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川剧频道 > 新版_神州百戏 正文

漫谈水袖功


【http://www.newssc.org 】  【 2009-04-10 09:49 】 【来源: 中国戏曲网

  尚庆云

  “水袖”是戏曲人物服装袖子前面装饰的那块白绸子。演员在表演中可以通过使用水袖各种不同技巧来刻划人物性格,表达喜怒哀乐的感情,运用得当则能胜过干言万语。水袖功也能展现演员的表演功力,起到增光添彩的作用。演员表演水袖功必须有思想,有内容,有生活根据并达到一定的目的性,不能单纯的卖弄技巧。如京剧《锁麟囊》描写富户女薛湘灵,对家人薛良买回来的东西不满意,唱:“速唤薛良快去选挑。”在水袖配合方面是,唱“薛良”时右手水袖指出去,“快去”水袖下垂翻上来,唱“选挑”时,连起“法儿”外八字接里八字形,再把水袖抛出去。一个完整的小组合,充分表达出这个娇生惯养稍不满意就发脾气的娇小姐心情,所以说水袖与人物情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拍球》一折,描写薛湘灵在哄着小少爷拍球玩耍时,既怕小少爷摔倒,又要哄着小少爷玩得高兴,为了表达这一心情,在水袖的运用上,先是双水袖起“法儿”从左甩到右,顺势双提起,左水袖盖头,右水袖上翻托平,随着小少爷向前拍球的方向小半步的圆场,陪着他边拍球,边跑,返回来时,右水袖顺势里划,左水袖也交义里划,右水袖外绕,左高右低顺风旗,返回原地,这时候小少爷把球扔起接着,薛湘灵左水袖从下至上甩在头后,下蹲亮相,同时右水袖里绕抛袖,表现出小心翼翼的伺候小少爷,担心他摔倒了,既把心情表达了出来又有水袖的舞蹈烘托,这一组的水袖是个很完美的画面。

  接着是《寻球认囊》一场,小少爷玩球时,无意把球抛上朱楼,她只好上楼替他去取,但是夫人曾叮嘱过:“到处俱可玩耍,唯有东角朱楼,不能乱闯,若违我命,定责不殆。”这时薛湘灵左右为难,心里非常矛盾,胆战心惊的为小少爷上楼找球,在找球的过程中既要表现心里非常紧张,害怕,又想及早找到球快点下楼,在音乐的快速行弦中,运用了水袖功的技巧,半步圆场的同时,跑至上场门九龙口,左水袖上翻起“法儿”利用身体向左旋转的同时,反云手,双水袖上绕,顺势右手水袖搭在左肩上,左手水袖背在身后,下蹲仔细的向右方向找。反之,跑至下场门,正云手,双水袖上绕,顺势旋转左手水袖搭在右肩上,右手水袖背在身后,下蹲仔细的向左方向找球,又是半步圆场至台中,左旋转下蹲同时,反云手,双水袖向右绕,左水袖盖右水袖,低式顺风旗,向左方向找。反之右旋转下蹲的同时,正云手,双水袖向左绕,右水袖盖左水袖低式顺风旗,向右方向找球。连续三番的找球水袖技巧,充分展现了人物的内心感情,并不觉得重复,繁琐。反而把剧情推向了高潮,为下一步认囊烘托出了特有的气氛。水袖既不能乱,又不能缠绕。

  《春闺梦》剧本假托汉末公孙瓒和刘虞互争权位,发动了内战,人民惨受战争之苦,壮士王恢新婚不久被征入伍,阵前中箭而亡,妻子张氏,终日在家盼望,积思成梦,梦见王恢归来,遇见丈夫,又是喜欢又是哀怨,忽然战鼓惊天,乱兵杂沓,面前所见都是一些血肉骸骸,吓得她心惊胆战的一组水袖技巧的配合,非常恰到好处,在慢长锤的锣鼓点中,圆场慢步到上场门,双水袖抖下,转整身,面朝上场门,双水袖抱头,颤抖水袖,在"丝边"的锣鼓点中,急退步水袖象盘状上下双翻花,至台口左转身云手水袖,左水袖抱头,右水袖上翻,大卧鱼,顺风旗唱到“一阵阵扑鼻风腥,那不是草间人饥鸟坐等,还留着一条儿青布衣襟,见残骸都裹着模糊血影……。”在慢长锤切住的同时,双水袖平抓,双手背在身后,在垛头的锣鼓点中,正云手水袖,跨左步右高左低顺风旗,反云手水袖跨右步左高右低顺风旗,左转身大卧鱼,左水袖盖头,右水袖上反在胸前,胆惊的唱到:“那不是破头颅目还未瞑,更有那死人鬓,还结坚冰。”

  虽然是青衣行当,应该持端庄稳重之态,在梦中的人物利用了这两组对称夸张的水袖表演手法,合情合理,同时加强了剧中人物的急切盼望亲人归来的心情,也反映了人民反内战,渴望和平的愿望。

 

编辑: 黄兰 [发表评论]   [进入论坛]   [打印本页]

相关报道