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川剧网  >  戏剧杂谈
川剧知音在民间
http://scopera.newssc.org】 【2011-01-24 12:24 】 【来源:四川川剧艺术研究院 】

张守清

 

    看赵正华剧团的演出,我想到了射洪潼射场的乡邮递员赵光喜。五十年代中期,他组织一班人在射洪县潼射场上唱着大戏。

    山乡小镇射洪县潼射场上的古戏台巷子里、大街大贴满了川剧海报《秦香莲》《萝卜园》《鳌珠配》《血手印》,逢年过节或者是赶场天,闹台锣鼓打得热火朝天,老乡们花上一角钱就可以看一场大戏。晚上,两盏发白的汽灯把舞台照得透亮,演员们花上一角钱就可以看一场大戏。晚上,两盏发白的汽灯把舞台照得透亮,演员们就在几十平方米的木制舞台上表演。有时汽灯灯泡被吹落了,就干脆在舞台两边照着煤油灯演戏。


  赵育容是鼓师,他经常扯着大嗓门儿帮腔,锣鼓声和着他的男声假嗓“伊呀”声,使潼射场的四方八野都喧闹起来!赵银君唱《三祭江》:“燃香烛、祭酒浆啊——”甜润悦耳的声音使山乡的夜显得格外清爽!侯桃先是剧团的台柱,文静端庄、举止秀雅,她扮演《鳌珠配》里的柯宝珠,《萝卜园》里的梁月英,《血手印》中的王春艾,女性形象个个鲜明。赵崇国扮相俊美、举止儒雅是侯桃先的搭档。他扮演《萝卜园》里梅廷选、《鳌珠配》里的宣登鳌、《血手印》中的林兆德,与侯桃先可谓珠联璧合。他们给我们塑造了许多感人的艺术形象,深深地影响着潼射场的人,影响着我们这一代人!


  每当唱戏的“闹台锣鼓”打起时,四面八方的乡亲们打着火把从张家坡后面的丫口上走来,从六村的“弥勒寺”走来,从二村的“乌龟堡”走来,从一村的“牛鼻嘴”走来,,那火把继继续续、三三两两、形成弯弯曲曲、高高矮矮、忽明忽暗而又永不熄灭的曲线……一会儿,黄果树戏楼坝里就站满熙熙攘攘的人们!他们劳碌了一天而又像过年一样喜气洋洋——今天晚上又有好戏看了!戏还是那几幕,但看得再多,老乡们还是爱看。只要唱戏,就有人夏顶烈日,冬冒严寒,听那“叮叮咚咚“铿锵悦耳的川剧锣鼓,看那乡土演员充满生活气息的出。就是那些永不熄灭的闪闪发光一忽明忽暗的火把,支撑着川剧文化在山乡里繁衍滋生。对川剧,他们不离不弃。四季轮回,潼射山乡戏曲的锣鼓声不绝于耳。


  现在,我的家乡,原来的当家小生赵崇国当了团才,又带领一班人在潼射场演川剧。他们以川剧人的不屈精神在家乡唱着有深厚文化底蕴而又为群众喜一意孤闻乐见的川剧……


  赵正华、赵光喜和赵崇国,他们姓氏相同,年龄相近,宝刀不老,童心闪亮。这是偶然又是必然。他们对川剧事业无比热爱,他们是振兴川剧的脊梁!川剧知音在民间,星星之火可燎原!川剧锣鼓将永远响遏行云,川剧人将永远把川剧唱响!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陈萍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
标记不存在! 标记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