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票友
[川剧票友]第一次看川剧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3-16 10:47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第一次带老婆到剧院看戏,也是我第一次在大剧院看活生生的川剧。

  看川剧?以前只知道是老年人的专利,有年轻人愿看么?

  在我还是资格的年轻人时,因为四川出了个魏明伦,这个怪才搞了出《芙蓉花仙》,后又整了个《易胆大》,我开始慢慢对它有了些许兴趣。眼里瞧得,耳朵里听的是电视里平面的画面,记忆最深的也是国人熟知的“变脸”、“顶灯”之类的川剧绝活儿。听得最多,那就要从我的阿公嘴里哼哼开始,“哐掣......七个隆冬呛”,川剧于我的启蒙,应该从我几岁就开始了,但那时,我不但听不惯也不太喜欢。

  对于艺术,我们自身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投入太多追求太多,但我们可以一直保持一种尊敬,热爱和尊敬艺术,就是对艺术的支持,就像守望我们精神家园的仅有的那块小小的净土。

  为此,我们早早吃过了晚饭,拾掇拾掇就出发了,我说,至少得提前30分钟入场。我是依照在北京人艺小剧场看戏的经验而决定的。

  锦城艺术宫,四川的官方艺术殿堂,成都市最老的演出剧院之一。15年前,我曾经带着一帮小朋友来这里表演少儿器乐合奏,那是在后台,记得当时由东汽小学的几个小朋友,以钢琴、手风琴、琵琶等中西乐器连奏了出《我爱北京天安门》等几个曲目,一直在乱糟糟闹哄哄的气氛中,整个过程就是一个草率。近几年又去过几次,我们自己搞的《东方咏叹.中国歌剧.维也纳金色大厅新春音乐会》回川汇报演出也是在这里;两个月前,又碰巧在这里看了场奥地利一剧院演出的歌舞剧《茜茜公主》。最近的这场歌舞剧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

  7:30分,准时进场,找座位才发现,是在堂厅的最后一排。票是朋友给的川剧院的关系票,坐垫上刚套上了新的红布套,看起来还舒服。刚一坐定,过来一扮相特“女人”的男人,长辫子、连裤裙,发现她是男人,是在他说话以后。有趣的是与他谈话的是一“洋女人”,正巧坐在我的左手边。典型的欧洲白人,长相清秀,鼻梁上架一副秀琅,估计应该是一在川的留学生。

  谁说看川剧的是老人家的专利?今天剧场内七成是中青年及以下的,不乏还有几岁的儿童。

  三次铃声,催促着未进场的观众赶紧进场入座,也提示着入场的观众注意不要喧哗。

  开幕前,我用简明得不能再简明的话给老婆扫“川剧盲”,作为中国地方戏中的一个重要剧中,扮相和其他剧中无太大的差别,伴奏有一些,川剧伴奏中有民乐,如扬琴,鼓、铙钹发声也不一样;唱腔就更有特色了,不同其他戏中,川剧中有领腔和帮腔,唱的演的可以不是同一人,唱的人不出场,就像电影里的旁白......

  其实,我了解的也实在有限,说是“二把刀”一点也不为过。

  大幕终于拉开了。

  不愧是代表西南顶级的艺术水平,仅从华丽的舞美设计就可体会。出人意料的是,序曲不是从铙钹川鼓声响中起,而是在一段藏歌声和藏族舞蹈中拉开。

  剧情非常精彩,令我大饱眼福、耳福。剧本至少改编的不错,与小说相比,在人物的重新塑造(特别是主角的转换)上下了大功夫,原来的主角“二少爷”成了配角,原来的配角“麦其土司”到成了主角,总的说来,不生硬就算是成功。

  今天一大早,我问朋友,麦其老爷的扮演者陈智林是川剧团的NO.1(第一生角)吗?她告诉我说:是,且是四川省川剧院的院长!原来如B。

  真不错,看川剧的最高水平也只有在这里,在中国的、世界的文化艺术中心如北京、巴黎、百老汇,你看不到最高水准的川剧,就象看京剧你得到北京的“长安大戏院”,看中国话剧得到“北京人艺小剧场”,看红磨坊得到百老汇去一样,艺术也得遵循“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东东”的规律,这也印证了近些年“原生态”的火爆。

  一共七幕,不算“序”和“尾”。

  旁边的洋妹妹跟着那个中国男“女人”数番起劲地鼓掌,末了落幕,最后一排的我们都中规中矩地向演出成功表示祝贺,向演员表示敬意。不协调的是,我发觉近一半的观众从开始就让我心生不快如鲠在喉,有的观众素质太差,晚进场、早退场、打手机、乱照相,演员谢幕不鼓掌....

  可能是成都人太悠闲散漫.....

  每个城市都有她的特点,当然也包括她的劣根性。

  喋喋不休地絮叨这么多,昨晚看的,今天说的想的,我感觉自己像个老头子一般。

  是不是真的老了哟!

  (本文来自新浪博主 芝竹)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