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川剧频道 > 川剧动态 正文


川剧商人陈智林走不完的台口


【来源: 四川新闻网 2010-09-19 15:31 【编辑: 黄兰


 

  “二度梅郎”的半瓶1573

  1989年,“走红”了的陈智林获得了做梦都想拿的中国戏剧“梅花奖”(第七届)。到如今,他的手机尾号就是“1989”,对他来说,这朵梅花他等了整整10年。1991年,陈智林顺理成章地走上了四川省川剧院副院长的位置。“我觉得自己应该是能做好这个‘官’的。”但谁也没想到,1996年,他竟去了渠县当了副县长,分管教科文卫。

  “其实,一开始特别不适应。因为艺术是形象思维,而副县长需要的是逻辑思维。思维方式的转变对我来说是很痛苦的。”陈智林提到了一件事,有一次县里的领导都外出了,他需要去参加一个征兵工作会议。渠县一直是个征兵大县,作为副县长,他要坐在主席台上,下面坐满了官兵。“原以为我就是个陪衬,没想到武装部的政委后来说‘下面请陈副县长作重要指示’,这一句‘重要指示’顿时就把我搞晕了,脑子里空空的,结果我说了些客套话就草草收场。那是我最尴尬的一次经历。”

  两年后,陈智林卸任离开渠县,在欢送酒会上他哭了,他又一次唱了那出《望娘滩》,整个酒会像个演唱会。第二天早上7点不到,知道他要走的人纷纷来到县政府招待所门口等他,一起吃早饭,然后说了更加动情的话。

  回到川剧院,陈智林的性情变了不少,也走出自己的演出路子。2002年,他演出的《巴山秀才》震惊川剧界,为了重新塑造戏中瘦而高、迂而酸的孟登科,中年发福的陈智林从投入排练到首演,50天的时间里体重减掉了整整26斤!每次演完《巴山秀才》,他都是一身大汗,湿了几层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2002年,上海国际艺术节期间,该剧亮相于上海大剧院,首站成功;继而在2003年北京国际戏剧演出季占尽风流;2004年陈智林再度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第21届),业内人称“二度梅郎”。

  在渠县做副县长的时候,陈智林学会了喝酒。锻炼到现在,陈智林已从当初的“滴酒不沾”变成了“沾酒不滴”,“反正现在喝酒的时候我没考虑过醉不醉的问题,应该还没彻底醉过。”没醉过是一回事,难过又是另一回事。2003年,他带团去北京长安大剧院演出,与剧院老总的一次拼酒至今让陈智林记忆犹新。因为投缘,因为是初次见面,还因为都是性情中人,于是两人决定将一瓶泸州老窖1573分而干之———半斤酒倒进敞口杯,需要一口气喝完。“兄弟,喝了这满杯,你们一场演出我多给几万演出费!”陈智林二话不说,端起就喝,就这一满杯让剧团在北京演出期间多挣了几十万,“喝了以后,回北京川办宾馆睡觉,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了整整一天,掏心挖肺,难受之极。”

  如今,陈智林和长安大剧院的那位老总已是多年密友,“我们可以说是当空一拜,如遇故人。”

  世人只看前台戏,谁知后台倍凄凉。与其抗衡,不如弄潮。现在,陈智林总是随身带着剧团的演出海报和资料,随时准备推销。

  陈智林的夫人姓赵,来自一个军人家庭,蒙古族。在陈智林眼里,她除了是自己生活上的伴侣,更是事业上的知音,“她现在对川剧很在行,知道我在舞台上想要表达什么,这点很重要,我觉得我现在很幸福。”

  变脸不能代表川剧,它只是川剧里的一项“雕虫小技”,我们剧院会变脸的太多太多,只要他想变,一两百张都不是问题。如果说一个变脸就能代表了四川文化,那就太肤浅了。

梨园新秀醉春风

在成都市川剧院和中国川剧网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在春的...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2005-2010 四川新闻网 版权所有 ICP 川B2-2003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