间苦情戏“告状”,古装戏“杨门女将”,“移植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

  剧团的名角大腕也能数出几个来:向以胜,文戏主角,演大官、首长,正一号作派,情态大义凛然,唱腔有板有眼,回肠荡气;武生罗兴元,打功第一,鹞子翻叉,行云流水。样板戏《红灯记》主角李玉和的文戏归了向以胜;《沙家浜》郭建光连长非罗兴元莫属。

  扮演女人的旦角也有几个出色的。节假日票房火爆,一出戏一晚两场,甲乙班子。担纲的剧星就各是一人:肖秀君,徐守逊。二人各有特色:肖演古装的《穆桂英》婀袅多姿;徐演现代戏“江姐”英气飒爽。还有一位“幕后声旦”贾琼。川剧特色讲究唱和帮腔,剧情精神全由她那一段高腔金声玉振,画龙点睛。但在当年我觉得最好玩的是那两个丑角,除了丑角戏本身的滑稽外,样子也有特色。还有些笑话,比如演《龙江颂》坏人自白的一个片断,“我有——心搅浑水”。

  不得不提一下“沙家浜”第二场“扫荡”中那个无辜小百姓的扮演者——有一回枪响了人没倒,另一回人倒了,枪没响。——这个“临时演员”是我的邻居,初中班上的最活跃分子。在学校我们就笑话他,他说,不是没演到位是敲火皮的没配合好。

  敲火皮也难!据说扮演“智取威虎山”中“一撮毛”的那个“陈爪爪”就是为改进敲火皮,炸去了几个手指头。此人小城画炭精人像第一。进而画遗像画出殡葬服务一条龙。此是后话不详。还是回到川剧吧。

  文革结束后,传统戏恢复解放,川剧迎来复兴机会。不久在学校、社会特招了一批川剧苗子(其中有好几个是我正在教的同龄学生)。没料到的是进入八十年代形势逆转。电视步入开县家庭,《霍元甲》比杨子荣更有征服力;开放引进,娱乐圈添了若干新项目,剧团对门楼上亮出了三人多高的“红黄兰夜总会”大招牌;东城边的二机厂又开起交谊舞场,几条板凳一台三洋却夜夜火爆,舞曲一放,小坝坝的人像饺子一样和不转。看川戏的人分了流,川剧团的场子渐渐空旷……

  八十年代后期,万县地区宣传部长吕红文亲自挂帅振兴川剧。开县川剧团自创自演推出新编历史剧《邯郸雪》,上成都进北京,参加全国汇演,拿了一个什么大奖。随后主创主演工资直升三级。不久,剧团改革。年轻的,有关系的人员安排到仍属文化系统的图书馆、文化馆、书店……《邯郸雪》主角老旦演员这时调到她丈夫所在的单位管图书。我去借书时,常听到她高亢而浑厚的川剧唱段,直叫人感慨万分。

  不愿走的仍守着老地方——剧场改成了舞池,休息间改成高档特色餐馆,热闹亦复当年景况;乐队演员化整为零:红白喜事乐队;文化下乡演出队……节日活动政协联欢,檀板金声,倩影偶现。

  前年大舅去世,道场设在老城老衙门门口的老黄桷树旁,作为生前好友向以胜老先生率其“票友”一拨前来吊唁。没有街头乐队都会的“川粹”“变脸”“吐火”。唯有夜半歌声:铙钹声碎,胡琴鸣咽,古老的川剧高腔在这一片废墟上空回响飘绕,久久不去,沧桑而苍凉。这是当年那个“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的“李玉和”唱的呀!

  老城夷平,连同熙熙攘攘的开县川剧团。新城而今正在中心位置修建一座很洋气的影剧院,不清楚是不是开县川剧团的“以房还房”。

  影剧院剪彩之日的“开场白”,会不会是古汉丰的本土艺术呢?若是,就应该是开县川剧,一出完整的川剧。

  (2009、6、28)

  (开县乡情论坛)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