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川剧票友
聊聊四川方言与川剧的不解之缘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2-03-14 11:03 】 【来源:中国川剧网综合 】

  世界在变化,文化娱乐形式在发展,在如今娱乐形式多元化的时代,戏剧逐渐走入被人遗忘的时期。在四川,川剧是巴蜀文化的符号,许多经典,生动的巴蜀方言可能已在逐渐消亡,但在川剧中却很好地保留下来。

  川剧的语言是成都话,不管是川南或川北,川东或川西。也不论贵州川剧,也不管是重庆川剧,川剧的道白和唱腔都使用地道的成都话。当然有时据剧情的需要,也使用地方方言,如丑角戏"金台将"中使用中江话;有时还用京腔,如川剧"巴山秀才"中钦差就用北京话,唱腔也是京剧等,这种情况毕竟很少。

  川剧是四川方言的活字典

  川剧中的语言充满了幽默,巴蜀文化底蕴深厚,它使用巴蜀方言俚语,比喻夸张,展言子或歇后语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让人终身难忘。比如川剧折子戏"秋江",被国内戏剧评论家称为演得满台都是水。梅兰芳十分欣赏这出戏,不仅自己多次观看,还请亲戚去看。梅大师问其感受,告曰"我有晕船的毛病,看这戏头晕。"这出戏移植到京剧后,曾带到世界各地演出,颇受欢迎,被称为外国人看得懂又听得懂的中国传统戏。在移植过程中,道白不得不保留大部分四川话的发音,即如今我们说的椒盐普通话,因为改成京腔,就没有川江行船的风味了。笔者记得其中有段对白十分精彩(凭记忆,与实际演出道白有出入):

  梢翁:我以为是哪个,原来是刺杷林里的班鸠/姑姑!

  陈妙常:我以为是哪个,原来是笼里的公鸡/公公啊!

  梢翁:姑姑年芳龄几何?

  陈妙常,一拾有八。

  梢翁:那我们是老庚呢(四川话同龄人的意思)。

  陈妙常:公公今年多大了,还给我打老庚?!

  梢翁:老汉今年78,把一个花甲甩在一边,不就能与姑姑打老庚了吗?

  ……

  川剧中还有一些经典的四川方言,如今的年轻人没有那样的生活经验,可能听不懂。如折子戏"打神"中,城皇殿前的衙役唱快板道:"初一十六打牙祭,哪个见过你的刀头鸡?"何谓刀头,啥是打牙祭?

  “刀头,还愿赛神之肉也。古诗:何当大刀头?刀头有环(园)义,还(愿)之隐语。方言本此”(民国二十二年《灌县志•礼俗纪•方言》)。

  四川方言中“打牙祭”指吃肉、开荤,这一俗语与古时军旅文化有关。“牙祭”本是古时军营中的一种制度。在古代,将帅的营帐前,往往立有一根饰以象牙的大旗,叫做“牙旗”。每月初二、十六都要宰杀牲畜来祭牙旗,称为“牙祭”。而祭牙旗的牲畜肉(又称为牙祭肉),不可白白扔掉,往往是将士们分而食之,称为“吃牙祭肉”,因此后来四川人就俗称“吃肉”为“打牙祭”。关于此在一些文献中有曾有记载。例如,民国二十七年的《沪县志风俗》中有这么一段话:“肉食则不常御,寻常人家半月或十日食豚肉一次,谓之打牙祭(有雇佣者以废历每月初二、十六行之)。每食必肉或间以其他肉类者(鸡、鸭、鱼类)绝少。”以及李劫人《大波》第三卷中的有关记录:“隔几天,还是搞些鸡、鸭、鱼、肉回来,让我们再打一次牙祭好娄。’

  由上述可见,川剧的确是蜀方言的活字典。要不忘祖宗言,还得去看川剧;外省来川工作的人要学四川话,也最好去看川剧。

 [1]  [2下一页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