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川剧频道 > 川剧动态 正文
甘当民族文化的守望者——访川剧院长陈智林(图)
http://www.newssc.org】 【 2012-08-17 15:11 】 【来源: 中国川剧网综合

甘当民族文化的守望者:访川剧院长陈智林(图)

  在中国当代戏曲舞台上,陈智林的名字十分响亮,他一身三任,令人瞩目:作为一位年富力强、卓有造诣的优秀演员,陈智林敬业乐群、继往开来,是川剧剧种的代表人物;作为四川省川剧院院长,陈智林勤政廉洁,为振兴川剧、弘扬优秀民族文化呕心沥血,使该院跻身全国百家优秀文艺团体;在国家政治生活中,陈智林作为四川文艺界唯一的全国人大代表,为文艺体制改革、建设和谐社会深入群众,草拟提案,体现出一名人民代表的先进性。

  演员陈智林

  在“阴盛阳衰”的中国戏曲舞台上,有身材、有扮相、有嗓子的男演员可谓凤毛麟角,寥若晨星。陈智林天赋金嗓,音色美,音量足,音域宽,舒卷自如,更兼得到著名表演艺术家陈书舫以及著名小生刘又全、蓝光临等衣钵真传,表演功底深厚,演唱声情并茂,具有扣人心扉的穿透力,往往一曲未终而彩声迭起,令人平添相见恨晚之叹。

  陈智林出道成名是一折以唱见工的传统戏《托国入吴》,剧中男主人公有一段长达50余句的核心唱段,抒发越王勾践作为一国之君的丧国之痛与誓雪国耻的悲壮激情,一字一珠,如行云流水,黄钟大吕,声惊四座,荣获1986年四川省青少年比赛演出青年主角表演一等奖。1989年,在《望娘滩》中饰演(中)聂郎,激昂慷慨的唱功加变红脸、变黑脸、变金脸的表演特技,允文允武,精彩迭现;在赴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等国进行文化交流,载誉归国,于北京人民剧场汇报演出,不经意间夺取第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1993年,陈智林在新编历史剧《峨眉山月》中,成功地塑造了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舞台形象,从青年演到晚年,从小生跨行老生,在成都举行的全国地方戏交流演出(南方片),受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与同侪的一致好评,荣获优秀表演奖。

  跨入21世纪,日益成熟的陈智林,在自己的演艺生涯中实现新的跨越和新的突破。为了重新塑造《巴山秀才》中瘦而高、迂而酸的孟登科,陈智林深入钻研角色,调动半生的生活积累和艺术修养,虚心向前辈老师请教,与同行交流,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崭新的舞台形象。在2003年首届北京国际戏剧演出季和第八届中国戏剧节中占尽风流,并因此再度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及“二度梅”);2004年9月,其领衔主演的《巴山秀才》温州鹿城艺术中心参加第七届中国艺术节,誉为“尽显川剧精髓,在内地风头一时无两”。2005年10月,陈智林在该剧院创作的《易胆大》中,再次担纲领衔主演。《易胆大》一剧有一个特点,及是男主角需要具有生、旦、净、末、丑五大行当的表演工夫。陈智林面对挑战,知难而上,他多方请益,天天苦练,可谓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首场演出中,得到业界专家和广大观众的极大好评,成功的实现了又一次自我超越。

  院长陈智林

  陈智林自1988年担任四川省川剧院院长助理、副院长,曾下派达川市渠县担任挂职副县长。2002年被任命为院长。在中国戏剧》月刊“院团长论坛”中,陈智林作为活跃在戏曲舞台第一线的一名演员和院团管理者,回顾并总结数年来的实践经验,发表了《地方戏曲是重建中国戏剧的主体》的施政文章,他在文章中提出四点切身体会:

  一、传统戏曲是根置于民族的土壤而孕育发展起来的,具有浓厚的群众基础和人民性。它的兴衰荣辱,直接反映出社会发展进程。因此,传统与现代、历史与现实是一个地域、一个民族繁衍发展的纽带;

  二、“新戏曲”思想的建立和戏曲艺术的时代化不等同于摒弃传统,在“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继承传统艺术的基础上,有必要进行适当、适时的革新,这是戏曲艺术发展的必要手段,也是时代的需要;

  三、在重建中国戏剧的进程中,地方戏曲以其鲜明的地域性、民族性成为中国戏剧的主体,而地方戏曲院团在此过程中的准确定位,又是戏曲复兴的基础之一;

  四、“明星”是戏曲的形象大使,也是蓬勃发展的标志。地方戏曲就是要树“明星”、树“新人”,通过他们的成长和票房号召力,来完成戏曲的时代转型,促进戏曲的繁荣。

  陈智林从身边现象和自身感受出发,从理论和大文化的角度探究戏曲的本质,条分缕析地思辨现行体制与政策对戏曲的影响,探讨剧院和剧种今后的定位与发展。

  《变脸》在荣获文化部“文华大奖”之后,作为剧院艺术生产的重中之重,在反复讨论、反复论证之中,紧紧抓住品牌剧目与名编剧、名导演、名演员、名作曲、名舞美以及名剧院强强结合的品牌效应,以食不厌细、脍不厌精的进取精神,充分发挥原创人员的创作积极性,在不断的演出实践和加工提高之中,精益求精,精中溢美,使该剧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剧目之一,开创了四川戏剧之先河,不仅为川剧、更为四川文艺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魏明伦与南国合作编剧的《巴山秀才》经四川省川剧院以“精品工程”的创作理念重新排练,再度包装后,在第七届中国艺术节中披金戴银,荣获“文华新剧目奖”、“文华编剧奖”、“文华导演奖”及“文华表演奖”等。

  根据中共四川省委“三个转变”的战略决策,剧院在艺术生产中,特别注重加速培养戏曲新人,保护和继承优秀传统剧目和优秀的新创剧目,促进川剧资源向川剧资本,人才资源向人才资本的转变。在深化文化体制改革中,积极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千方百计地拓展演出市。依托自身有利条件,成立演出展览部,并先后在上海、北京设立剧院在当地的联络点,与演出公司(演出商)长期保持接触,基本保证了文化信息、演出信息、市场信息较为准确及时地传递,为剧院进行市场运作和川剧推广起到了较好的作用。2002年,剧院以魏明伦的《变脸》、《巴山秀才》以及《好女人·坏女人》三个戏组成“新川剧品牌系列”,在上海国际艺术节期间登陆黄浦江畔;2003年,剧院以全新的演出阵容,恢复重排享誉中外的优美神话爱情故事剧《白蛇传》,参加第二届北京国际戏剧演出季,皆取得良好的剧场效应。以“拒绝毒品、珍爱生命”为主题的现代川剧《心有泪千行》,演出遍及巴山蜀水,获得圆满成功。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蠃,这在近年来川剧现代戏的创作与演出中,可谓十分罕见的空前盛况。

  2005年4、6月期间,四川省川剧院开展了“戏剧进学堂,校园有梨园”盛大演出活动。先后前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以及成都地区的四川大学、西南财经大学、西南交通大学、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成都信息工程学院等大专院校,演出川剧精品剧目《变脸》及《巴山秀才》。尽管成百上千的莘莘学子专业不同,籍贯不同,兴趣各异,一旦与传统戏曲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都会由陌生、排斥而臻于“一见钟情”。陈智林呼吁大专院校结合古典戏曲的教学和学校素质教育,加强与戏曲表演团体的合作,引导青年大学生多多接触传统戏曲;同时表达四川省川剧院与各大专院校真诚合作的良好意愿与殷切希望:“戏曲需要年轻观众,而年轻观众也需要戏曲这样高雅的古典艺术陶冶自己。青年大学生要重新亲近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了解它并传播它,我们则要让传统艺术和文化拥有青年的传播者和热爱者。”

  代表陈智林

  2003年,陈智林光荣地当选为四川省文艺界唯一的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他不仅关心川剧界、同时更关心四川文艺界的发展,关注四川作家、艺术家的生活和创作。每年春三月,一年一度的全国人代会,陈智林都准备了为四川作家、艺术家代言的提案,其中涉及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川剧传统表演绝技“变脸”的知识产权;改善老作家、老艺术家的生活条件及医疗保障,充分开掘他们的文化资源为培养新人再作贡献……

  陈智林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巡视各地的调研活动中,深切感受到各地如火如荼、方兴未艾的业余川剧活动,常常禁不住要放下人大代表的“架子”,跻身其间,献上一曲。一次,陈智林听到一位小生老艺人谈到活动经费短缺,他当场表态,后来果然作了必要的资助,在川剧“玩友”中传为美谈。

  与此同时,陈智林十分关注市县级川剧院团的生存状态和实际困难。大佛身边的乐山市川剧团原是一个实力雄厚、历史悠久的著名川剧表演团体,结合旅游文化创作的《大佛·海通》因缺主演而搁浅,亟待全川物色或特聘海通和尚的扮演者。“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开凿于唐代开元元年(公元713)的乐山凌云寺摩崖弥勒大佛中外驰名,形象反映大佛开凿的川剧剧本不可忽视。为促进整个川剧事业的蓬勃发展,陈智林大胆打破多年因袭的院团界限,从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全力支持乐山市川剧团打造精品剧目。本来,乐山市川剧团早就相中陈智林,可又担心请不动这尊“大佛”;陈智林毛遂自荐,慷慨承诺,自然成为海通的不二人选,他又一次剔光黑黝黝的一头美发,身着袈裟,项戴佛珠,甚至还要模仿盲人的声容肖貌,扮演为募集佛财、“自剜双目”的海通和尚。这个戏已经搬上川剧舞台,在成都试演获得异常强烈的剧场效果。乐山大佛的宏伟与海通和尚的气概,显示了巴蜀文化与大唐文化交融的结晶,有力地促进了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的协调发展,是把四川建设成为文化大省的一大手笔。

  作为21世纪川剧剧种的代表人物,陈智林能够让川剧流传得更广更远,川剧也能让陈智林的艺术人生更加光彩照人。(四川省川剧院供稿)

  (2006-02-24 )

我来说说 | 复制网址 | 邮件转发
[编辑: 陈萍 ]频道精选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